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01

    清晨的八月,暑气还没有上来,太阳将将露个头,虞州整个城市就活起来了。

    “心肝儿,起来吃饭了。”

    郊区外一座小别墅里,伴随着一声妇人的呼喊,二楼卧室的门吱呀一声就开了。

    顺着妇人的视线望过去,一眼先看到的是门把上的手,骨节分明,出来的是个少女,穿着一身棉布裙。

    一只手搭在门把上,一只手擦着头发,短发,半湿着,发质看起来有些硬,偶尔有水滴顺着脖颈的线条流下去。

    林甘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踩在楼梯上下楼。

    “我爸呢?昨晚又没回来?”说这话时,她径自向卫生间走去。

    林母在后面嗤了一声,“你不知道他?谁知道在哪个狐媚子的床上还没爬起来呢。”

    林甘看着牙刷上刚刚好豆粒般大小的牙膏,挑了挑眉,状似满意地点点头,才往嘴里放去。

    一边刷牙,一边听林母的絮絮叨叨,往镜子里看。

    长眼,吊尾,含着牙刷不动的时候,唇角微弯带翘,眼角下一颗泪痣,这是她自己。

    听见“狐媚子”三个字眼的时候,林甘面无表情,只是漱口的时候,动静更大,眉梢一挑,眼尾就显得凉薄。

    “离了吧。”

    果不其然,她这话刚落地,就听见身后林母的老台词,夹杂着冷笑和恨意,听着让人心里阴森森的。

    “离?他休想!这辈子我就是拖也得拖死他!”

    林甘书包一拿,长臂一伸往桌子上捏了两片面包在手里,就往外走。

    “你去干嘛?不吃饭了?”

    林甘弯腰去鞋柜里找帆布鞋,没回头,“不是之前给你说过了,开学就是高三,老师统一安排了假期补课。”

    林母的脸色红了白,白了红,嘴唇蠕动了两下,终是没说出什么话来。

    走出门的时候,林甘唇角弯了弯,声音故意提高,“既然你俩都各玩各的,也没必要操心我了。”

    门一合上,玄关处就变暗了。

    门内是黑,门外是刺眼的白,同时一室的冷寂也被隔绝了。

    *****

    林甘说的补习不是子虚乌有,假期一过她就高三了,自从分过科后,班级成员就没有变,老师们在学校旁边开了辅导班,每个人都得去。

    林甘走在路上就把两片面包吃完了。

    临到辅导班的时候,林甘拐了个弯儿,去了家日化店,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变了。

    身上虽说还是出门的那身棉麻布裙,可是皮肤不止白了一个度,柚红色的唇看起来倒是让她有另外一种美。

    满意地拢了拢自己的头发,发梢已经被卷发棒夹过,凌乱的小卷,有几分成熟的性感。

    刚出店门,就收到了同桌薛佳琪的微信。

    “你到没?”

    “还没。”

    “我就知道,你铁定要迟到!”

    林甘哼了一声,噼里啪啦给人发过去。

    “有事儿?”

    “我就是想说,我今天也迟到了,你等等我呗,我怕张纲怼我。”

    末了,她又发过来一句,“有你在,我不那么怂。”

    张纲是她们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

    “没出息,补习班的巷子口等你。”

    那边给回了句好。

    林甘把手机往包里一扔,就向着巷子口走。

    步调看起来没个规律可循,懒洋洋的,带着漫不经心。

    巷子一进去,就是补习班了。

    这块原本就是学校周围的死角,节假日压根就没什么人来。

    林甘找了块阴凉地儿,靠着墙壁在那倚着。

    看了眼时间,已经迟到十分钟了。

    她也不急,伸手撩了一把头发。

    反正在张纲看来迟到十分钟和三十分钟的性质是相同的。

    盯着一点儿处出神,百无聊赖,把包翻过来,拉开拉链,在内里的夹层拽出一盒烟。

    女式的,烟盒精美,封面上是烈焰红唇的女郎,看起来张牙舞爪的。

    林甘看着盒子上的“吸烟有害健康”,冷哼一声。

    只见细长的手指一转,将烟盒倒了个个儿。

    白嫩的指尖在盒子上面轻轻敲了两下,一根香烟就露出了头。

    食指和中指一夹,递进嘴边。

    左手打火机“蹭”地一声,火苗上来了。

    一口下去,红唇轻启,烟雾缓缓吐出,成了烟圈,又渐渐幻灭。

    “同学,打扰一下,这附近有补习班吗?”

