9我就是我

七魔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真正的篮球,就是投篮。这句话火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手腕一翻,球入篮,看似轻松其实并不容易,在外场干扰下,停住的点,投球的高度,方向,统统都决定了最终篮球入框的几率。

    所以一般作为射手也就是所谓得分后卫的人,脑子都很严谨,缜密。

    而这种人,火神作为大前锋最烦就是他了。就像战士讨厌牧师,拼死拼活好不容易砍点人血,牧师一挥手血全回上了,靠——内心万分想一头撞墙。

    清晨,诚凛对秀德比赛之日。

    两人并肩向比赛场地走去,一路沉默,黑子见火神眉头越发紧皱,有些奇怪的开口问道“火神君,你在想什么?”

    “啊?”火神回过神来,呆呆的挠了下头发,沉声道“只是在想你说的绿间,他的投篮水平到底有多高?我想根据他的水平改变下策略。”如果是全场无死角出手必投就有些麻烦了。火神眉头更紧了。

    黑子虽然依旧面无表情,可语气异常认真“怎么说呢,绿间君向来是出手必中的那种,以前在中学半场之内他都能出手,而且命中率100%。现在……”黑子目光一沉,现在他应该更厉害了……

    火神了然的叹了口气,皱着眉一路不语。而黑子心情也变得有些沉重。

    投射手——果然是个棘手的人。

    全国大赛向来都是兵家必争之赛,毕竟秀德作为篮球强队更是受人瞩目,诚凛vs秀德虽然被很多人不看好诚凛,但是很多人为了目睹秀德中学的风采也早早预定了位置来到比赛场地。

    火神正在场上热身时,门口传来一阵嘈杂声,众人开始欢呼起来——

    “秀德!是秀德呢!!”

    “哇塞,不愧为强队啊!!气势就是不一样!!”

    ………

    火神扭过头去,视线刚好与秀德领头的绿发少年对上,须臾之间火神就从那个少年的眼中看出战意,火神体内的血瞬间燃烧起来,目光中是浓浓的战意。

    火神向绿间走过去,伸出手,勾起一个挑衅的笑容道:“你就是黑子说的奇迹的世代之一——绿间真太郎吧,你好…..”

    绿间目光瞥过火神的手,淡淡的从火神身边走过“高尾,这是谁啊……”

    高尾,火神:“……….@ ”

    高尾:“绿间你傲娇了,天天跟个偷窥狂一样注意着他们,你居然不知道他们是谁,我说你……”

    “闭嘴!!!”绿间气急败坏的打断了高尾的话,脸上神色有些不自在。

    火神也不恼,安安静静的回到自家队伍的休息区域开始活动手腕脚腕,调整队服和护腕。瞅了瞅黑子,沉思道:

    “misdirection时限为多久?”

    “啊?”黑子回头看了眼火神,淡淡道:“40分钟。”

    “哦。”火神其实早就意识到黑子的误导技能一定会有时限限制,当人们的视线适应了黑子的存在,误导便并不能发挥作用了,也就是说——传球中枢断了。

    这场比赛——麻烦了。

    比赛开始——

    “嘟——”球高高的抛起,火神和秀德的大坪泰介同时跳起,火神弹跳能力一流,率先抢到球权。迅速带着球闯入禁区,一个短传给日向,日向绕过防守,轻轻将球送入篮筐。

    2:0,诚凛率先得分。

    观看席上,黄濑和笠松饶有兴趣的看着场上激烈的比赛。

    黄濑:“啧啧,小火神的速度更快了~”

    笠松:“他的进步的确很快。”

    黄濑:“那必须的~他可是小黑子看上的人罗~”

