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合宿事件

七魔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火神从小就是一个人长大的。小时候爸妈很忙,全世界的出差。一年见不到自己的爸妈几面,几乎都是在home(美国一个寄宿公寓)度过,那个地区有个很大的篮球场,火神每天就看着很多黑人白人聚在一起争夺着那个小球。后来也陪着那些健壮的哥哥开始打篮球。

    篮球陪伴了他几乎一生的空白时间。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舍弃篮球的。

    火神扯扯自己的衣领,提着书包走进教室。因为比赛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上课了。日本的教育制度并没有多严格。他也不是个好学的孩子。

    一进班他就找寻黑子。黑子趴在桌上正在睡觉。火神放轻脚步走到自己的位子旁,黑子似乎有心灵感应一般抬起了头。四目相对,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hi~”火神讪讪的抬起手打了个招呼。黑子那双清澈见底的蓝眸微微闪过一丝光芒,随后他低下头继续睡过去了。

    额……火神撇撇嘴放下了手,乖乖的坐到座位上去。

    等火神睡醒已经到了训练时间。火神向后望了望,黑子不出意料的已经不见了。火神只好自己一个人去体育馆,刚一进门就被相田揪住耳朵。

    “好小子啊!!!你居然敢给我翘掉训练,连个短信都不带回我的!!你想死啊!!”

    “疼疼疼——”火神吃疼的想脱离相田的禁@ 锢。女人发狠真的是不可小觑啊。

    “哲也2号来跟火神君打个招呼。”黑子也抱着小狗凑近火神。

    火神的脸唰的一下白了,一跳两米远“给给…给我拿开啊!!”

    “哲也2号很可爱的。汪~”黑子依旧面无表情。

    “卖萌也没用!!快给我拿开啊!!”火神捂着脸嫌弃的能离小狗多远是多远。黑子不死心的抱着哲也2号追着火神。

    “火神君别这么冷漠嘛。”

    “黑子你赶紧拿走它啊!!”

    ………

    相田:这算是和好了?

    日向:少年啊少年……

    伊月:你老了吗?噗~老了?

    “啊。对了!”相田忽然一声大叫,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扭头看她。

    “怎么了嘛?”日向问道。

    相田点点头“有一个人要回来了,有他在,一定会胜利的!”

    日向的脸瞬间严肃起来“你说的是……”

    “没错,丽子说的是我。”一个温润的声音从门口响起。诚凛众人惊讶的转过头。

    一个高个字的男生缓缓逆着光从门口走进来,温和的脸庞带着微微的笑意,让人感到十分亲切。

    火神咬着嘴,有些疑惑这是谁啊。尽让所有前辈的脸上变得欣喜不已。

    “木吉铁平,诚凛篮球部的创建者,之前因为受伤暂时退出了比赛,现在终于回来了。”日向热情的拉着木吉向不明所以的一年级生介绍道。

    “你好……”火神伸出手,侧头想了一下又添了一句“请多多关照。”

    “你好。你就是火神吧。”木吉温和的握上火神的手,笑眯眯的说道。“听说你很厉害呢。”

    “哈哈……是吧。”火神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

    木吉走到黑子面前,翘起嘴角“你就是传说中的幻影第六人吧。果然不同凡响呢。”

    “你好,我是黑子哲也。”黑子不温不火的回礼道。

    “哈哈……我是木吉铁平噢~”

    木吉一到,明显诚凛众人都无了之前的颓然之感。火神惊讶于木吉的影响力,同时也有些傲气,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扔给站在一边和日向说话的木吉。

    “要不要打一场。”火神嚣张的勾勾手,嘴角带着挑衅意味。

    木吉看着手中的球,依旧带着微笑,声音温润如水“既然你希望的话,那我们打一场吧。”

    场上的人都散开,火神和木吉相互对立的站着。火神微微皱眉,紧盯着相田手中的球。

    “嘟——”

    火神率先抢到球权,准备突破木吉的防守,毫不犹豫选择用穿花蝴蝶步的步法,身形保持平衡,微微一扭腰,轻松突破防线上篮得分。

    木吉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火神,笑容更加大了。

    比赛继续,木吉的过人实力很强大,假动作完全让人机料不及。火神被木吉几个晃人的假动作骗过之后,目光更加认真起来。

    火神紧盯面前晃动不停的木吉,眼神锐利不放过一丝一毫,火神右脚微曲,脚踝瞬间感到疼痛。该死的,怎么忘了这点。火神咬紧嘴唇,目光坚定不移。

    没想到木吉忽然站起身,笑道:“这场比赛推迟吧,你的右脚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噢~”

    火神一愣,不满的皱眉道:“没事,先比完再说吧。”

