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一个人想着一个人

七魔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火神一大早是被绿间一脚踹醒的,火神扶着腰趴在床上不满的瞪着绿间“你一大早发什么疯啊,老子半夜被一大群蚊子骚扰都没睡好。”

    “蚊子?”绿间皱紧眉头,心中忽然冒出一个不安的想法。

    “对啊。”火神摸着自己的嘴唇,烦躁的说:“靠,如今的蚊子怎么爱叮嘴啊。”

    “..........”绿间选择了沉默的转过脸。

    火神抬头就见绿间满脸通红,好笑问道“你脸红什么?”

    “没什么,赶紧起来。”绿间烦躁的甩了手出门去了。火神连忙洗漱完毕,绿间家人虽然留了火神吃早饭,但是火神必须要去学校,所以也就急急忙忙的吃完出门就和绿间分手跑去学校了。今天早上黑子要给他补国语。

    黑子的补课方式惨无人寰,当然这是火神这么认为的。

    “火神君,这道题你又做错了。”黑子凉飕飕的声音如同恶鬼附身。

    “所以......”某火弱弱的无限缩小。

    “哲也二号~”

    “汪汪汪~~”哲也二号闪着星星眼,一把咬上了火神的头。

    “啊——”

    一大早的身心疲惫导致中途训练时,火神被木吉几个传球直接砸上脸。虽然突击补习也许考试也不一定能过,但是幸好火神还是一个上过大学的孩子,在绿间和黑子强制的压迫下,大致是对数学和国语有那么一点认知。

    现在就是历史的问题了,火神恨不得烧了历史课本。他大华夏民族灵魂如今要死背这些莫名其妙的历史实在是让他无所适从,当年在美国上学也只是大致背了一些什么南北战争什么的。后来根本就是没有碰过课本,如今居然考历史,还是日本的历史。火神一口血差点吐出来。

    赤司因为今天有比赛所以让火神下午去找他。火神下午训练完毕,干脆早早的按照赤司给他的地址在家门口等着。赤司家是一栋二层小洋房,只有他一个人住。火神背着包,照着手机上赤司发来的地址找到门牌号,敲了敲门,没有人开,于是就带着耳机靠在墙上等着赤司回来。

    “唔......好像是这里。”一个高大的身影停在赤司家门口,来人抱着一袋薯片,嘎吱嘎吱的吃着。紫色头发,目光呆滞。紫原的视线缓缓与火神望过来的视线相触。

    火神大惊“你怎么在这里?”

    紫原敦一愣,继续塞他的零食:“我是小赤让我过来的,不过他还没有回来吗?”

    “是的。”火神点点头,也不知道说什么。紫原也不是话多的人,就抱着一袋薯片独自吃着。两人沉默的靠在墙上等赤司。

    气氛十分沉闷,天空是橙色的,橙光笼罩着大地,如同血色。

    “啊——”一道凄厉的叫声在拐角处响起。惊飞了一群乌鸦。

    火神一愣,连忙赶过去。一个女人腹部被刀子捅了进去,女人痛苦的捂着鲜血直流的伤口,一边指着一个方向,声音虚弱“让他......让他别走。”火神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连忙向女人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看起来不大的少年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接触到火神的视线,如同惊弓之鸟的连忙转身跑走。

    “怎么回......”紫原愣愣的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女人,手顿在空中。

    火神皱紧眉头,将包甩到紫原怀中,怒吼道:“快叫救护车,我去追那个人。”说完,直接追着那个少年跑了起来。少年跑得很踉跄,似乎很害怕,火神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揪着少年的后领一拳打过去“你他妈的杀了人就跑还是不是男人啊!!”

    少年哆哆嗦嗦的看着火神,满脸泪水:“我......我不知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要杀她......”说着说着少年嚎啕大哭起来“我讨厌学校......我讨厌学习......我只想打球,为什么她不懂呢,为什么她非得逼我!!妈妈!!”

    火神被少年后一个词给震惊到了,揪住少年的衣领,问道:“那是你妈妈?”