    日向回防,高尾背部紧贴日向腹部,身形一扭,球传给绿间,绿间毫不犹豫出手投篮,火神连忙跳起准备拨球,球却高高的越过他的手指尖,垂直入篮筐。

    “我的投篮附有超高抛物线,你是够不着的,也就是说——只要球在我手上,必定会得分。”绿间定定的看着火神,眼神充满了自信。

    “哼,未必。”火神回以一笑,转过身却皱紧了眉头。这种高度的确区别于普通的投篮高度,未必挡不下来,可是……

    黑子站在不远处看着火神,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

    教练席上的相田脸色也不好,看来她也意识到绿间的强大实力了。

    “呀,小火神遇上对手了。”黄濑抱着手臂,看似轻松的样子,眼中却均是认真。

    “火神,伊月,别让绿间拿到球!”日向边回防边喊道,火神点点头,很快向绿间身侧跑去,高尾持球不屑一顾:“你们说拿不到就会拿不到吗?”说着就准备传球给绿间。

    黑子刹那间拨走高尾手中的球,传给火神,火神抬了抬下巴算是道谢,高尾不可思议的看向黑子——这家伙什么时候……

    “misdirection,降低自身的存在来传球,别着急,你适应了就好了。”绿间并不为黑子的行为所动,淡淡的嘱咐了高尾便跑开。

    火神被大坪紧逼到三分线上,火神一个背投,在大坪反应过来之前身形向下一弯,迅速在空中接过刚抛出去的球,狠狠地扣在篮筐上。——自身的空中接力。

    打内线有大坪这个高个子,外线有绿间,不能让绿间拿球,这是必须的!!

    比赛逐渐趋于白热化,诚凛一开始就大幅度的紧追比分体力消耗的特别严重,黑子的misdirection渐渐被秀德众人看破,所有的压力全在火神肩上了,火神紧咬牙关外线干拨走宫内手中的球,一个急停跳投得分。

    比分渐渐拉开差距,诚凛落后9分。绿间再次持球,球一到手就准备出手。

    “我不会让你投进的!!”火神右脚狠狠发力,身体被向上的力驱动着逐渐靠近飞出去的球。

    “你不会碰到的!!”绿间扶了扶眼镜框,淡然的说。可是当看到火神的身体还停留在空中并且持续上升时,瞳孔紧缩,有些不可置信——这家伙的滞空能力有些惊人……

    指尖稍稍擦过篮球底端,虽然并没有阻止篮球继续的飞行,篮球的抛物线却被改变,第一次绿间的投球没有命中——篮球碰到篮筐边缘向外跳开。

    全场寂静,火神落地,右脚有些使不上力。

    绿间紧紧瞪着已经落地的篮球,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他的投篮尽然会失误——也就是说刚刚火神的确碰到了球!!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的投篮高度。火神居然能够碰到……秀德众人被震的有些呆愣。

    而火神这一球迅速将诚凛众人的气势提升起来,日向擦擦额头的汗,大笑的说道:“大家要努力了,我们一定会赢得!!”

    “一定会赢!!”

    比赛继续,黑子边跑边在火神耳边道:“我还有一招……只是需要你的配合。”

    火神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迅速跑到了篮下。

    黑子持着球在所有人面前,大力的将球从球场一头传向另一头的火神,众人几乎被那球急速的旋转力道给掀翻。火神接到球被那力量震得有些心惊,没想到看似瘦弱的黑子力量却如此之大,但几乎一瞬间火神便恢复过来轻轻的将球投出篮筐。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没有动作。黄濑激动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这个……这个加入更强力旋转的传球,那种强大的贯穿力如果没有人能承受得了这力道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小黑子…小火神…”黄濑低垂着眼睑,俊秀的脸上有些惆怅——这两人真是天生一对的光与影呢。

    比赛并没有为谁停留,比分渐渐缩小差距,火神一次比一次跳得更高,绿间投篮已经构成不了威胁,至少众人这么认为。

    而火神清楚的知道,他的脚无法长时间支撑那种高度,疼痛已经传来,坚持不了多久。如果他倒下,这场比赛会输的。火神扫了一眼众人,每个人脸上都是凝重的表情,黑子体力已经快透支,甚至队长的脚步都有些凌乱,虽然秀德的众人也亦是如此。但是这场比赛谁先倒下谁一定会输得,他——不能倒下。

