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动情VS余情

七魔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浴室水汽蒸腾,温热的水包裹着全身,火神的眼睛下意识的就想闭上。室内很寂静,绿间也沉默不语。只剩下水流声哗哗的如同催眠曲般的声音,火神真是累极了,头一偏直接枕在浴池边睡了过去。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在打篮球,一个人,后来又有很多人陪着他打篮球,他看不清他们长得什么样子,可是他知道他可以信任他们。

    梦中感觉有谁在@ 搬动他的身体,还有一些骂骂咧咧的声音。可是火神挣扎着也没张开眼睛,又是一片黑暗。

    阳光直接射进眼中,火神神清气爽的坐起身伸了个懒腰。被子从身上滑落,火神才注意自己似乎什么都没穿。他一扭头,一旁居然睡着绿间。

    火神眨眨眼睛似乎没太清楚现在什么状况,有些混沌的脑子好不容易拉回思维。火神连忙坐起身四周看了看,直接抓上一件衣服穿上。

    “那是我的衣服。”绿间冷清带着些睡意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额……”火神的手一顿,讪讪的扭过头,绿间的眼神如针一般刺进火神的脑中。

    “那个……昨天……”

    “某个白痴居然在浴池睡着了,睡得跟死了一样,叫都叫不醒。本来我也不想管的,但是星座运势上说我得做一件好事这样才会除去霉运。所以顺手把你搬回来了。衣服在那边。”绿间微微扭过头有些不自然的推推自己的眼镜。一只手指向凳子边。

    “噢……谢谢……”火神直直的点点头,连忙穿好衣服跑了出去。一跑出去就遇见正在刷牙的黑子,黑子淡淡的扫了一眼火神“火神君睡得怎么样?”

    “啊……还好……”火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昨天实在太累了…

    “那就好…”

    黑子有些奇怪回答了一句,便出门了。火神莫名其妙的也出了门,一出门众人的目光紧紧的全集中在火神的身上,脸上都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伊月走过来打量了火神一圈,随后拍拍他的肩“昨晚辛苦了。”

    小金田也蹦蹦跳跳的过来,饶有兴趣的用他那猫嘴说道:“乌拉拉,火神居然和绿间有一腿,我一直以为你和黑子呢……”

    “等等……”火神连忙打断小金田的话,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小金田眨眨眼睛“你不知道?”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昨晚你全身赤、裸被绿间抱进他房间,难道没有发生点什么吗?火神今天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啊……”

    火神气急败坏的一掌拍上小金田的头,怒吼道:“为什么你要认为我是被压的啊!!!”

    兄弟,你搞错重点了好不好??

    小金田抽搐着嘴角:“火神你难道没意识到吗?”

    “什么?”

    “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小金田流下两行泪,他只是开玩笑的,为什么要问他这种问题。

    “切~”火神别扭的清咳一声,放下拎着小金田的手,一扭头就与绿间的视线对上,两人同时扭头,这种奇怪的气场是怎么回事啊!!

    黑子的视线在火神和绿间身上扫了几眼,低下头,有些不解的抿起了嘴角。

    众人并不再对火神和绿间的事情有这么多的八卦,反正两个男人能发生什么嘛……(亲们你们忘了这个世界有gay这一说)。随后众人继续进行了简单的训练,相田便召集大家准备一起去看桐皇对海常的比赛。

    诚凛众人便沿路去了场馆,也难为教练的良苦用心,专门找的离比赛场地不远的合宿地点。

    一进场馆人山人海,几人好不容易找到座位坐下。

    “这场比赛真是王对王啊,两个队伍分别是以前奇迹的时代的成员,看起来今年输赢还是不好定呢。”日向兴致勃勃的分析道。

    火神瞥见黑子有些沉闷的表情,问道:“怎么了?”

    黑子看了火神一眼“怎么说呢,这场比赛……”黑子话还没说完,比赛便开始了。

    青峰依旧是那样的高傲自大,邪气的勾起一个冷酷的笑容让人不寒而凛。可是并没有让人觉得厌恶,他的确有那样的实力。而另一边身形如玉的俊美少年黄濑眼神锐利如鹰,嘴角带笑,如同春季里的第一场风,温暖中却含着丝丝寒意。

