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章

七魔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月光冷清,照凉了人心。

    黑黝黝的洞口风声呼呼作响,那一双荧光绿的眼睛在黑夜中尤为吓人,如同灯泡一样闪闪烁烁,黑仁的瞳孔藏着怨恨和戾气。火神已经吓得靠在墙壁上一动不能动了,他觉得这辈子除了丧尸居然还会遇到这种他最怕的犬类动物了!!

    黑子站在火神身前面无表情的盯着那双眼睛在看,一动不动。

    “黑黑黑黑......子......”

    “呵呵。”黑子忽然低声笑了一下,火神立刻汗毛耸立,背后冷汗直冒。黑子的笑声带着阵阵凉意,那股渗人的薄凉之感扑面而来。

    “黑子......你别被鬼附了身了啊......”火神想起中国那些光怪陆离的传说,颤抖地伸出手拍拍黑子的背。冷清的月光照进洞里来,狰狞的枝桠像是恶魔的爪子倒影在地上,那双荧光绿的眼睛慢慢的向火神这边移动了。火神连忙向后退,黑子依旧归然不动的站在原地。

    火神连忙拉着黑子“赶紧过来!你想被那怪物吃掉吗!”可是手握住黑子的手上才发现黑子的手冰凉冰凉的如同......死人......火神被自己的想法吓得瞬间瞳孔剧烈紧缩,他连忙又握了握,那种僵硬且冰凉的触感让他几乎毛骨悚然,连忙甩开拉住黑子的手,这时,黑子忽然转过头,目光空洞阴森,脸色惨白。只瞪着火神立在原地不敢动弹...

    “黑子.....”

    “火神君!”

    “火神君!”

    “嘶——”火神的脸一疼,猛地被拉出梦境,一睁开眼,黑子皱紧眉头的脸出现在上方,火神有些迷茫的扫了扫四周,他还是在帐篷里,黑子开着手电照着火神的脸,眸子里承载着关心和焦急的意味。

    “黑子!!”火神连忙坐起身摸摸黑子全身,神魂未定“你没事吧,你......”

    黑子有些不悦的拉住火神的手说:“火神君刚刚梦到什么吗?”

    火神目光有些涣散,但最终他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无奈的说:“梦见你.....哎呀!没事!”总不能说梦见你刚刚像死了一样,还遇到怪兽,他可是男人啊,男人怎么能怕鬼呢?想着,火神挥挥手表示没事又倒下了,可是这次火神向黑子这边移了一下。黑子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便也躺下了。

    火神睁着眼睛忽然又想起那双绿色眼睛的怪物,全身不禁颤抖起来,连忙转过身子面对着黑子,黑子将手电关了,也侧脸对着火神,黑暗中黑子的湛蓝的眸子依旧明亮定定的注视着火神,火神又想起刚刚那个梦,如果......如果黑子死了......他要一个人面对怪兽。

    火神不敢想了,可是大脑有不受控制的想起上辈子杀丧尸的事情,似乎......他遇到的所有恐怖事情都会有人来陪伴他。上次有白原,可是等梦醒后白原离开他了。而这次如果真的黑子也走了.....火神忽然有些后怕,脸连忙凑到黑子身旁身子蜷缩起来,小声说道“黑子。”

    “嗯?”

    @     火神伸出手想去拉黑子的手,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吼叫——黑子目光暗了暗,翻身压在火神身上用手捂住火神的嘴,小声的在火神耳边说道:“夜鸣。”火神想起那个怪物,有些心惊胆战的瞪大眼睛看着面色平静的黑子,也放低声音说道:“我刚刚梦到了......”

    “獒的眼睛有催眠作用,你.....”黑子的视线再次变的阴森起来,语气像是一条滑腻的蛇,嘴角露出了邪恶的笑容“火神君现在是在梦中还是刚刚的梦是现实呢?”

    “什么!!!”

    ......

    “啊啊啊~~~嗯嗯嗯~~”下面传来一阵痛同时伴随着异样的快.感,火神受不了的低吟起来,火神艰难的睁开眼,就见黑子骑在他身上,目光平静的看着火神,而下面却快速的抽.动着,皱眉矛盾的样子让火神产生了别样的刺激感。他们依旧身在那个黑黝黝的洞里面,火神感觉自己靠在一个石头上,火神咬着牙看向黑子的身后,那双莹绿色的眸子似乎有些不确定的闪了闪。

    “火神君,别看,会催眠的!你刚刚就被催眠了,催眠会陷入自我的安全意识中,很可能醒不过来了。”黑子稍稍趴了下来,火神这才感觉到黑子正粗重的喘着气,下面的速度依旧不减,火神有些惊讶“黑子......我们?”