    “这个不行,我可不会把我队员的身体来开玩笑的。”木吉的语气有着前所未有的认真。

    “火神君最好还是休息吧。”黑子幽幽的从火神身后冒出来。

    “切……那好吧。”火神无奈的走到休息区,开始做一些相田给他吩咐的基础训练。黑子在一旁看着他,也不说话。

    在训练结束后,相田召集大家站成一个圈。

    “合宿?”火神在相田提出这个预案后,有些迷茫的问道。他似乎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呢。

    相田潇洒的挥了下手,道:“就是换另一种方式让你的水平提高。可以是野外,就像野外生存能力训练也是合宿的一项要求。”

    “好吧。”火神似懂非懂的点了下头。

    黑子抱着哲也二号也明了的点了点头。火神记下时间和地点,率先出了体育馆。黑子跟在他身后,外面已经夕阳西下,好像总是这样的天空,总会让人生出无数的惆怅。

    当然火神那脑子无论如何也构成不了惆怅两字。估计他只是觉得心情不爽而已。火神意识到黑子在身后,便放慢了脚步,一直等着黑子和他并排时才恢复正常步速。

    “这就是你一直做的吗?”黑子忽然开口。

    “什么?”

    “你一直在等我。”

    “哈?”火神有些莫名其妙。继而想了想黑子的话,有些好笑的说道:“这不是在等呢,只是觉得自己的好基友水平不会这么低的啊,所以换种方式激发出来而已。”

    “好基友?”

    “咳咳。”火神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那是……那是……那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你不用感到愧疚,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呢。青峰还等着咱俩一起打败了。等打赢了青峰那混蛋……”哼哼哼,他就有机会反攻了!!哈哈哈!!!

    火神被自己的想法乐着了,一路上叉着腰笑得像个傻子。

    黑子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也许他真的是想多了。火神虽然有时候冲动但也不是没脑子,只是把问题想得简单而已,解决办法也是怎么简单怎么来,所以……自己得努力了。黑子暗暗下定决心,望向火神一脸傻笑的嘴脸,终究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大早到达合宿的地点,相田就马不停蹄的开始了每日训练。等一天的训练完毕,火神趴在地上一点也不想动了。

    女人真是个可怕的生物啊!!狠起来简直不是人……不愧为最毒妇人心。训练强度连木吉那个成天笑咪咪的脸都差点失笑了。

    火神侧头看向同样趴在地上也不动的黑子,郁闷道:“我好歹是病人,为什么还是要做这么多训练啊!”

    “因为火神君翘了几天的训练,教练很生气。”黑子疲惫的闭着眼说着话。

    “唔…..果然最毒妇人心呐……”火神调整了一下睡姿,一扭头黑子清秀的脸就在离自己不到十厘米的距离,火神咽了咽口水,强撑着睡意道:“来来,晚安吻~”说着就冲黑子的嘴凑过去,黑子微微睁开迷离的双眼,嘴上便是一片湿润。火神本想浅尝辄止,黑子忽然伸进湿滑的舌头,火神全身一僵,黑子热切的凑近身体,酥麻的感觉从头到脚,两舌交缠,激情四射,两人热吻起来,最终火神撑不住直接睡了过去,黑子也睡眼朦胧的退出来,轻轻舔了下嘴唇,也倒了下去。

    夜已深。

    一大早起来,火神艰难的爬起来,顶着一头鸡窝般的乱发出门去洗漱,黑子随后也睡眼蓬松的跟着出来,两人沉默不语的刷着牙,眼睛缓缓地又想闭上。

    “咦咦咦??这不是火神和黑子吗?”一个惊异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火神迷茫的转过身,正好和绿间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对上,愣了三秒。忽然向后退了几步,惊讶的指着高尾和绿间“你你你……你们怎么在这??”

    “绿间君,早安。”黑子淡淡的挥了下手算打了个招呼。

    绿间皱了皱眉“我们也在这里合宿而已。”

    果不其然,秀德和诚凛两队的教练开始商量的两队同时训练。傍晚时分,两队准备打场练习赛,火神瞬间有了精神,可惜相田冷冷的话语浇灭了火神的兴奋。

    “你去训练体力去,把大家的饮料买来懂不?”