    少年害怕的全身发抖“是......我没有要杀她.....我...我只是想威胁她而已,我没有要杀她......”

    “你在干什么?”赤司冷清的声音在前方响起,火神看了一眼,赤司皱着眉望着火神。火神叹了口气,揪着少年不放“这家伙差点杀了他妈妈。”

    “介浩?”赤司见到少年的脸吐出来人的名字,语气冷硬“你果然违抗我了。”

    名叫介浩的少年看到赤司时,脸唰的就白了,腿一下子软了,火神连忙扶住他。

    “赤司君......赤司君......对不起.....我真的想打球,我不想学习。”瘦弱的少年一边大哭一边连声道歉。火神皱紧眉头看向赤司“这是怎么一回事?”

    幸好这是居民区,人群稀少,赤司挎着包直直的向介浩走过来,眼神危险的抬起少年的下巴,冷冷的说道:“你想死吗?”

    “红毛小子,那女人送去医院了,你追到没......小赤?”紫原抱着火神的书包和一大堆零食跑过来,见到赤司终于松了口气“呀呀,吓死我了,我以为碰到杀人案了呢,幸好捅的不深,现在正在救治,怎么样,要不要报警?小赤?”

    赤司微微眯眼扫了一眼紫原和火神,最后目光回到面如死灰的少年脸上“报警吧,弑母罪也挺重的。”

    “对不起赤司君......呜呜...对不起赤司君,我不敢了,我不敢再打篮球了......呜呜呜......”

    火神实在看不下去一个大男人哭得梨花带雨,只好松开手嫌弃的说:“哭什么哭,到底怎么回事啊!”

    天空渐渐变暗,路两旁的路灯亮了起来,昏黄的路灯下面,赤司的眼神很危险。

    “我......我的身体不好,打不了篮球。可是我从小就喜欢打篮球不喜欢学习。可是我的身体不允许我去参加比赛,赤司君也因为我身体的原因所以禁止我打篮球,可是......妈妈非逼着我学习,总想让我在各个文学比赛,论述比赛得到冠军。可是我真的不喜欢......所以我才......呜呜......我错了...”介浩一边哽咽的一边说出真相,紫原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将书包扔到火神怀里,自己又开始吃起零食,并不发表看法。

    “所以你这算违抗了我的命令吗?”赤司冷冷的问道,金色的眸子危险的光越发强盛。

    “我觉得......”火神一出声,赤司杀人般的目光便袭来,火神感到一阵寒意,火神缩了缩脖子,但还是说道:“情有可原嘛,喜欢篮球就打呗,活着就应该追求快乐,怕死干嘛......我...唔唔”火神的嘴被紫原一手捂住拉到一边,紫原低下头,嘴巴附在火神耳朵处轻轻说道:“我@ 可不想死,你最好还是少说话的好。”虽然貌似赤司看他的眼神更加可怕,紫原小心肝一颤一颤的。

    紫原的呼吸扫着火神的耳垂,酥酥麻麻的像是被电流击过。火神想挣脱可是紫原一手捂他嘴,一手搂着他的腰,牢牢的禁锢住火神,火神越挣扎紫原眉头越重“你别乱动!”紫原的声音也变得有些粗重。

    赤司还继续在胁迫着介浩,最终介浩实在受不了直直的跪在了地上大哭着。紫原的身体很热,致使火神的身体也越来越烫,火神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脸色发烫,紫原的呼吸声越来越发沉重“靠......怎么回事。”紫原小声的嘟囔着,他烦躁的看着怀中的人,自然的生理反应让他很不自在。

    “你们够了吧。”赤司凉意更甚的看着抱在一起的紫原和火神,目光中的压迫意味越发明显。紫原连忙放开火神,有些手无足措的干笑道:“哈哈,小赤你解决完事了?”

    火神没好气的白了紫原一眼“差点老子被你捂死。”

    紫原的眸子颜色有些变深,听到火神的话奇怪的看了火神一眼,心底有些烦躁自己的无法控制反应。

    赤司看着紫原,眉头微微一皱。介浩已经忙不迭的去医院看他妈妈去了,赤司挎着包抱着臂凉凉的瞪着紫原“那你觉得我还要干什么?”

