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下雨天就是倒霉

七魔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气氛陡转直下。火神定定的看着冰室,随后勾勾手:“那来吧。”

    冰室拉起一个很难看的笑,道“好。”

    双方列队,比赛准备开始。

    “嘟——”哨音一响,火神就跳起来。

    “咦?”球被一袋饼干打落地。火神向场外望去,一个高个子紫发的男孩抱着一袋薯片真嘎吱嘎吱的吃着,眼神慵懒的看向场中。

    “哟,敦,我以为你迷路了呢?”冰室扬起手打了个招呼。

    黑子见到来人明显愣了一下。

    紫原敦懒懒的塞了片薯片道:“唔,这地方的确很大。……咦,这不是小黑吗?”紫原目光扫到黑子身上,手微微一顿,拉起一个危险的笑容向黑子的头伸出手去“小黑还是这么认真的眼神……真是想让人撕碎呢……”

    黑子:“……”

    紫原:“当然~我是开玩笑的~”

    众人:“你妹啊!!!”

    火神微微皱眉,这个人是……奇迹的时代之一?

    裁判见比赛还不开始,怒吼一声“你们还比不比赛啊!!!”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冰室刚想转身继续比赛时就被紫原拉住:“室仔,学校不允许参加非正规比赛噢。”

    “咦?”冰室显得很惊讶“这样啊……”

    冰室显得犹豫不决。

    火神不满的一个球砸过去,紫原眼神一变,伸手拦下了飞过来的球,危险的眼神朝着火神扫过去,火神懒懒的一手插兜,挑衅的说道:“喂,你要不要来参加?”

    紫原:“………学校不允许的。”眼神依旧懒洋洋的。

    火神:“……你害怕了吗?”

    众人:多么明显的多么笨的挑衅方式啊亲!

    却没想到紫原一听这话,眼神瞬间变得犀利无比“你什么意思?”

    火神显得得意洋洋:“你的水平应该不怎么地吧,好吧,我也不强求了~”说着拍着球转过身。

    紫原:“打就打,谁怕谁!!”

    众人:……他居然上当了居然上当了居然上当了!!!

    紫原加入战局,诚凛众人除了火神气焰高昂之外都显得有些畏手畏脚,火神皱了下眉,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我也来参加吧。”木吉怕怕火神的肩,冲他笑了一下。

    火神回头看了眼木吉,感谢的点了点头“好。”顺便看了眼黑子,黑子的眼神无比认真,气势越发高扬,有些跃跃欲试。

    就是这种眼神,这种不顾一切,全力以赴的战斗感。

    比赛再次开始。“嘟——”

    火神率先抢过球,毫不犹豫闯入禁区,见人防守熟练的用假动作骗过对方,瞬间球出手递给木吉。木吉会意,绕过冰室直取篮下。

    紫原不知何时已到篮下,火神连忙喊道“小心紫原!”

    木吉没回话,轻轻绕过紫原的手,球进。

    木吉回头冲火神笑道:“呀呀,不用担心啊~”

    “切,谁担心了。”火神翻了个白眼,冰室目光一暗。腿下连忙跑动起来。

    “紫原防守,我来负责进攻!”冰室冷冷的说,目光意味深长,嘴边带着不明意味的邪笑,全身气势如虹,火神心底一悸。眉头紧皱。

    “黑子!”火神叫了一声,黑子收到命令,身形迅速扫过对方手中的球——加速的传球。接球时火神一愣,黑子的力量再次提高的。没再思考,火神身形微闪,球在手中变幻莫测,直到罚球线上,高高跳起,球从胯。下抛出,木吉接应,再取二分。

    冰室只是淡淡的看着火神的背影,继而回头,却见紫原盯着火神,目光中有不一样的神采。

    冰室得球,火神下意识的去防守,冰室高高抛球,火神挑起一瞬间暗叹糟糕,来不及卡位了。

    “快攻!!”火神叫一落地,下意识的喊道“攻守互换,降旗你他妈的给老子动起来!!”