    王对王,不见刀光剑影。

    比赛有些残酷,青峰压制性的实力让海常众人措手不及,黄濑最终爆发出来,可是还是不敌,在最后一刻黄濑的一个眼神断送了胜利。

    “黄濑君是看过青峰君打球之后才打球的,他一直追逐着他。”黑子紧盯着场中那个青色发色的男子,语气带着怀念却让人心生悲哀。

    火神深吸一口气道:“可是我听一个朋友说过,憧憬,是离那个人最远的距离……”

    黑子似乎对这句话赞同点了点头。火神看着黄濑颓然的倒在地上皱紧了眉头,那种背影给人一种巨大的悲怆之感。火神明白那种心情,那种不甘,那种愤恨,死死的揪着人的心,痛的要命。

    比赛结束,火神尿急,给黑子说了一声就跑去厕所。刚进厕所准备解裤子就被一只手捂住嘴“唔唔……放开……”火神下意识一肘子打过去,没想到截住他的人居然知道他的意图,轻轻一闪躲开一击,下一秒火神整个人就被翻了过来。

    “辰也?”火神叫道。

    冰室辰也笑眯眯的放开制住火神的手,魅惑的眼神一瞟,手指摸摸自己眼角的泪痣,笑道:“tiger,居然在这见到你了啊~”

    “我是不是该问问你刚洗手没!!”火神气急败坏道。

    “当然啦~~”辰也一脸欠扁的笑容。

    “切,干嘛不联系我最近?”火神边小便边问道。厕所里没什么人,火神也就不怎么在意。

    辰也笑脸一顿,道“马上就可以见了,现在见面我怕我到时候会手下留情。”

    “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到时候就会知道了。对了,我得走了~”辰也似乎很急,拍了拍火神的肩就向门口走去,到门口微微扭头道:“阿列克斯快回来了,她说,我俩该做一个了断了……替他……”

    火神神情一僵,低下头自顾自的洗着手“知道了……”

    厕所又恢复寂静,火神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自己,依旧有些炸的红发,硬朗的身材,有些痞气却不失帅气的面容,微微一勾唇,眼神嚣张无比却又十分耀眼,胸前项链上的那枚戒指反射出镜前的灯光,火神知道,如果不是当初自己占领了这具身体,他跟辰也或许早已不同了。

    无论是真正的那个火神,还是江烁,还是现在的火神。

    谁欠谁的,都需要还。

    一出去就见黑子望着一个地方神情有些犹豫。

    “怎么了?”火神顺着黑子的视线望过去,只见一个很高个字的紫发男人抱着一大堆的零食向场馆里走去。

    “遇上了一个需要打招呼的前辈。”黑子踌躇了一下,又扭过头“算了,总会遇上的。”

    火神怔怔的看着黑子“对啊……总会遇上的……”

    回到神奈川,众人便各回各家,火神和黑子道了再见后也踏上各自的道路,火神一手插兜,拿出ipod戴上耳机听着歌向家走去。神奈川的夜生活也是很精彩的,火神抬头看了一眼夜店的名牌,熟练地推门便进去了。

    美国这种地方很多,很多地方嗑药,吸粉都成风。火神也喝酒,只是向来都喝得少,回中国这些地方太嘈杂,火神有时候嫌太吵也就和白原喝一点就回家。日本这种夜店他还没来过,也就无所谓。

    这家夜店放着混音碟片,音乐有节奏感却不失清雅,女声嘹亮高昂吸引人心神。火神坐到吧台,酒保马上就上前服务。

    “scredriver。”火神地道的说出酒名。酒保点点头开始调制起来。

    这种橙汁加上伏特加的鸡尾酒度数低,也不太会让人很快的醉。很适合明早还要训练的火神。火神向来不爱度数高的酒,一是他接受不了,二是他觉得喝酒误事。男生喝酒的确没什么问题,可是喝太多和喝醉这就没必要了。

    火神听着那种混音的歌曲,带着一种性感慵懒的气息。摇着杯中的液体,火神忽然笑起来,他似乎忘了自己不是大学生而只是一个高中生?

    “小火神?”

    火神闻声扭头,就见黄濑搂着一位艳丽的女子站在他身边,黄濑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哟~比赛输了来借酒消愁?”火神扬扬下巴,笑的一脸欠抽。

    “额……”黄濑有些尴尬的笑笑,旁边的女孩对火神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火神向来不爱管闲事,自从上次自己脑子进水救了青峰最后被吃干抹净后,他就觉得当初自己真的是引狼入室啊!!!

    黄濑也坐到火神旁边点了一杯酒,似乎浓度挺高的,火神诧异的看了眼黄濑,这小子这么能喝?