    相田在场外,明明白白已经看清了火神的身体状况,可是火神依旧一次又一次的挡下绿间的投篮,紧逼着绿间将投篮改为传球。她的目光中微闪着泪花,小声祈祷着——火神……

    洛山高校篮球休息室。

    实浏玲央走进休息室就见赤司蹲在凳子上,戴着耳机右手拿着手机正在看比赛,而左手狠狠地砸在了桌上,整个人似乎正在发怒的边缘。

    休息室灯光有些暗,手机强烈的灯光照着赤司的脸有些恐怖。

    “你……”实浏有些担心的走近赤司,见手机上正在播出比赛,屏幕上红发有些痞气的少年一个急停跳投得分,而下一秒那个少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队伍叫了暂停。

    “该死!!”赤司显得十分生气,金色的瞳孔里满是危险的气息。

    “他是谁啊?”实浏小心翼翼的问道。

    赤司闻声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实浏被吓得心惊胆战。随后赤司移开目光,语气恢复了以往的淡漠。

    “没谁,不过是一个失败者而已。”

    没谁你这么关心干嘛……实浏在心中暗自吐槽道。但不敢当面说,赤司的怒火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你只能再跳两次,否则你的右脚会支撑不了下场比赛。”

    相田严肃认真的嘱咐在火神脑海中回绕着,火神知道他的确已经无法再跳了,他并不想为一场比赛把身体弄垮,这样划不来,但是也不想输了这场比赛。

    “偶尔把重心交给其他人吧。”黑子捏捏火神的手,用他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认真的看着火神,火神不知为什么有些如释重负,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比赛继续,所有人都拼尽全力,火神一个穿花蝴蝶步绕过高尾,飞身灌篮将平分追平。随后日向的三分,伊月干净果断的断球还有黑子稍稍恢复的误导,比分差距依旧持平。

    距离比赛结束30秒。

    绿间清楚的知道火神的脚再也无法跳起,微微长出了口气,球到手,看见火神再次挡在自己的身前,有些讽刺的笑道:“你的脚不可能再挡住我的投球了,你们……输定了!”

    球出手,火神毫不犹豫的跳起,绿间瞳孔紧缩,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还能再跳起。

    疼痛如同一把匕首□骨头,火神紧咬嘴唇,拼劲全力将球打到伊月那边,黑子快速的将球传入日向手中。

    “一定要进!!”日向大吼道,三分球出手。

    时间只剩10秒……绿间愣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3,2,1…..球压着秒数入篮。

    93:90 诚凛胜。全场肃静。

    火神落地,右脚再也承受不住痛楚,身体向前倒下,绿间慌乱的接住火神的身子。

    有些惊异道“你……”终于到达极限了吗?为了将球传给队友,宁愿用自己的健康来交换?

    “他妈的……疼死老子了!!!”火神的胳膊被绿间紧紧地抓着,膝盖跪在地板上,身体全靠绿间在支撑。黑子在看到火神那瞬间,瞳孔微微张大,连忙跑到绿间旁边将火神扶起,顺便对绿间点点头致谢:“谢谢,绿间君。”

    “咳……”绿间有些不好意思的扭过头推推眼镜“只是顺手而已。”

    火神龇牙咧嘴的冲绿间笑笑,身子被黑子紧紧地抱着一瘸一拐的向队员走去。相田连忙拿出冰袋冷敷,声音有些哽咽“火神,谢谢,真的谢谢……”

    “啊?没事啦……额….那个….”火神不知所措的挠挠脑袋,红云布满脸颊“那个……我们是一队的嘛,所以不用谢我啦,我们要一起赢的…….额…对吧黑子?”火神将目光看向黑子。

    后者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目光如一汪化开的春水“是啊,火神君。”

    ——黄濑君,这就是火神君和青峰君的不同。他信任我们,信任队友,信任我。

    黄濑呆呆的看着被黑子摁着抹药正龇哇乱叫的火神,眼神变得柔和。也许小黑子说的没错呢,他与我们是不同的……

    绿间坐在休息室里,看着一旁的幸运物狸猫,有些好笑的用手盖住脸——巨蟹的幸运指数五颗星,可是要小心狮子座的决心咯。

    命运啊,真是注定的。

    我不想成为飞人乔丹,不想成为大鸟伯德,也不想成为魔术师约翰逊,我就是我,与其他人不同!无兄弟,不篮球!