    “哗啦啦——”雨猝不及防的下了下来。众人停了脚步,裁判连忙宣布比赛暂停,旁观人员都匆匆去躲雨,雨水哗啦啦的下着,天空渐渐阴沉下来。黑子扯了扯火神“火神君,赶紧进去吧。”

    火神望向依旧站在雨中不动的冰室,叹了口气,回头对黑子说道:“等一下。”

    冰室直直的看着走过来的火神,拉起一个笑容:“下次在冬季选拔赛上见吧。”

    “不会输的,下次。”

    “我也是。”冰室淡淡的说完这句,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冰室便转身离开。雨水从头上流下来,模糊了视线,紫原懒懒的扫了一眼火神,叹了口气“哎呀呀,赶紧去躲雨吧,小黑还有这位……红发小子?”

    火神瞪了紫原一眼,扭过头拉着黑子便向躲雨的地方跑去。雨水哗哗的流进眼中,火神难受的擦着眼睛,也不知道眼中是雨水还是泪水。

    “火神君在哭?”黑子问道。

    “不是我在哭啊……”火神跑到房檐下,从包里拉出毛巾擦了擦头,眼神看向大雨滂沱的场地,幽幽的叹了口气。

    与我无关。

    众人一起坐车回学校。刚进体育馆,相田就一脸想杀人的表情走出来。下一秒,一个温香暖玉的身躯就扑上了黑子。

    “呜呜呜~~哲君~~”桃井五月泪眼婆娑的抱着黑子。

    众人都对黑子恨得牙痒痒。当事人却一脸淡定,温柔道:“桃井桑,怎么了?”

    “呜呜,阿大他讨厌我了!!”

    青@ 峰?火神耳朵一动,就听着桃井一边抽泣一边叙述着青峰因为上次比赛手肘手上却不去治疗,桃井想让他去治疗却被青峰骂了一顿,所以她伤心至极跑来找黑子了。

    火神有些想不通,便道“话说桃井小姐不是应该很庆幸吗?你喜欢黑子,干嘛还要别人喜欢你啊?”

    下一秒,桃井的泪水又将崩溃。

    黑子无奈的戳了火神腰眼一下,火神吃疼的蹲下了身“唉,疼疼疼!!干嘛呀黑子?”

    黑子淡淡道:“火神君真不体贴。”黑子走上前去,摸摸桃井的头,温柔的说“青峰君不会讨厌桃井桑的,现在估计青峰君很后悔在找桃井桑呢。”

    “真的?”

    “真的。”温柔的外表,温柔的眼眸,温柔的语气,桃井瞬间就不哭了。火神一脸纠结。日向摇摇头道:“火神真不懂女人心啊……”

    老子是gay,干嘛要懂女人心啊!!!——火神抓狂道。

    晚上回家,黑子要送桃井回家,火神边自行往家走,朗月当空,四周寂静无声。火神戴着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翻看着手机。

    [大我,对不起。——by:辰也]

    [你在哪?——by青峰]

    [好好训练。——by赤司]

    [小火神~我们去喝酒吧~o(n_n)o~——by黄毛]

    火神无奈的一一回起短信。忽略黄毛的那条。

    [现在不需要对不起吧,辰也。]

    那个火神已经不在了,就算说对不起也太晚了。赤司应该在训练就不回短信了。火神一一分析着。

    青峰……火神皱皱眉,摁下了拨出键。

    “嘟嘟嘟——”很久都没人接。火神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下一秒黑子的电话就过来了。

    桃井尖细的女声在电话里响起“火神君,快来帮帮阿哲和阿大,我们被人包围了,阿大一人保护不了我们,他不能打架啊,他的手受伤了!!”桃井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

    火神烦躁的暗骂一句,连忙道:“你们在哪?”

    “在三丁目。”黑子有些虚浮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火神一挂电话就向三丁目跑去。

    黑子,青峰,桃井桑,你们都别出事啊!!!