    “哈哈......小赤今天看起来很忙,我先走了。”紫原连忙扭过头陪笑道,扬扬手,连忙拉起包,再次奇怪的看了一眼火神,抿着嘴低着头便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那边出去,你走错了。”赤司淡淡的提醒道。

    紫原一愣,讪讪笑道:“哈哈,偶尔会走错。”便再次灰溜溜的反方向离开。留下火神和赤司大眼瞪小眼。

    “走吧,我给你补课。”赤司深深的看了火神好久,终于招招手让火神跟上自己向家走去。火神亦步亦趋的跟在赤司身后,直觉着赤司的心情不是很好,虽然赤司向来没什么表情,但明显现在的赤司周身弥漫着一种危险的气息。

    赤司的家很简洁,如同他的人,一丝不苟,很干净。

    “今天你要说什么?”赤司边脱外套边问道。语气没什么起伏。

    “啊?”火神一愣,明白赤司要说的话,随即皱着眉头不爽的说道:“只是觉得既然不喜欢就不要做,喜欢的事情就去做,为什么要考虑那么多的事情啊。既然他喜欢打篮球就算会对身体造成损伤,可是至少自己得到过也不遗憾,你们总是逼迫他做不喜欢的事情,那他这辈子活得岂不是没意思?”

    赤司意味深长的看了火神一眼“他不是一个人。”

    “什么?”

    “他是他妈妈的期待,介浩母亲有血癌,所以介浩从小身体就不好,如果剧烈运动,介浩是活不了多久的。介浩母亲不希望早早的看见自己的儿子倒下。介浩是他母亲活着的希望。”赤司淡漠的说着,表情很平静,随即目光直直的看向火神的眼中“他不是一个人。”

    他不是一个人,所以不可以任性。正因为火神向来都是一个人所以可以为所欲为,他不是某个人的希望所以他可以不在乎任何事物。不知道这是悲哀还是幸运。

    “那你呢?”火神反问道。

    “王者,总是一个人的。”赤司的语气很平静,虽然如此嚣张的话语从他嘴中吐出却没有让人觉得反感。他的强大毋庸置疑,赤司向来都是领导者,因为他有这个能力。

    这世间只有两种人可以随心所欲,一是自身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挣脱束缚,那是王者。二就是如同火神这样,孑然一身,无所顾虑。

    房内的气氛很沉闷,最终赤司打破沉默“把书拿出来吧,我给你补课。补完了赶紧回去,我明天有比赛。”语气冷淡的如同陌生人。

    火神莫名冒起一团火,他不明白赤司对他的态度。火神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情绪开始认真学习。

    赤司不愧为一队之长,讲起课来非常有震慑力,火神困得不行时都会被赤司那异色双瞳里危险的目光给惊醒然后再次认真听讲。

    “我不需要你理解,你只需要记住就行,这些都会考。”赤司勾出最后一笔重点,啪的关上书。定定的看着火神“赶紧走吧,该讲的也讲完了。”

    “噢,好。”火神撇着嘴耷拉个脑袋开始收拾东西。搞不懂赤司在生哪门子气,自己应该除了打断他的话之外没做错任何事吧。锋芒在背啊,火神边收拾东西边暗叹道,赤司生气的后果很严重,自己还是赶紧溜。识时务者为俊杰,火神挎着包讪讪的笑了笑,说了声“谢谢再见。”就准备赶紧出门。

    “我反悔了。”赤司一手摁住火神,火神坐在凳子上不解的看着赤司。赤司的瞳孔中弥漫着浓重的色彩,危险的气息越来越重。

    “你......你要干什么......赤司你冷静点。”火神表情有些慌乱的想挣脱赤司的禁锢。下一秒,赤司滚烫的唇吻上火神。火神全身一顿,瞳孔紧缩,心中的某块地方被揪了起来。

    “我们都是一个人,所以才需要对方。”

    夜很长,不未央。

    火神一大早是被绿间一脚踹醒的,火神扶着腰趴在床上不满的瞪着绿间“你一大早发什么疯啊,老子半夜被一大群蚊子骚扰都没睡好。”

    “蚊子?”绿间皱紧眉头,心中忽然冒出一个不安的想法。

    “对啊。”火神摸着自己的嘴唇,烦躁的说:“靠,如今的蚊子怎么爱叮嘴啊。”

    “..........”绿间选择了沉默的转过脸。

    火神抬头就见绿间满脸通红,好笑问道“你脸红什么?”