    真正的篮球,就是投篮。这句话火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手腕一翻,球入篮,看似轻松其实并不容易,在外场干扰下,停住的点,投球的高度,方向,统统都决定了最终篮球入框的几率。

    所以一般作为射手也就是所谓得分后卫的人,脑子都很严谨,缜密。

    而这种人,火神作为大前锋最烦就是他了。就像战士讨厌牧师,拼死拼活好不容易砍点人血,牧师一挥手血全回上了,靠——内心万分想一头撞墙。

    清晨,诚凛对秀德比赛之日。

    两人并肩向比赛场地走去,一路沉默,黑子见火神眉头越发紧皱,有些奇怪的开口问道“火神君,你在想什么?”

    “啊?”火神回过神来,呆呆的挠了下头发,沉声道“只是在想你说的绿间,他的投篮水平到底有多高?我想根据他的水平改变下策略。”如果是全场无死角出手必投就有些麻烦了。火神眉头更紧了。

    黑子虽然依旧面无表情,可语气异常认真“怎么说呢,绿间君向来是出手必中的那种,以前在中学半场之内他都能出手,而且命中率100%。现在……”黑子目光一沉,现在他应该更厉害了……

    火神了然的叹了口气,皱着眉一路不语。而黑子心情也变得有些沉重。

    投射手——果然是个棘手的人。

    全国大赛向来都是兵家必争之赛,毕竟秀德作为篮球强队更是受人瞩目,诚凛vs秀德虽然被很多人不看好诚凛,但是很多人为了目睹秀德中学的风采也早早预定了位置来到比赛场地。

    火神正在场上热身时,门口传来一阵嘈杂声,众人开始欢呼起来——

    “秀德!是秀德呢!!”

    “哇塞,不愧为强队啊!!气势就是不一样!!”

    ………

    火神扭过头去,视线刚好与秀德领头的绿发少年对上,须臾之间火神就从那个少年的眼中看出战意,火神体内的血瞬间燃烧起来,目光中是浓浓的战意。

    火神向绿间走过去,伸出手,勾起一个挑衅的笑容道:“你就是黑子说的奇迹的世代之一——绿间真太郎吧,你好…..”

    绿间目光瞥过火神的手,淡淡的从火神身边走过“高尾,这是谁啊……”

    高尾,火神:“……….@ ”

    高尾:“绿间你傲娇了,天天跟个偷窥狂一样注意着他们,你居然不知道他们是谁,我说你……”

    “闭嘴!!!”绿间气急败坏的打断了高尾的话,脸上神色有些不自在。

    火神也不恼,安安静静的回到自家队伍的休息区域开始活动手腕脚腕,调整队服和护腕。瞅了瞅黑子,沉思道:

    “misdirection时限为多久?”

    “啊?”黑子回头看了眼火神,淡淡道:“40分钟。”

    “哦。”火神其实早就意识到黑子的误导技能一定会有时限限制,当人们的视线适应了黑子的存在,误导便并不能发挥作用了,也就是说——传球中枢断了。

    这场比赛——麻烦了。

    比赛开始——

    “嘟——”球高高的抛起,火神和秀德的大坪泰介同时跳起,火神弹跳能力一流,率先抢到球权。迅速带着球闯入禁区,一个短传给日向,日向绕过防守,轻轻将球送入篮筐。

    2:0,诚凛率先得分。

    观看席上,黄濑和笠松饶有兴趣的看着场上激烈的比赛。

    黄濑:“啧啧,小火神的速度更快了~”

    笠松:“他的进步的确很快。”

    黄濑:“那必须的~他可是小黑子看上的人罗~”