    黄濑直直的看着酒保调酒的动作,过了很久才说了一句“小黑子说的为什么不对?”

    “诶?”火神一愣,想了半天知道黄濑想说什么,微微思考后道:“一场比赛配合很重要,会不会配合也很重要。你的问题在于你不会配合而不是黑子的观点错误。向来篮球是项团体运动,赢是没错,可是像你们只注重个人技巧,只能说你们还位于上强敌。也不知道是谁脑子不好给你们灌输了这种没责任的观念……”火神说着说着自己愤慨起来,一杯酒见底。

    黄濑瞳孔微微紧缩,定定的看着火神,最后一声苦笑:“你思考的方式真是不同啊……”

    “没什么不同,只是站的角度不一样。”火神掏出钱拍在桌上“我要走了……”说完就跳下凳子向门口走去。

    “咦?这么快?”黄濑连忙一杯喝完,准备去追已经离桌的火神,想了一想对刚刚的那个女孩嘱咐了一下,便飞快的去找火神。

    夜幕降临,路灯有些闪烁。

    “干嘛追出来?”火神不悦的将凑近的黄濑推远“酒味真大……”

    黄濑似乎有些醉了,脸颊上两坨红晕,眼神有些迷离“刚要的浓度有点大,喝得太快,劲就上来了……”

    火神看着黄濑摇摇晃晃走不稳的身影,叹了口气,伸手将他扶住“你不是给老子找事么……”黄濑使劲的甩甩头想要保持清醒。

    “不好意思啦。”黄濑无力的借着火神作支撑,努力的想站起来。

    “好了好了,先去我家得了,我也嫌麻烦再送你回去。”火神不耐烦的搂紧黄濑,带着他向自己的家走去。

    “小火神…”

    “干吗?”火神不耐烦的扭过头,到家门口了啊!一扭过头黄濑的唇紧紧的贴在火神的微张的口。火神一愣,连忙将头向后仰离开黄濑的接触。余光扫向门口,瞳孔微张。

    青峰笔直的站在他家门口,眼神紧盯着火神和黄濑,他一手紧握着拳,一手插在裤兜,目光中浓重的怒意似乎快喷涌而出。

    街灯一闪一闪,啪的一下灭了。

    似乎有什么拨动了心弦,却因为太重而断裂……

    浴室水汽蒸腾,温热的水包裹着全身,火神的眼睛下意识的就想闭上。室内很寂静,绿间也沉默不语。只剩下水流声哗哗的如同催眠曲般的声音,火神真是累极了,头一偏直接枕在浴池边睡了过去。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在打篮球,一个人,后来又有很多人陪着他打篮球,他看不清他们长得什么样子,可是他知道他可以信任他们。

    梦中感觉有谁在@ 搬动他的身体,还有一些骂骂咧咧的声音。可是火神挣扎着也没张开眼睛,又是一片黑暗。

    阳光直接射进眼中,火神神清气爽的坐起身伸了个懒腰。被子从身上滑落,火神才注意自己似乎什么都没穿。他一扭头,一旁居然睡着绿间。

    火神眨眨眼睛似乎没太清楚现在什么状况,有些混沌的脑子好不容易拉回思维。火神连忙坐起身四周看了看,直接抓上一件衣服穿上。

    “那是我的衣服。”绿间冷清带着些睡意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额……”火神的手一顿,讪讪的扭过头,绿间的眼神如针一般刺进火神的脑中。

    “那个……昨天……”

    “某个白痴居然在浴池睡着了,睡得跟死了一样,叫都叫不醒。本来我也不想管的,但是星座运势上说我得做一件好事这样才会除去霉运。所以顺手把你搬回来了。衣服在那边。”绿间微微扭过头有些不自然的推推自己的眼镜。一只手指向凳子边。

    “噢……谢谢……”火神直直的点点头,连忙穿好衣服跑了出去。一跑出去就遇见正在刷牙的黑子,黑子淡淡的扫了一眼火神“火神君睡得怎么样?”

    “啊……还好……”火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昨天实在太累了…

    “那就好…”

    黑子有些奇怪回答了一句,便出门了。火神莫名其妙的也出了门,一出门众人的目光紧紧的全集中在火神的身上,脸上都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伊月走过来打量了火神一圈,随后拍拍他的肩“昨晚辛苦了。”

    小金田也蹦蹦跳跳的过来,饶有兴趣的用他那猫嘴说道:“乌拉拉,火神居然和绿间有一腿,我一直以为你和黑子呢……”

    “等等……”火神连忙打断小金田的话,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小金田眨眨眼睛“你不知道?”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昨晚你全身赤、裸被绿间抱进他房间,难道没有发生点什么吗?火神今天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啊……”

    火神气急败坏的一掌拍上小金田的头,怒吼道:“为什么你要认为我是被压的啊!!!”