    黑子目光有些闪烁,声音喑哑:“獒害怕的是气息,一般我们普通的气息它并不害怕,它害怕的是荷尔蒙,而荷尔蒙最旺盛的时候就先现在。”忽然黑子一个顶撞,刚好顶到阳心,火神失声呻.吟起来。

    黑子目光微微染上了□,一手摁住火神,一手搂住火神的腰,咬牙道:“我好累,火神君......你能自己来吗?”

    火神一咬牙,和黑子换了个身,那玩意儿扭转了一下,火神“啊嗯~”的刺激的快泄了。黑子靠在石头上,微微垂着头,双手抚着火神的腰,火神狠狠的起身再坐下去,这一下差点捅到底了,火神难受的弓起身子,两人深吻起来,起起伏伏,忽然黑子说道:“它走了。”说着黑子快速的动了两下,一股热流从火神下面流出来,火神也射了出来,两人都有些尴尬的别过了脸。

    月光照射到两人的脸上都有些潮红,黑子额头全是汗渍,两人也没有脱衣服,匆匆穿好裤子,火神有些腿软的靠在石头上揣着气“黑子,现在该怎么办?”

    黑子冷静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捡起手电筒照了照四周,树丛茂密,刚刚獒从那洞口探出头来,而且地上铺着一群密密麻麻的白骨,黑子分析道:“这估计是这山上的猎人养的獒犬,吃的也估计是动物的尸体,这人骨很可能是当年失足落下山的人的尸体,我们沿着那条洞走,应该可以找到出口。”

    “哈?”火神看向那条吹着阴风的洞口,小心翼翼的说:“那不是刚刚那个什么獒出来的地方吗?”

    “相信我,没错的。”黑子伸出手,眼神认真的注视着火神,月光下黑子明亮的眼睛尤为诱人,现在这种情况似乎回到了很久之前,火神挑挑眉,握上黑子的手“要死一块死。”

    黑子低头笑了笑,两人打着手电筒向洞的深处走去,黑子说因为刚刚两人都才射完,身上的荷尔蒙气息尤为浓厚,所以獒不敢近身,所以走这条道理没问题。通道很窄,火神需要弯下腰才能通过,洞内弥漫着一股恶臭,两人都捂着鼻子慢慢走了出来。出口居然是一汪湖泊的岸边,月光洒在湖面熠熠发亮,美的醉人,黑子有些情不自禁的向前走了一步“好美。”

    “的确。”火神赞同的关掉手电筒,走上前站在黑子的身旁,看着黑子柔和的面孔,心中忽然有丝名为幸福的情绪产生,不禁轻声喃喃道“黑子......”

    “火神君?”黑子面带疑惑的看向火神,看到火神有些不好意思的眼神,天蓝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笑意,随后忽然笑道:“火神君,要不要嫁给我。”

    “.........好。”

    湖泊是很出名的映月湖,在山的内部,两山包围其实离营地不远,两人向营地走去,天色渐渐转亮,太阳微微的探出头,然后光芒似乎扑面而来,橘黄而又不刺眼的光瞬时笼罩了大地,像是一瞬间黑暗全部被吞噬掉。

    日向不禁感叹:“看一次日出,此生无憾啊!”

    相田少女情怀的捧着脸说:“太漂亮了~以后谁在日出时给我求婚我就嫁给他~~”

    木吉好笑的摇摇头,打量了四周,忽然皱眉问道:“你们见火神和黑子了吗?”

    “咦?就是,一大早就不见火神和黑子~他们帐篷也没有人~”小金田奇怪的说,视线刚好看到不远处的火神和黑子,大叫起来“他们在那!!”

    火神和黑子满脸狼狈的从远处走来,因为两人都掉进洞里,在掉下去时沾上了很多灰和树叶。相田奇怪的走过去问道“你们这是?”

    火神尴尬的摆摆手“我们去晨跑去了~”

    “是吗?”木吉笑眯眯的问。

    黑子眼神一凛,说:“是的,木吉前辈不信吗?刚刚我们还遇到一只狗呢。”

    说到这,火神的脸刷的变白了“是的是的,很可怕!!”

    木吉笑了笑也没说话,日向好心情的拍拍火神和黑子“赶紧洗脸去,然后我们来一起宣誓吧!”

    “宣誓?”

    “是啊!为我们这次总决赛加油!”相田豪情万丈的握着拳,眼神看向远方,尤为兴奋。

    火神和黑子连忙洗了把脸,就被伊月拖到山顶上,诚凛众人一排站在山顶边,看着旭日东升,眼神笃定,一起对着山谷大吼道:“诚凛必胜!!!”

    “我们一定不会输的!!”