    气氛陡转直下。火神定定的看着冰室,随后勾勾手:“那来吧。”

    冰室拉起一个很难看的笑,道“好。”

    双方列队,比赛准备开始。

    “嘟——”哨音一响,火神就跳起来。

    “咦?”球被一袋饼干打落地。火神向场外望去,一个高个子紫发的男孩抱着一袋薯片真嘎吱嘎吱的吃着,眼神慵懒的看向场中。

    “哟,敦,我以为你迷路了呢?”冰室扬起手打了个招呼。

    黑子见到来人明显愣了一下。

    紫原敦懒懒的塞了片薯片道:“唔,这地方的确很大。……咦,这不是小黑吗?”紫原目光扫到黑子身上,手微微一顿,拉起一个危险的笑容向黑子的头伸出手去“小黑还是这么认真的眼神……真是想让人撕碎呢……”

    黑子:“……”

    紫原:“当然~我是开玩笑的~”

    众人:“你妹啊!!!”

    火神微微皱眉,这个人是……奇迹的时代之一?

    裁判见比赛还不开始,怒吼一声“你们还比不比赛啊!!!”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冰室刚想转身继续比赛时就被紫原拉住:“室仔,学校不允许参加非正规比赛噢。”

    “咦?”冰室显得很惊讶“这样啊……”

    冰室显得犹豫不决。

    火神不满的一个球砸过去,紫原眼神一变,伸手拦下了飞过来的球,危险的眼神朝着火神扫过去,火神懒懒的一手插兜,挑衅的说道:“喂,你要不要来参加?”

    紫原:“………学校不允许的。”眼神依旧懒洋洋的。

    火神:“……你害怕了吗?”

    众人:多么明显的多么笨的挑衅方式啊亲!

    却没想到紫原一听这话,眼神瞬间变得犀利无比“你什么意思?”

    火神显得得意洋洋:“你的水平应该不怎么地吧,好吧,我也不强求了~”说着拍着球转过身。

    紫原:“打就打,谁怕谁!!”

    众人:……他居然上当了居然上当了居然上当了!!!

    紫原加入战局,诚凛众人除了火神气焰高昂之外都显得有些畏手畏脚,火神皱了下眉,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我也来参加吧。”木吉怕怕火神的肩,冲他笑了一下。

    火神回头看了眼木吉,感谢的点了点头“好。”顺便看了眼黑子,黑子的眼神无比认真,气势越发高扬,有些跃跃欲试。

    就是这种眼神,这种不顾一切,全力以赴的战斗感。

    比赛再次开始。“嘟——”

    火神率先抢过球,毫不犹豫闯入禁区,见人防守熟练的用假动作骗过对方,瞬间球出手递给木吉。木吉会意,绕过冰室直取篮下。

    紫原不知何时已到篮下,火神连忙喊道“小心紫原!”

    木吉没回话,轻轻绕过紫原的手,球进。

    木吉回头冲火神笑道:“呀呀,不用担心啊~”

    “切,谁担心了。”火神翻了个白眼,冰室目光一暗。腿下连忙跑动起来。

    “紫原防守,我来负责进攻!”冰室冷冷的说,目光意味深长,嘴边带着不明意味的邪笑,全身气势如虹,火神心底一悸。眉头紧皱。

    “黑子!”火神叫了一声,黑子收到命令,身形迅速扫过对方手中的球——加速的传球。接球时火神一愣,黑子的力量再次提高的。没再思考,火神身形微闪,球在手中变幻莫测,直到罚球线上,高高跳起,球从胯。下抛出,木吉接应,再取二分。

    冰室只是淡淡的看着火神的背影,继而回头,却见紫原盯着火神,目光中有不一样的神采。

    冰室得球,火神下意识的去防守,冰室高高抛球,火神挑起一瞬间暗叹糟糕,来不及卡位了。

    “快攻!!”火神叫一落地,下意识的喊道“攻守互换,降旗你他妈的给老子动起来!!”