    兄弟,你搞错重点了好不好??

    小金田抽搐着嘴角:“火神你难道没意识到吗?”

    “什么?”

    “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小金田流下两行泪,他只是开玩笑的,为什么要问他这种问题。

    “切~”火神别扭的清咳一声,放下拎着小金田的手,一扭头就与绿间的视线对上,两人同时扭头,这种奇怪的气场是怎么回事啊!!

    黑子的视线在火神和绿间身上扫了几眼,低下头,有些不解的抿起了嘴角。

    众人并不再对火神和绿间的事情有这么多的八卦,反正两个男人能发生什么嘛……(亲们你们忘了这个世界有gay这一说)。随后众人继续进行了简单的训练,相田便召集大家准备一起去看桐皇对海常的比赛。

    诚凛众人便沿路去了场馆,也难为教练的良苦用心,专门找的离比赛场地不远的合宿地点。

    一进场馆人山人海,几人好不容易找到座位坐下。

    “这场比赛真是王对王啊,两个队伍分别是以前奇迹的时代的成员,看起来今年输赢还是不好定呢。”日向兴致勃勃的分析道。

    火神瞥见黑子有些沉闷的表情,问道:“怎么了?”

    黑子看了火神一眼“怎么说呢,这场比赛……”黑子话还没说完,比赛便开始了。

    青峰依旧是那样的高傲自大,邪气的勾起一个冷酷的笑容让人不寒而凛。可是并没有让人觉得厌恶,他的确有那样的实力。而另一边身形如玉的俊美少年黄濑眼神锐利如鹰,嘴角带笑,如同春季里的第一场风,温暖中却含着丝丝寒意。

    王对王,不见刀光剑影。

    比赛有些残酷,青峰压制性的实力让海常众人措手不及,黄濑最终爆发出来,可是还是不敌,在最后一刻黄濑的一个眼神断送了胜利。

    “黄濑君是看过青峰君打球之后才打球的,他一直追逐着他。”黑子紧盯着场中那个青色发色的男子,语气带着怀念却让人心生悲哀。

    火神深吸一口气道:“可是我听一个朋友说过,憧憬,是离那个人最远的距离……”

    黑子似乎对这句话赞同点了点头。火神看着黄濑颓然的倒在地上皱紧了眉头,那种背影给人一种巨大的悲怆之感。火神明白那种心情,那种不甘,那种愤恨,死死的揪着人的心,痛的要命。

    比赛结束,火神尿急,给黑子说了一声就跑去厕所。刚进厕所准备解裤子就被一只手捂住嘴“唔唔……放开……”火神下意识一肘子打过去,没想到截住他的人居然知道他的意图,轻轻一闪躲开一击,下一秒火神整个人就被翻了过来。

    “辰也?”火神叫道。

    冰室辰也笑眯眯的放开制住火神的手,魅惑的眼神一瞟,手指摸摸自己眼角的泪痣,笑道:“tiger,居然在这见到你了啊~”

    “我是不是该问问你刚洗手没!!”火神气急败坏道。

    “当然啦~~”辰也一脸欠扁的笑容。

    “切,干嘛不联系我最近?”火神边小便边问道。厕所里没什么人,火神也就不怎么在意。

    辰也笑脸一顿,道“马上就可以见了,现在见面我怕我到时候会手下留情。”

    “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到时候就会知道了。对了,我得走了~”辰也似乎很急,拍了拍火神的肩就向门口走去,到门口微微扭头道:“阿列克斯快回来了,她说,我俩该做一个了断了……替他……”

    火神神情一僵,低下头自顾自的洗着手“知道了……”

    厕所又恢复寂静,火神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自己,依旧有些炸的红发,硬朗的身材,有些痞气却不失帅气的面容,微微一勾唇,眼神嚣张无比却又十分耀眼,胸前项链上的那枚戒指反射出镜前的灯光,火神知道,如果不是当初自己占领了这具身体,他跟辰也或许早已不同了。