    我们热血,我们热爱篮球,我们不服输,我们不放弃,这就是我们的青春!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被发公告警告了不能发具体的肉肉,所以亲耐的你们谅解一下下。

    虽然简短但还是有的~~冒着生命危险写肉肉啊~~

    亲们一定要谅解噢~

    爱你们~

    月光冷清,照凉了人心。

    黑黝黝的洞口风声呼呼作响,那一双荧光绿的眼睛在黑夜中尤为吓人,如同灯泡一样闪闪烁烁,黑仁的瞳孔藏着怨恨和戾气。火神已经吓得靠在墙壁上一动不能动了,他觉得这辈子除了丧尸居然还会遇到这种他最怕的犬类动物了!!

    黑子站在火神身前面无表情的盯着那双眼睛在看,一动不动。

    “黑黑黑黑......子......”

    “呵呵。”黑子忽然低声笑了一下,火神立刻汗毛耸立,背后冷汗直冒。黑子的笑声带着阵阵凉意,那股渗人的薄凉之感扑面而来。

    “黑子......你别被鬼附了身了啊......”火神想起中国那些光怪陆离的传说,颤抖地伸出手拍拍黑子的背。冷清的月光照进洞里来,狰狞的枝桠像是恶魔的爪子倒影在地上,那双荧光绿的眼睛慢慢的向火神这边移动了。火神连忙向后退,黑子依旧归然不动的站在原地。

    火神连忙拉着黑子“赶紧过来!你想被那怪物吃掉吗!”可是手握住黑子的手上才发现黑子的手冰凉冰凉的如同......死人......火神被自己的想法吓得瞬间瞳孔剧烈紧缩,他连忙又握了握,那种僵硬且冰凉的触感让他几乎毛骨悚然,连忙甩开拉住黑子的手,这时,黑子忽然转过头,目光空洞阴森,脸色惨白。只瞪着火神立在原地不敢动弹...

    “黑子.....”

    “火神君!”

    “火神君!”

    “嘶——”火神的脸一疼,猛地被拉出梦境,一睁开眼,黑子皱紧眉头的脸出现在上方,火神有些迷茫的扫了扫四周,他还是在帐篷里,黑子开着手电照着火神的脸,眸子里承载着关心和焦急的意味。

    “黑子!!”火神连忙坐起身摸摸黑子全身,神魂未定“你没事吧,你......”

    黑子有些不悦的拉住火神的手说:“火神君刚刚梦到什么吗?”

    火神目光有些涣散,但最终他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无奈的说:“梦见你.....哎呀!没事!”总不能说梦见你刚刚像死了一样,还遇到怪兽,他可是男人啊,男人怎么能怕鬼呢?想着,火神挥挥手表示没事又倒下了,可是这次火神向黑子这边移了一下。黑子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便也躺下了。

    火神睁着眼睛忽然又想起那双绿色眼睛的怪物,全身不禁颤抖起来,连忙转过身子面对着黑子,黑子将手电关了,也侧脸对着火神,黑暗中黑子的湛蓝的眸子依旧明亮定定的注视着火神,火神又想起刚刚那个梦,如果......如果黑子死了......他要一个人面对怪兽。

    火神不敢想了,可是大脑有不受控制的想起上辈子杀丧尸的事情,似乎......他遇到的所有恐怖事情都会有人来陪伴他。上次有白原,可是等梦醒后白原离开他了。而这次如果真的黑子也走了.....火神忽然有些后怕,脸连忙凑到黑子身旁身子蜷缩起来,小声说道“黑子。”

    “嗯?”

    @     火神伸出手想去拉黑子的手,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吼叫——黑子目光暗了暗,翻身压在火神身上用手捂住火神的嘴,小声的在火神耳边说道:“夜鸣。”火神想起那个怪物,有些心惊胆战的瞪大眼睛看着面色平静的黑子,也放低声音说道:“我刚刚梦到了......”

    “獒的眼睛有催眠作用,你.....”黑子的视线再次变的阴森起来,语气像是一条滑腻的蛇,嘴角露出了邪恶的笑容“火神君现在是在梦中还是刚刚的梦是现实呢?”

    “什么!!!”

    ......

    “啊啊啊~~~嗯嗯嗯~~”下面传来一阵痛同时伴随着异样的快.感,火神受不了的低吟起来,火神艰难的睁开眼,就见黑子骑在他身上,目光平静的看着火神,而下面却快速的抽.动着,皱眉矛盾的样子让火神产生了别样的刺激感。他们依旧身在那个黑黝黝的洞里面,火神感觉自己靠在一个石头上,火神咬着牙看向黑子的身后,那双莹绿色的眸子似乎有些不确定的闪了闪。

    “火神君,别看,会催眠的!你刚刚就被催眠了,催眠会陷入自我的安全意识中,很可能醒不过来了。”黑子稍稍趴了下来,火神这才感觉到黑子正粗重的喘着气,下面的速度依旧不减,火神有些惊讶“黑子......我们?”