    “哗啦啦——”雨猝不及防的下了下来。众人停了脚步,裁判连忙宣布比赛暂停,旁观人员都匆匆去躲雨,雨水哗啦啦的下着,天空渐渐阴沉下来。黑子扯了扯火神“火神君,赶紧进去吧。”

    火神望向依旧站在雨中不动的冰室,叹了口气,回头对黑子说道:“等一下。”

    冰室直直的看着走过来的火神,拉起一个笑容:“下次在冬季选拔赛上见吧。”

    “不会输的,下次。”

    “我也是。”冰室淡淡的说完这句,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冰室便转身离开。雨水从头上流下来,模糊了视线,紫原懒懒的扫了一眼火神,叹了口气“哎呀呀,赶紧去躲雨吧,小黑还有这位……红发小子?”

    火神瞪了紫原一眼,扭过头拉着黑子便向躲雨的地方跑去。雨水哗哗的流进眼中,火神难受的擦着眼睛,也不知道眼中是雨水还是泪水。

    “火神君在哭?”黑子问道。

    “不是我在哭啊……”火神跑到房檐下,从包里拉出毛巾擦了擦头,眼神看向大雨滂沱的场地,幽幽的叹了口气。

    与我无关。

    众人一起坐车回学校。刚进体育馆,相田就一脸想杀人的表情走出来。下一秒,一个温香暖玉的身躯就扑上了黑子。

    “呜呜呜~~哲君~~”桃井五月泪眼婆娑的抱着黑子。

    众人都对黑子恨得牙痒痒。当事人却一脸淡定,温柔道:“桃井桑,怎么了?”

    “呜呜,阿大他讨厌我了!!”

    青@ 峰?火神耳朵一动,就听着桃井一边抽泣一边叙述着青峰因为上次比赛手肘手上却不去治疗,桃井想让他去治疗却被青峰骂了一顿,所以她伤心至极跑来找黑子了。

    火神有些想不通,便道“话说桃井小姐不是应该很庆幸吗?你喜欢黑子,干嘛还要别人喜欢你啊?”

    下一秒,桃井的泪水又将崩溃。

    黑子无奈的戳了火神腰眼一下,火神吃疼的蹲下了身“唉,疼疼疼!!干嘛呀黑子?”

    黑子淡淡道:“火神君真不体贴。”黑子走上前去,摸摸桃井的头,温柔的说“青峰君不会讨厌桃井桑的,现在估计青峰君很后悔在找桃井桑呢。”

    “真的?”

    “真的。”温柔的外表,温柔的眼眸,温柔的语气,桃井瞬间就不哭了。火神一脸纠结。日向摇摇头道:“火神真不懂女人心啊……”

    老子是gay,干嘛要懂女人心啊!!!——火神抓狂道。

    晚上回家,黑子要送桃井回家,火神边自行往家走,朗月当空,四周寂静无声。火神戴着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翻看着手机。

    [大我,对不起。——by:辰也]

    [你在哪?——by青峰]

    [好好训练。——by赤司]

    [小火神~我们去喝酒吧~o(n_n)o~——by黄毛]

    火神无奈的一一回起短信。忽略黄毛的那条。

    [现在不需要对不起吧,辰也。]

    那个火神已经不在了,就算说对不起也太晚了。赤司应该在训练就不回短信了。火神一一分析着。

    青峰……火神皱皱眉,摁下了拨出键。

    “嘟嘟嘟——”很久都没人接。火神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下一秒黑子的电话就过来了。

    桃井尖细的女声在电话里响起“火神君,快来帮帮阿哲和阿大,我们被人包围了,阿大一人保护不了我们,他不能打架啊,他的手受伤了!!”桃井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

    火神烦躁的暗骂一句,连忙道:“你们在哪?”

    “在三丁目。”黑子有些虚浮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火神一挂电话就向三丁目跑去。

    黑子,青峰,桃井桑,你们都别出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