    无论是真正的那个火神,还是江烁,还是现在的火神。

    谁欠谁的,都需要还。

    一出去就见黑子望着一个地方神情有些犹豫。

    “怎么了?”火神顺着黑子的视线望过去,只见一个很高个字的紫发男人抱着一大堆的零食向场馆里走去。

    “遇上了一个需要打招呼的前辈。”黑子踌躇了一下,又扭过头“算了,总会遇上的。”

    火神怔怔的看着黑子“对啊……总会遇上的……”

    回到神奈川,众人便各回各家,火神和黑子道了再见后也踏上各自的道路,火神一手插兜,拿出ipod戴上耳机听着歌向家走去。神奈川的夜生活也是很精彩的,火神抬头看了一眼夜店的名牌,熟练地推门便进去了。

    美国这种地方很多,很多地方嗑药,吸粉都成风。火神也喝酒,只是向来都喝得少,回中国这些地方太嘈杂,火神有时候嫌太吵也就和白原喝一点就回家。日本这种夜店他还没来过,也就无所谓。

    这家夜店放着混音碟片,音乐有节奏感却不失清雅,女声嘹亮高昂吸引人心神。火神坐到吧台,酒保马上就上前服务。

    “scredriver。”火神地道的说出酒名。酒保点点头开始调制起来。

    这种橙汁加上伏特加的鸡尾酒度数低,也不太会让人很快的醉。很适合明早还要训练的火神。火神向来不爱度数高的酒,一是他接受不了,二是他觉得喝酒误事。男生喝酒的确没什么问题,可是喝太多和喝醉这就没必要了。

    火神听着那种混音的歌曲,带着一种性感慵懒的气息。摇着杯中的液体,火神忽然笑起来,他似乎忘了自己不是大学生而只是一个高中生?

    “小火神?”

    火神闻声扭头,就见黄濑搂着一位艳丽的女子站在他身边,黄濑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哟~比赛输了来借酒消愁?”火神扬扬下巴,笑的一脸欠抽。

    “额……”黄濑有些尴尬的笑笑,旁边的女孩对火神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火神向来不爱管闲事,自从上次自己脑子进水救了青峰最后被吃干抹净后,他就觉得当初自己真的是引狼入室啊!!!

    黄濑也坐到火神旁边点了一杯酒,似乎浓度挺高的,火神诧异的看了眼黄濑,这小子这么能喝?

    黄濑直直的看着酒保调酒的动作,过了很久才说了一句“小黑子说的为什么不对?”

    “诶?”火神一愣,想了半天知道黄濑想说什么,微微思考后道:“一场比赛配合很重要,会不会配合也很重要。你的问题在于你不会配合而不是黑子的观点错误。向来篮球是项团体运动,赢是没错,可是像你们只注重个人技巧,只能说你们还位于上强敌。也不知道是谁脑子不好给你们灌输了这种没责任的观念……”火神说着说着自己愤慨起来,一杯酒见底。

    黄濑瞳孔微微紧缩,定定的看着火神,最后一声苦笑:“你思考的方式真是不同啊……”

    “没什么不同,只是站的角度不一样。”火神掏出钱拍在桌上“我要走了……”说完就跳下凳子向门口走去。

    “咦?这么快?”黄濑连忙一杯喝完,准备去追已经离桌的火神,想了一想对刚刚的那个女孩嘱咐了一下,便飞快的去找火神。

    夜幕降临,路灯有些闪烁。

    “干嘛追出来?”火神不悦的将凑近的黄濑推远“酒味真大……”

    黄濑似乎有些醉了,脸颊上两坨红晕,眼神有些迷离“刚要的浓度有点大,喝得太快,劲就上来了……”

    火神看着黄濑摇摇晃晃走不稳的身影,叹了口气,伸手将他扶住“你不是给老子找事么……”黄濑使劲的甩甩头想要保持清醒。

    “不好意思啦。”黄濑无力的借着火神作支撑,努力的想站起来。

    “好了好了,先去我家得了,我也嫌麻烦再送你回去。”火神不耐烦的搂紧黄濑,带着他向自己的家走去。

    “小火神…”

    “干吗?”火神不耐烦的扭过头,到家门口了啊!一扭过头黄濑的唇紧紧的贴在火神的微张的口。火神一愣,连忙将头向后仰离开黄濑的接触。余光扫向门口,瞳孔微张。

    青峰笔直的站在他家门口,眼神紧盯着火神和黄濑,他一手紧握着拳,一手插在裤兜,目光中浓重的怒意似乎快喷涌而出。

    街灯一闪一闪,啪的一下灭了。

    似乎有什么拨动了心弦,却因为太重而断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