    黑子目光有些闪烁,声音喑哑:“獒害怕的是气息,一般我们普通的气息它并不害怕,它害怕的是荷尔蒙,而荷尔蒙最旺盛的时候就先现在。”忽然黑子一个顶撞,刚好顶到阳心,火神失声呻.吟起来。

    黑子目光微微染上了□,一手摁住火神,一手搂住火神的腰,咬牙道:“我好累,火神君......你能自己来吗?”

    火神一咬牙,和黑子换了个身,那玩意儿扭转了一下,火神“啊嗯~”的刺激的快泄了。黑子靠在石头上,微微垂着头,双手抚着火神的腰,火神狠狠的起身再坐下去,这一下差点捅到底了,火神难受的弓起身子,两人深吻起来,起起伏伏,忽然黑子说道:“它走了。”说着黑子快速的动了两下,一股热流从火神下面流出来,火神也射了出来,两人都有些尴尬的别过了脸。

    月光照射到两人的脸上都有些潮红,黑子额头全是汗渍,两人也没有脱衣服,匆匆穿好裤子,火神有些腿软的靠在石头上揣着气“黑子,现在该怎么办?”

    黑子冷静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捡起手电筒照了照四周,树丛茂密,刚刚獒从那洞口探出头来,而且地上铺着一群密密麻麻的白骨,黑子分析道:“这估计是这山上的猎人养的獒犬,吃的也估计是动物的尸体,这人骨很可能是当年失足落下山的人的尸体,我们沿着那条洞走,应该可以找到出口。”

    “哈?”火神看向那条吹着阴风的洞口,小心翼翼的说:“那不是刚刚那个什么獒出来的地方吗?”

    “相信我,没错的。”黑子伸出手,眼神认真的注视着火神,月光下黑子明亮的眼睛尤为诱人,现在这种情况似乎回到了很久之前,火神挑挑眉,握上黑子的手“要死一块死。”

    黑子低头笑了笑,两人打着手电筒向洞的深处走去,黑子说因为刚刚两人都才射完,身上的荷尔蒙气息尤为浓厚,所以獒不敢近身,所以走这条道理没问题。通道很窄,火神需要弯下腰才能通过,洞内弥漫着一股恶臭,两人都捂着鼻子慢慢走了出来。出口居然是一汪湖泊的岸边,月光洒在湖面熠熠发亮,美的醉人,黑子有些情不自禁的向前走了一步“好美。”

    “的确。”火神赞同的关掉手电筒,走上前站在黑子的身旁,看着黑子柔和的面孔,心中忽然有丝名为幸福的情绪产生,不禁轻声喃喃道“黑子......”

    “火神君?”黑子面带疑惑的看向火神,看到火神有些不好意思的眼神,天蓝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笑意,随后忽然笑道:“火神君,要不要嫁给我。”

    “.........好。”

    湖泊是很出名的映月湖,在山的内部,两山包围其实离营地不远,两人向营地走去,天色渐渐转亮,太阳微微的探出头,然后光芒似乎扑面而来,橘黄而又不刺眼的光瞬时笼罩了大地,像是一瞬间黑暗全部被吞噬掉。

    日向不禁感叹:“看一次日出,此生无憾啊!”

    相田少女情怀的捧着脸说:“太漂亮了~以后谁在日出时给我求婚我就嫁给他~~”

    木吉好笑的摇摇头,打量了四周,忽然皱眉问道:“你们见火神和黑子了吗?”

    “咦?就是,一大早就不见火神和黑子~他们帐篷也没有人~”小金田奇怪的说,视线刚好看到不远处的火神和黑子,大叫起来“他们在那!!”

    火神和黑子满脸狼狈的从远处走来,因为两人都掉进洞里,在掉下去时沾上了很多灰和树叶。相田奇怪的走过去问道“你们这是?”

    火神尴尬的摆摆手“我们去晨跑去了~”

    “是吗?”木吉笑眯眯的问。

    黑子眼神一凛,说:“是的,木吉前辈不信吗?刚刚我们还遇到一只狗呢。”

    说到这,火神的脸刷的变白了“是的是的,很可怕!!”

    木吉笑了笑也没说话,日向好心情的拍拍火神和黑子“赶紧洗脸去,然后我们来一起宣誓吧!”

    “宣誓?”

    “是啊!为我们这次总决赛加油!”相田豪情万丈的握着拳,眼神看向远方,尤为兴奋。

    火神和黑子连忙洗了把脸,就被伊月拖到山顶上,诚凛众人一排站在山顶边,看着旭日东升,眼神笃定,一起对着山谷大吼道:“诚凛必胜!!!”

    “我们一定不会输的!!”

    我们热血,我们热爱篮球,我们不服输,我们不放弃,这就是我们的青春!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被发公告警告了不能发具体的肉肉,所以亲耐的你们谅解一下下。

    虽然简短但还是有的~~冒着生命危险写肉肉啊~~

    亲们一定要谅解噢~

    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