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节 枯木回春

朕不是皇上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以下是:

最快更新!

    (..)

    第74节枯木回春

    美美的吃了红绫一顿,叶小凡知道,红绫又被自己征服了,几乎是百依百顺,已经做过了,没必要穿衣服的,但红绫还是想穿点。www.yys8.com

    叶小凡却喜欢肌肤相亲,直接不同意,道:“我就是想这样跟你睡,隔着衣服,一点也不舒服。”

    红绫果然就乖乖的同意了,当真什么也不穿,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整个儿的钻进了叶小凡怀里,不是一般的听话。

    听着红绫熟睡后细细的鼻息声,叶小凡心中喜不自胜,整个人也充满了斗志。

    可能是兴奋的过了头,叶小凡总是睡不着,既然睡不着那就不睡,便靠在床头上瞎捉摸。

    气息沉下去,五官就变得异常敏感,虫鸣、车噪、夜息、淡淡的性味……全都出来了。

    这种感官的敏锐,可分正反两面说,五官变的敏锐后,对需要警醒的人会特别灵敏,但是对自己放心的人却又特别的沉静,不会一惊一乍,反而表现的迟钝一些,所谓渊渟岳峙,就是沉下来才有的表现。

    夜,越来越深,越来越静。

    忽然,一阵潺潺的流水声传来,直入叶小凡的耳朵。

    “浴室漏水了?”叶小凡讷讷道。

    但仔细听,又觉得不像漏水,反而像山间颤颤的流水,一旦入耳,那声音忽而变得洪亮如虎啸龙吟,忽而低语犹如秋雨潇潇,沁入心脾,舒畅无比。

    气沉丹田,屏神凝气,叶小凡就变成了一条游鱼,跟随声音,顺流而下,进入了无边无际的汪洋之地,而且有着星辉闪耀,所有的水晶莹剔透……

    “哪儿来的水流声?”心中疑惑,但脚上却有了行动,神使鬼差直奔工具箱。

    叶小凡打开了工具箱,所有工具自动黯淡,只有舍利金笔熠熠生辉,通体透亮,如夜明珠。

    “流水是从金笔传来的?”叶小凡疑惑,但随即便得到肯定答案,“是从金笔传来的。”

    叶小凡将金笔拿起来,放在耳边晃了晃,还真有水声咣当响。

    “笔筒里还有水?带着它一年多了也没发现,从哪儿拧开呢?”叶小凡端详着金笔,是不是和普通的钢笔一样,灌墨水?转念又一想,笔筒无水,怎能点画龙床?

    可是找了半天,并未见接缝,又磕了磕,还是没有,但那流水声却越来越清晰,仿佛就在耳边,渐渐的,变成了波涛声,惊涛拍岸,人的鼓膜哪儿受得了?

    叶小凡觉得鼓膜快要破开了,又怕惊醒红绫,便躲进浴室,把水龙头拧到最大,可惊涛依旧在耳际怒吼,得扶住盥洗盆沿才能站稳,金笔也掉在水池里,正好插在过滤网上。

    金笔粗若食指,和水龙头一样粗细,长若半尺,一端笔毛,一端珠玑,被流水一冲,尾部的珠玑自动脱落,笔筒果真是空的!

    既是空的,自来水就能流进去,这没什么稀奇,可是,已经过了五六分钟,流进去的水依旧没有溢出,这就怪了。

    试想,打开水龙头对着一只易拉罐装水,多久能灌满?

    尽管叶小凡不是物理学家,但这个常识性问题,他还是知道的,就算水流量慢,有个五六秒钟,也能将一只笔筒灌满。

    现在是深夜,宾馆用水量最低峰的时候,按理说,这只比易拉罐容量要小得多的笔筒,早就灌满水,水应该溢出来才对。

    可现在,水龙头开到最大,流了五六分钟,一桶水也能装满了,但那笔筒,似有海纳百川之势,居然一点水也没有溢出。

    所以,叶小凡耳际的轰鸣也没有了,足足盯着那只笔筒瞪了十几分钟,脑海中一片空白,这笔筒的容量也太大了,可它本身,又那么小……

    几乎是出于本能,叶小凡伸手去抓金笔,但金笔入手,竟然纹丝不动,似乎……它已和水池融为一体,叶小凡使出吃奶的力气,笔筒仍旧纹丝不动,对它来说,叶小凡的力气,不过是蜻蜓撼柱而已。

    顺手关掉水龙头,叶小凡两只手同时用力,想要拔出金笔,就在此时,叶小凡脑海中一阵刺痛,随即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恍惚中,叶小凡看到四处都是清澈透亮的水,晶莹剔透,闪烁着淡淡的银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小凡再次清醒过来,用力摇了摇头,“我这是怎么了?自己的身体一向都是很好的,没有高血压,也没有心脏病,刚才怎么莫名眩晕了?”