    日向回防,高尾背部紧贴日向腹部,身形一扭,球传给绿间,绿间毫不犹豫出手投篮,火神连忙跳起准备拨球,球却高高的越过他的手指尖,垂直入篮筐。

    “我的投篮附有超高抛物线,你是够不着的,也就是说——只要球在我手上,必定会得分。”绿间定定的看着火神,眼神充满了自信。

    “哼,未必。”火神回以一笑,转过身却皱紧了眉头。这种高度的确区别于普通的投篮高度,未必挡不下来,可是……

    黑子站在不远处看着火神,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

    教练席上的相田脸色也不好,看来她也意识到绿间的强大实力了。

    “呀,小火神遇上对手了。”黄濑抱着手臂,看似轻松的样子,眼中却均是认真。

    “火神,伊月,别让绿间拿到球!”日向边回防边喊道,火神点点头,很快向绿间身侧跑去,高尾持球不屑一顾:“你们说拿不到就会拿不到吗?”说着就准备传球给绿间。

    黑子刹那间拨走高尾手中的球,传给火神,火神抬了抬下巴算是道谢,高尾不可思议的看向黑子——这家伙什么时候……

    “misdirection,降低自身的存在来传球,别着急,你适应了就好了。”绿间并不为黑子的行为所动,淡淡的嘱咐了高尾便跑开。

    火神被大坪紧逼到三分线上,火神一个背投,在大坪反应过来之前身形向下一弯,迅速在空中接过刚抛出去的球,狠狠地扣在篮筐上。——自身的空中接力。

    打内线有大坪这个高个子,外线有绿间,不能让绿间拿球,这是必须的!!

    比赛逐渐趋于白热化,诚凛一开始就大幅度的紧追比分体力消耗的特别严重,黑子的misdirection渐渐被秀德众人看破,所有的压力全在火神肩上了,火神紧咬牙关外线干拨走宫内手中的球,一个急停跳投得分。

    比分渐渐拉开差距,诚凛落后9分。绿间再次持球,球一到手就准备出手。

    “我不会让你投进的!!”火神右脚狠狠发力,身体被向上的力驱动着逐渐靠近飞出去的球。

    “你不会碰到的!!”绿间扶了扶眼镜框,淡然的说。可是当看到火神的身体还停留在空中并且持续上升时,瞳孔紧缩,有些不可置信——这家伙的滞空能力有些惊人……

    指尖稍稍擦过篮球底端,虽然并没有阻止篮球继续的飞行,篮球的抛物线却被改变,第一次绿间的投球没有命中——篮球碰到篮筐边缘向外跳开。

    全场寂静,火神落地,右脚有些使不上力。

    绿间紧紧瞪着已经落地的篮球,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他的投篮尽然会失误——也就是说刚刚火神的确碰到了球!!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的投篮高度。火神居然能够碰到……秀德众人被震的有些呆愣。

    而火神这一球迅速将诚凛众人的气势提升起来,日向擦擦额头的汗,大笑的说道:“大家要努力了,我们一定会赢得!!”

    “一定会赢!!”

    比赛继续,黑子边跑边在火神耳边道:“我还有一招……只是需要你的配合。”

    火神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迅速跑到了篮下。

    黑子持着球在所有人面前,大力的将球从球场一头传向另一头的火神,众人几乎被那球急速的旋转力道给掀翻。火神接到球被那力量震得有些心惊,没想到看似瘦弱的黑子力量却如此之大,但几乎一瞬间火神便恢复过来轻轻的将球投出篮筐。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没有动作。黄濑激动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这个……这个加入更强力旋转的传球,那种强大的贯穿力如果没有人能承受得了这力道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小黑子…小火神…”黄濑低垂着眼睑,俊秀的脸上有些惆怅——这两人真是天生一对的光与影呢。

    比赛并没有为谁停留,比分渐渐缩小差距,火神一次比一次跳得更高,绿间投篮已经构成不了威胁,至少众人这么认为。

    而火神清楚的知道,他的脚无法长时间支撑那种高度,疼痛已经传来,坚持不了多久。如果他倒下,这场比赛会输的。火神扫了一眼众人,每个人脸上都是凝重的表情,黑子体力已经快透支,甚至队长的脚步都有些凌乱,虽然秀德的众人也亦是如此。但是这场比赛谁先倒下谁一定会输得,他——不能倒下。