    火神不满的撇了撇嘴,还是乖乖的跑着去买饮料,因为不知道相田说的大家是不是包括秀德,火神还是将秀德的饮料买了回来。大汗淋漓的火神脱得精光疲惫的走进浴室,一抬头,水汽弥漫的浴池中一撮绿色的头发隐约在其中。

    “绿间?”火神轻轻的问道。

    “啊。”绿间淡淡的答了一句,火神踏进浴池,温热的水瞬间包裹住全身,舒服的火神直接想睡过去。

    合宿的浴池是四方形,有两个龙头在交替流下热水,浴室里只剩下绿间和火神两人。火神向来不太会应对绿间这种类型的人,两人都沉默的不说话。

    气氛僵硬无比。

    火神从小就是一个人长大的。小时候爸妈很忙,全世界的出差。一年见不到自己的爸妈几面,几乎都是在home(美国一个寄宿公寓)度过,那个地区有个很大的篮球场,火神每天就看着很多黑人白人聚在一起争夺着那个小球。后来也陪着那些健壮的哥哥开始打篮球。

    篮球陪伴了他几乎一生的空白时间。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舍弃篮球的。

    火神扯扯自己的衣领,提着书包走进教室。因为比赛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上课了。日本的教育制度并没有多严格。他也不是个好学的孩子。

    一进班他就找寻黑子。黑子趴在桌上正在睡觉。火神放轻脚步走到自己的位子旁,黑子似乎有心灵感应一般抬起了头。四目相对,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hi~”火神讪讪的抬起手打了个招呼。黑子那双清澈见底的蓝眸微微闪过一丝光芒,随后他低下头继续睡过去了。

    额……火神撇撇嘴放下了手,乖乖的坐到座位上去。

    等火神睡醒已经到了训练时间。火神向后望了望,黑子不出意料的已经不见了。火神只好自己一个人去体育馆,刚一进门就被相田揪住耳朵。

    “好小子啊!!!你居然敢给我翘掉训练,连个短信都不带回我的!!你想死啊!!”

    “疼疼疼——”火神吃疼的想脱离相田的禁@ 锢。女人发狠真的是不可小觑啊。

    “哲也2号来跟火神君打个招呼。”黑子也抱着小狗凑近火神。

    火神的脸唰的一下白了,一跳两米远“给给…给我拿开啊!!”

    “哲也2号很可爱的。汪~”黑子依旧面无表情。

    “卖萌也没用!!快给我拿开啊!!”火神捂着脸嫌弃的能离小狗多远是多远。黑子不死心的抱着哲也2号追着火神。

    “火神君别这么冷漠嘛。”

    “黑子你赶紧拿走它啊!!”

    ………

    相田:这算是和好了?

    日向:少年啊少年……

    伊月:你老了吗?噗~老了?

    “啊。对了!”相田忽然一声大叫,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扭头看她。

    “怎么了嘛?”日向问道。

    相田点点头“有一个人要回来了,有他在,一定会胜利的!”

    日向的脸瞬间严肃起来“你说的是……”

    “没错,丽子说的是我。”一个温润的声音从门口响起。诚凛众人惊讶的转过头。

    一个高个字的男生缓缓逆着光从门口走进来,温和的脸庞带着微微的笑意,让人感到十分亲切。

    火神咬着嘴,有些疑惑这是谁啊。尽让所有前辈的脸上变得欣喜不已。

    “木吉铁平,诚凛篮球部的创建者,之前因为受伤暂时退出了比赛,现在终于回来了。”日向热情的拉着木吉向不明所以的一年级生介绍道。

    “你好……”火神伸出手,侧头想了一下又添了一句“请多多关照。”

    “你好。你就是火神吧。”木吉温和的握上火神的手,笑眯眯的说道。“听说你很厉害呢。”

    “哈哈……是吧。”火神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

    木吉走到黑子面前,翘起嘴角“你就是传说中的幻影第六人吧。果然不同凡响呢。”

    “你好,我是黑子哲也。”黑子不温不火的回礼道。

    “哈哈……我是木吉铁平噢~”

    木吉一到,明显诚凛众人都无了之前的颓然之感。火神惊讶于木吉的影响力,同时也有些傲气,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扔给站在一边和日向说话的木吉。

    “要不要打一场。”火神嚣张的勾勾手,嘴角带着挑衅意味。

    木吉看着手中的球,依旧带着微笑,声音温润如水“既然你希望的话,那我们打一场吧。”

    场上的人都散开,火神和木吉相互对立的站着。火神微微皱眉,紧盯着相田手中的球。

    “嘟——”

    火神率先抢到球权,准备突破木吉的防守,毫不犹豫选择用穿花蝴蝶步的步法,身形保持平衡,微微一扭腰,轻松突破防线上篮得分。

    木吉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火神,笑容更加大了。

    比赛继续,木吉的过人实力很强大,假动作完全让人机料不及。火神被木吉几个晃人的假动作骗过之后,目光更加认真起来。

    火神紧盯面前晃动不停的木吉,眼神锐利不放过一丝一毫,火神右脚微曲,脚踝瞬间感到疼痛。该死的,怎么忘了这点。火神咬紧嘴唇,目光坚定不移。

    没想到木吉忽然站起身,笑道:“这场比赛推迟吧,你的右脚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噢~”

    火神一愣,不满的皱眉道:“没事,先比完再说吧。”