    “没什么,赶紧起来。”绿间烦躁的甩了手出门去了。火神连忙洗漱完毕,绿间家人虽然留了火神吃早饭,但是火神必须要去学校,所以也就急急忙忙的吃完出门就和绿间分手跑去学校了。今天早上黑子要给他补国语。

    黑子的补课方式惨无人寰,当然这是火神这么认为的。

    “火神君,这道题你又做错了。”黑子凉飕飕的声音如同恶鬼附身。

    “所以......”某火弱弱的无限缩小。

    “哲也二号~”

    “汪汪汪~~”哲也二号闪着星星眼,一把咬上了火神的头。

    “啊——”

    一大早的身心疲惫导致中途训练时,火神被木吉几个传球直接砸上脸。虽然突击补习也许考试也不一定能过,但是幸好火神还是一个上过大学的孩子,在绿间和黑子强制的压迫下,大致是对数学和国语有那么一点认知。

    现在就是历史的问题了,火神恨不得烧了历史课本。他大华夏民族灵魂如今要死背这些莫名其妙的历史实在是让他无所适从,当年在美国上学也只是大致背了一些什么南北战争什么的。后来根本就是没有碰过课本,如今居然考历史,还是日本的历史。火神一口血差点吐出来。

    赤司因为今天有比赛所以让火神下午去找他。火神下午训练完毕,干脆早早的按照赤司给他的地址在家门口等着。赤司家是一栋二层小洋房,只有他一个人住。火神背着包,照着手机上赤司发来的地址找到门牌号,敲了敲门,没有人开,于是就带着耳机靠在墙上等着赤司回来。

    “唔......好像是这里。”一个高大的身影停在赤司家门口,来人抱着一袋薯片,嘎吱嘎吱的吃着。紫色头发,目光呆滞。紫原的视线缓缓与火神望过来的视线相触。

    火神大惊“你怎么在这里?”

    紫原敦一愣,继续塞他的零食:“我是小赤让我过来的,不过他还没有回来吗?”

    “是的。”火神点点头,也不知道说什么。紫原也不是话多的人,就抱着一袋薯片独自吃着。两人沉默的靠在墙上等赤司。

    气氛十分沉闷,天空是橙色的,橙光笼罩着大地,如同血色。

    “啊——”一道凄厉的叫声在拐角处响起。惊飞了一群乌鸦。

    火神一愣,连忙赶过去。一个女人腹部被刀子捅了进去,女人痛苦的捂着鲜血直流的伤口,一边指着一个方向,声音虚弱“让他......让他别走。”火神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连忙向女人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看起来不大的少年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接触到火神的视线,如同惊弓之鸟的连忙转身跑走。

    “怎么回......”紫原愣愣的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女人,手顿在空中。

    火神皱紧眉头,将包甩到紫原怀中,怒吼道:“快叫救护车,我去追那个人。”说完,直接追着那个少年跑了起来。少年跑得很踉跄,似乎很害怕,火神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揪着少年的后领一拳打过去“你他妈的杀了人就跑还是不是男人啊!!”

    少年哆哆嗦嗦的看着火神,满脸泪水:“我......我不知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要杀她......”说着说着少年嚎啕大哭起来“我讨厌学校......我讨厌学习......我只想打球,为什么她不懂呢,为什么她非得逼我!!妈妈!!”

    火神被少年后一个词给震惊到了,揪住少年的衣领,问道:“那是你妈妈?”