    相田在场外,明明白白已经看清了火神的身体状况,可是火神依旧一次又一次的挡下绿间的投篮,紧逼着绿间将投篮改为传球。她的目光中微闪着泪花,小声祈祷着——火神……

    洛山高校篮球休息室。

    实浏玲央走进休息室就见赤司蹲在凳子上,戴着耳机右手拿着手机正在看比赛,而左手狠狠地砸在了桌上,整个人似乎正在发怒的边缘。

    休息室灯光有些暗,手机强烈的灯光照着赤司的脸有些恐怖。

    “你……”实浏有些担心的走近赤司,见手机上正在播出比赛,屏幕上红发有些痞气的少年一个急停跳投得分,而下一秒那个少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队伍叫了暂停。

    “该死!!”赤司显得十分生气,金色的瞳孔里满是危险的气息。

    “他是谁啊?”实浏小心翼翼的问道。

    赤司闻声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实浏被吓得心惊胆战。随后赤司移开目光,语气恢复了以往的淡漠。

    “没谁,不过是一个失败者而已。”

    没谁你这么关心干嘛……实浏在心中暗自吐槽道。但不敢当面说,赤司的怒火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你只能再跳两次,否则你的右脚会支撑不了下场比赛。”

    相田严肃认真的嘱咐在火神脑海中回绕着,火神知道他的确已经无法再跳了,他并不想为一场比赛把身体弄垮,这样划不来,但是也不想输了这场比赛。

    “偶尔把重心交给其他人吧。”黑子捏捏火神的手,用他那双清澈见底的眸子认真的看着火神,火神不知为什么有些如释重负,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比赛继续,所有人都拼尽全力,火神一个穿花蝴蝶步绕过高尾,飞身灌篮将平分追平。随后日向的三分,伊月干净果断的断球还有黑子稍稍恢复的误导,比分差距依旧持平。

    距离比赛结束30秒。

    绿间清楚的知道火神的脚再也无法跳起,微微长出了口气,球到手,看见火神再次挡在自己的身前,有些讽刺的笑道:“你的脚不可能再挡住我的投球了,你们……输定了!”

    球出手,火神毫不犹豫的跳起,绿间瞳孔紧缩,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还能再跳起。

    疼痛如同一把匕首□骨头,火神紧咬嘴唇,拼劲全力将球打到伊月那边,黑子快速的将球传入日向手中。

    “一定要进!!”日向大吼道,三分球出手。

    时间只剩10秒……绿间愣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3,2,1…..球压着秒数入篮。

    93:90 诚凛胜。全场肃静。

    火神落地,右脚再也承受不住痛楚,身体向前倒下,绿间慌乱的接住火神的身子。

    有些惊异道“你……”终于到达极限了吗?为了将球传给队友,宁愿用自己的健康来交换?

    “他妈的……疼死老子了!!!”火神的胳膊被绿间紧紧地抓着,膝盖跪在地板上,身体全靠绿间在支撑。黑子在看到火神那瞬间,瞳孔微微张大,连忙跑到绿间旁边将火神扶起,顺便对绿间点点头致谢:“谢谢,绿间君。”

    “咳……”绿间有些不好意思的扭过头推推眼镜“只是顺手而已。”

    火神龇牙咧嘴的冲绿间笑笑,身子被黑子紧紧地抱着一瘸一拐的向队员走去。相田连忙拿出冰袋冷敷,声音有些哽咽“火神,谢谢,真的谢谢……”

    “啊?没事啦……额….那个….”火神不知所措的挠挠脑袋,红云布满脸颊“那个……我们是一队的嘛,所以不用谢我啦,我们要一起赢的…….额…对吧黑子?”火神将目光看向黑子。

    后者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目光如一汪化开的春水“是啊,火神君。”

    ——黄濑君,这就是火神君和青峰君的不同。他信任我们,信任队友,信任我。

    黄濑呆呆的看着被黑子摁着抹药正龇哇乱叫的火神,眼神变得柔和。也许小黑子说的没错呢,他与我们是不同的……

    绿间坐在休息室里,看着一旁的幸运物狸猫,有些好笑的用手盖住脸——巨蟹的幸运指数五颗星,可是要小心狮子座的决心咯。

    命运啊,真是注定的。

    我不想成为飞人乔丹,不想成为大鸟伯德,也不想成为魔术师约翰逊,我就是我,与其他人不同!无兄弟,不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