    “哎,舍利金笔呢?”下一刻,叶小凡就发现舍利金笔不见了,连掉在水池里的舍利珠子没了,“难道被冲进下水道了?”

    可是,下水管道是s形,金笔那么长怎么可能冲的下去?

    “奇怪,跑哪儿去了?”叶小凡便想便直起腰,在浴室里来回转,突然,一个古怪之极的念头钻进了他的脑海。

    那只舍利金笔竟然在自己身上!

    而且,而且,与自己的男根融为了一体——笔尾的舍利珠玑是小将军的脑袋,笔筒是小将军的躯体,而笔头的毛,则成了三角地带的毛发。

    “太诡异了!”叶小凡极力抛却这个诡异的念头,可是,当他向下看去时,果然看见了舍利金笔,只不过,金笔已经融为了他的血肉。

    “怎么会这样?”叶小凡愣愣的盯着那里,“难道说,金笔当真藏在了体内?我想再用时怎么办?”

    心念一动,已与血肉融为一体的金笔,居然出现在了手中,再一动,金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在手心,跟随血液的流动,仍回到男根之处,绝无半点不妥。

    叶小凡反复试验多次,瞪得双眼都疼了,舌头也要破出血了,剧烈的疼痛实实在在的提醒他,这是真的,不是梦!

    而最不可思议的是,叶小凡总感觉笔筒里的水,似乎多的让人心悸,心神沉浸里面,竟然感觉如浩瀚汪洋,而且星辉闪烁,所有的水俱是晶莹剔透……

    这,实在太过奇诡了些!

    心念再次一动,金笔再次出现手中,非铁非木的笔筒质感,让他感觉真实存在又飘忽不定。

    可是,笔筒里的水有什么作用呢?难道只是普通的墨水吗?

    叶小凡想不通,但是让他亲口尝一尝,他也没那个胆量,有毒无毒且不谈,单是想起那玩意是从自家裤裆里弄出来的,就有点干呕,还是找点别的东西试试吧。

    无意中,他的目光落在一只红丝玻璃花瓶上,里面,插着一只吉祥竹,只是,这只吉祥竹也快枯萎了,两片半青半黄的主页耷拉着,差不多也要挂掉了。

    就先试试这只吉祥竹!

    想到就做,叶小凡唤出金笔,拔掉珠玑,倒了两滴水在玻璃瓶中,然后紧盯着瓶里的变化。

    瞬间,叶小凡微眯的眼睛瞪得老大,原本枯黄的两片叶子,居然瞬间变成了青翠欲滴的健康色泽,随后,那根只有短须的吉祥竹,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起来。

    这感觉,就像在看慢镜头,植物发芽、生长、茁壮,一切均在瞬间完成。

    一个又一个嫩芽从吉祥竹上冒出,透明的玻璃瓶底部也布满了米白色的根须,根根健康,而原本仅有筷子粗细的竹身已经长成小臂粗细,却还在死命生长,似乎恨不得一下子长成参天大竹子!

    “乖乖,这么长下去,非顶破房顶不可。”叶小凡不能任由竹子生长下去,一把拽出,隔着窗户扔了下去,幸亏下面是停车场,并没有人。

    这事情太诡异了!

    ……

    叶小凡又在房内找了几样植物测试,经过反复试验,最终总结出三条结论:

    第一,笔筒里的水,能让植物快速生长,枯木回春之功效;

    第二,水的效用时间只有三十分钟,不过,还需要进一步实验;

    第三,这是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秘密,绝不能让第二人知道,否则,会很麻烦,甚至可能丧命!

    测试完了植物,叶小凡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整,天亮还早,红绫身上有咬痕,何不在人体上试一试,看能不能发现新的功效?

    轻轻揭开红绫的被单,找到那两处咬痕,叶小凡倾出两滴水倒在咬痕上,瞬间,水滴融入咬痕,咬痕不治而愈,还原了红绫白皙光滑的肌肤。

    “这水,还能让人回春,干脆叫做春水好了!”叶小凡沉吟着下了床,从橱柜里取出一只干净的调料瓶,倒了半瓶春水在里面,然后上床睡觉了,头一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梦中,叶小凡又回到了桃花山上与真性修炼回春术的日子,只是春气不再那么难以吸收,而是如水流般凝练入体,春水源源不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所有的春水,都来自——男根!

    然后,流入肾脏,汇聚丹田,最后反向流出滋养男根,如此循环往复,叶小凡体内丹田所凝聚的春水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