    “这个不行,我可不会把我队员的身体来开玩笑的。”木吉的语气有着前所未有的认真。

    “火神君最好还是休息吧。”黑子幽幽的从火神身后冒出来。

    “切……那好吧。”火神无奈的走到休息区,开始做一些相田给他吩咐的基础训练。黑子在一旁看着他,也不说话。

    在训练结束后,相田召集大家站成一个圈。

    “合宿?”火神在相田提出这个预案后,有些迷茫的问道。他似乎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呢。

    相田潇洒的挥了下手,道:“就是换另一种方式让你的水平提高。可以是野外,就像野外生存能力训练也是合宿的一项要求。”

    “好吧。”火神似懂非懂的点了下头。

    黑子抱着哲也二号也明了的点了点头。火神记下时间和地点,率先出了体育馆。黑子跟在他身后,外面已经夕阳西下,好像总是这样的天空,总会让人生出无数的惆怅。

    当然火神那脑子无论如何也构成不了惆怅两字。估计他只是觉得心情不爽而已。火神意识到黑子在身后,便放慢了脚步,一直等着黑子和他并排时才恢复正常步速。

    “这就是你一直做的吗?”黑子忽然开口。

    “什么?”

    “你一直在等我。”

    “哈?”火神有些莫名其妙。继而想了想黑子的话,有些好笑的说道:“这不是在等呢,只是觉得自己的好基友水平不会这么低的啊,所以换种方式激发出来而已。”

    “好基友?”

    “咳咳。”火神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那是……那是……那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你不用感到愧疚,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呢。青峰还等着咱俩一起打败了。等打赢了青峰那混蛋……”哼哼哼,他就有机会反攻了!!哈哈哈!!!

    火神被自己的想法乐着了,一路上叉着腰笑得像个傻子。

    黑子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也许他真的是想多了。火神虽然有时候冲动但也不是没脑子,只是把问题想得简单而已,解决办法也是怎么简单怎么来,所以……自己得努力了。黑子暗暗下定决心,望向火神一脸傻笑的嘴脸,终究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大早到达合宿的地点,相田就马不停蹄的开始了每日训练。等一天的训练完毕,火神趴在地上一点也不想动了。

    女人真是个可怕的生物啊!!狠起来简直不是人……不愧为最毒妇人心。训练强度连木吉那个成天笑咪咪的脸都差点失笑了。

    火神侧头看向同样趴在地上也不动的黑子,郁闷道:“我好歹是病人,为什么还是要做这么多训练啊!”

    “因为火神君翘了几天的训练,教练很生气。”黑子疲惫的闭着眼说着话。

    “唔…..果然最毒妇人心呐……”火神调整了一下睡姿,一扭头黑子清秀的脸就在离自己不到十厘米的距离,火神咽了咽口水,强撑着睡意道:“来来,晚安吻~”说着就冲黑子的嘴凑过去,黑子微微睁开迷离的双眼,嘴上便是一片湿润。火神本想浅尝辄止,黑子忽然伸进湿滑的舌头,火神全身一僵,黑子热切的凑近身体,酥麻的感觉从头到脚,两舌交缠,激情四射,两人热吻起来,最终火神撑不住直接睡了过去,黑子也睡眼朦胧的退出来,轻轻舔了下嘴唇,也倒了下去。

    夜已深。

    一大早起来,火神艰难的爬起来,顶着一头鸡窝般的乱发出门去洗漱,黑子随后也睡眼蓬松的跟着出来,两人沉默不语的刷着牙,眼睛缓缓地又想闭上。

    “咦咦咦??这不是火神和黑子吗?”一个惊异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火神迷茫的转过身,正好和绿间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对上,愣了三秒。忽然向后退了几步,惊讶的指着高尾和绿间“你你你……你们怎么在这??”

    “绿间君,早安。”黑子淡淡的挥了下手算打了个招呼。

    绿间皱了皱眉“我们也在这里合宿而已。”

    果不其然,秀德和诚凛两队的教练开始商量的两队同时训练。傍晚时分,两队准备打场练习赛,火神瞬间有了精神,可惜相田冷冷的话语浇灭了火神的兴奋。

    “你去训练体力去,把大家的饮料买来懂不?”

    火神不满的撇了撇嘴,还是乖乖的跑着去买饮料,因为不知道相田说的大家是不是包括秀德,火神还是将秀德的饮料买了回来。大汗淋漓的火神脱得精光疲惫的走进浴室,一抬头,水汽弥漫的浴池中一撮绿色的头发隐约在其中。

    “绿间?”火神轻轻的问道。

    “啊。”绿间淡淡的答了一句,火神踏进浴池,温热的水瞬间包裹住全身,舒服的火神直接想睡过去。

    合宿的浴池是四方形,有两个龙头在交替流下热水,浴室里只剩下绿间和火神两人。火神向来不太会应对绿间这种类型的人,两人都沉默的不说话。

    气氛僵硬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