    少年害怕的全身发抖“是......我没有要杀她.....我...我只是想威胁她而已,我没有要杀她......”

    “你在干什么?”赤司冷清的声音在前方响起,火神看了一眼,赤司皱着眉望着火神。火神叹了口气,揪着少年不放“这家伙差点杀了他妈妈。”

    “介浩?”赤司见到少年的脸吐出来人的名字,语气冷硬“你果然违抗我了。”

    名叫介浩的少年看到赤司时,脸唰的就白了,腿一下子软了,火神连忙扶住他。

    “赤司君......赤司君......对不起.....我真的想打球,我不想学习。”瘦弱的少年一边大哭一边连声道歉。火神皱紧眉头看向赤司“这是怎么一回事?”

    幸好这是居民区,人群稀少,赤司挎着包直直的向介浩走过来,眼神危险的抬起少年的下巴,冷冷的说道:“你想死吗?”

    “红毛小子,那女人送去医院了,你追到没......小赤?”紫原抱着火神的书包和一大堆零食跑过来,见到赤司终于松了口气“呀呀,吓死我了,我以为碰到杀人案了呢,幸好捅的不深,现在正在救治,怎么样,要不要报警?小赤?”

    赤司微微眯眼扫了一眼紫原和火神,最后目光回到面如死灰的少年脸上“报警吧,弑母罪也挺重的。”

    “对不起赤司君......呜呜...对不起赤司君,我不敢了,我不敢再打篮球了......呜呜呜......”

    火神实在看不下去一个大男人哭得梨花带雨,只好松开手嫌弃的说:“哭什么哭,到底怎么回事啊!”

    天空渐渐变暗,路两旁的路灯亮了起来,昏黄的路灯下面,赤司的眼神很危险。

    “我......我的身体不好,打不了篮球。可是我从小就喜欢打篮球不喜欢学习。可是我的身体不允许我去参加比赛,赤司君也因为我身体的原因所以禁止我打篮球,可是......妈妈非逼着我学习,总想让我在各个文学比赛,论述比赛得到冠军。可是我真的不喜欢......所以我才......呜呜......我错了...”介浩一边哽咽的一边说出真相,紫原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将书包扔到火神怀里,自己又开始吃起零食,并不发表看法。

    “所以你这算违抗了我的命令吗?”赤司冷冷的问道,金色的眸子危险的光越发强盛。

    “我觉得......”火神一出声,赤司杀人般的目光便袭来,火神感到一阵寒意,火神缩了缩脖子,但还是说道:“情有可原嘛,喜欢篮球就打呗,活着就应该追求快乐,怕死干嘛......我...唔唔”火神的嘴被紫原一手捂住拉到一边,紫原低下头,嘴巴附在火神耳朵处轻轻说道:“我@ 可不想死,你最好还是少说话的好。”虽然貌似赤司看他的眼神更加可怕,紫原小心肝一颤一颤的。

    紫原的呼吸扫着火神的耳垂,酥酥麻麻的像是被电流击过。火神想挣脱可是紫原一手捂他嘴,一手搂着他的腰,牢牢的禁锢住火神,火神越挣扎紫原眉头越重“你别乱动!”紫原的声音也变得有些粗重。

    赤司还继续在胁迫着介浩,最终介浩实在受不了直直的跪在了地上大哭着。紫原的身体很热,致使火神的身体也越来越烫,火神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脸色发烫,紫原的呼吸声越来越发沉重“靠......怎么回事。”紫原小声的嘟囔着,他烦躁的看着怀中的人,自然的生理反应让他很不自在。

    “你们够了吧。”赤司凉意更甚的看着抱在一起的紫原和火神,目光中的压迫意味越发明显。紫原连忙放开火神,有些手无足措的干笑道:“哈哈,小赤你解决完事了?”

    火神没好气的白了紫原一眼“差点老子被你捂死。”

    紫原的眸子颜色有些变深,听到火神的话奇怪的看了火神一眼,心底有些烦躁自己的无法控制反应。

    赤司看着紫原,眉头微微一皱。介浩已经忙不迭的去医院看他妈妈去了,赤司挎着包抱着臂凉凉的瞪着紫原“那你觉得我还要干什么?”