    烟雾缭绕,一根烟被林甘抽掉大半,冷不丁耳旁传来问话声。

    那人就在林甘身后,猛不丁的话语,差点吓得林甘呛住。

    不耐烦地转身,想看看是谁这么没长眼睛。

    可身后人映入眼帘之后,眉眼间的不耐就全然不由自主地消失了。

    单眼皮,但贵在他的眼球清澈,黑白分明。

    下垂眼,有一种似动物的无辜感。

    睫毛长,又密集。

    皮肤白皙,或许说是漂亮或者精致更适合。

    但是他眉毛长且宽,攻气中和了阴柔,英气就出来了。

    林甘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干净,清澈。

    一股子少年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米六五的身高,林甘在女生中个子基本算是中等,可到了这人面前,也只初初过肩。

    目测一米八七。

    宽肩窄腰,倒三角的身材。

    颜好,气质足。

    林甘忍不住喉头滚动,舔舔唇。

    不耐烦早就荡然无存,剩下的就只是来自颜狗的心痒痒。

    “同学,附近有补习班吗?”

    少年再次问出这话时,眉头拧着。

    他似乎低头瞥见了林甘手指里夹的烟,眸子变得幽深,可又飞快地抬头。

    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淡淡的,却仍旧被自己捕捉到了。

    林甘第一次觉得自己手里的香烟如此烫手。

    以至于,一分钟她也不想多碰。

    少年见林甘没有反应,只伫足倚在那里。

    静静看了一眼,迈步往前走。

    “喂。”

    林甘一边出声拦着,一边右手掐灭了烟。

    少年回头,他唇角仍旧崩成一道直线,没有弧度。

    脖颈挺直,一只手拽着书包带,扭头看向林甘。

    “有。”

    “怎么走?”

    “你问哪儿个补习班?”

    不是林甘故意耍他,而是附近各个老师班办的补习班太多了。

    少年低头,好似在思忖。

    林甘就在这个空档,抓紧时间盯着这人多看几秒。

    薄唇粉嫩,带着光泽,像是果冻,只轻轻一碰,就会弹跳般的乱动。

    勾人得要命。

    林甘眸色加深,嗓子变得干渴起来。

    就是不知道啊,这亲上去的滋味,该有多么**。

    少年抬头,眉眼间有些犹豫。

    “张纲老师的补习班,你知道在哪儿吗?”

    话音落地,他的目光和林甘对视上。

    林甘笑了。

    眼尾上挑,唇角上弯,清纯气息吹走大半。

    衬得眼角下的泪痣更加鲜红。

    隐隐有种志在必得的张扬感在她周遭流窜。

    “啊,张老师啊,你往巷子里边走,最里面,右边那间就是了。”

    “谢谢。”

    林甘点点头,眸子里闪过狡黠。

    “不客气。”

    林甘看着他往巷子里走的背影,忍不住勾唇。

    她终于明白吴惠子在《吃肉喝酒飞奔》里的那段话了。

    “对的人一出现,心里就会通透明了,就知道自己有多想跟他手牵手,从农场走到大街上,那是难过了很多年孤单了很多年但是一瞬间就莫名其妙懂了的,这一瞬间之前想什么都是纸上谈兵,自以为是,是狗屁。

    就像是炉子里快要憋熄的火,这一瞬间就像一股源源不断的空气,火焰又重新炽热。”

    她自己明白,她想要他。

    年少时的喜欢,源起是什么,很多年后,可能早已回想不起来。

    而刻于记忆深处的,是怦然心动的那一瞬间,永难以忘。

    灵魂相吸的,曾经出现在梦里的,直击心灵的撼动。

    全部来源于他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刻。

    “大佬!你在看什么!”

    薛佳琪一边探头,一边在后面猛地拍了下林甘的肩膀。

    “我去。”

    林甘爆了句粗口。

    “你要吓死我。”

    薛佳琪往巷子里望去,除了空荡荡的路,没别的东西呀。

    看着林甘眼睛里还未消除的柔情,薛佳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不会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吧?”

    林甘斜睨她一眼,往前走。

    薛佳琪在后面赶紧提步跟上。

    走了三步,有点喘。

    薛佳琪一边抬腿,一边去拉林甘的裙子。

    可想到她平常不爱让别人碰的习惯,硬生生止住了手。

    林甘注意到后面的喘声,不经意间放慢了脚步。

    薛佳琪嘿嘿一笑,“我的小仙女哎,你可真宠我!”

    林甘冷哼一声。

    “短腿柯基。”

    薛佳琪也不计较她嘲笑她的身高。

    林甘这人,别人不知道,她还不了解吗?

    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看着厉害,内里可柔软了。

    笑着反驳,“柯基多萌啊。”

    薛佳琪还在絮絮叨叨,“话说,你刚才到底在看什么?”

    林甘脚步停住,扭头,猛地双手捧住薛佳琪的脸,揉搓两下。

    “老子这次好像真动心了。”

    薛佳琪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