    “哈哈......小赤今天看起来很忙,我先走了。”紫原连忙扭过头陪笑道,扬扬手,连忙拉起包,再次奇怪的看了一眼火神,抿着嘴低着头便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那边出去,你走错了。”赤司淡淡的提醒道。

    紫原一愣,讪讪笑道:“哈哈,偶尔会走错。”便再次灰溜溜的反方向离开。留下火神和赤司大眼瞪小眼。

    “走吧,我给你补课。”赤司深深的看了火神好久,终于招招手让火神跟上自己向家走去。火神亦步亦趋的跟在赤司身后,直觉着赤司的心情不是很好,虽然赤司向来没什么表情,但明显现在的赤司周身弥漫着一种危险的气息。

    赤司的家很简洁,如同他的人,一丝不苟,很干净。

    “今天你要说什么?”赤司边脱外套边问道。语气没什么起伏。

    “啊?”火神一愣,明白赤司要说的话,随即皱着眉头不爽的说道:“只是觉得既然不喜欢就不要做,喜欢的事情就去做,为什么要考虑那么多的事情啊。既然他喜欢打篮球就算会对身体造成损伤,可是至少自己得到过也不遗憾,你们总是逼迫他做不喜欢的事情,那他这辈子活得岂不是没意思?”

    赤司意味深长的看了火神一眼“他不是一个人。”

    “什么?”

    “他是他妈妈的期待,介浩母亲有血癌,所以介浩从小身体就不好,如果剧烈运动,介浩是活不了多久的。介浩母亲不希望早早的看见自己的儿子倒下。介浩是他母亲活着的希望。”赤司淡漠的说着,表情很平静,随即目光直直的看向火神的眼中“他不是一个人。”

    他不是一个人,所以不可以任性。正因为火神向来都是一个人所以可以为所欲为,他不是某个人的希望所以他可以不在乎任何事物。不知道这是悲哀还是幸运。

    “那你呢?”火神反问道。

    “王者,总是一个人的。”赤司的语气很平静,虽然如此嚣张的话语从他嘴中吐出却没有让人觉得反感。他的强大毋庸置疑,赤司向来都是领导者,因为他有这个能力。

    这世间只有两种人可以随心所欲,一是自身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挣脱束缚,那是王者。二就是如同火神这样,孑然一身,无所顾虑。

    房内的气氛很沉闷,最终赤司打破沉默“把书拿出来吧,我给你补课。补完了赶紧回去,我明天有比赛。”语气冷淡的如同陌生人。

    火神莫名冒起一团火,他不明白赤司对他的态度。火神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情绪开始认真学习。

    赤司不愧为一队之长,讲起课来非常有震慑力,火神困得不行时都会被赤司那异色双瞳里危险的目光给惊醒然后再次认真听讲。

    “我不需要你理解,你只需要记住就行,这些都会考。”赤司勾出最后一笔重点,啪的关上书。定定的看着火神“赶紧走吧,该讲的也讲完了。”

    “噢,好。”火神撇着嘴耷拉个脑袋开始收拾东西。搞不懂赤司在生哪门子气,自己应该除了打断他的话之外没做错任何事吧。锋芒在背啊,火神边收拾东西边暗叹道,赤司生气的后果很严重,自己还是赶紧溜。识时务者为俊杰,火神挎着包讪讪的笑了笑,说了声“谢谢再见。”就准备赶紧出门。

    “我反悔了。”赤司一手摁住火神,火神坐在凳子上不解的看着赤司。赤司的瞳孔中弥漫着浓重的色彩,危险的气息越来越重。

    “你......你要干什么......赤司你冷静点。”火神表情有些慌乱的想挣脱赤司的禁锢。下一秒,赤司滚烫的唇吻上火神。火神全身一顿,瞳孔紧缩,心中的某块地方被揪了起来。

    “我们都是一个人,所以才需要对方。”

    夜很长,不未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