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02

    “你……你再说一遍。”

    薛佳琪声音哆哆嗦嗦,满脸难以置信。

    林甘双手从她脸上撤了回来。

    一转身,往里面走。

    薛佳琪跟在后面,仍然觉得林甘刚才的话太不真实。

    不是她怀疑,而是,虞州一中任何一个人听了估计都会是她这个反应的。

    林甘——

    成绩一流棒,打架一流厉害,问题长得也好看。

    按照男生的原话来说,这虞州一中的林甘。分开看,平庸得很,可这五官合在一起,就够味。

    一个眼神,能溺死个人。

    最主要的是,她还不好追。

    没见过她和谁谈过恋爱的。

    这人啊,出于其扎根在本能里的劣根性,越是不容易得手的,就越惦记。

    也难怪林甘是最遭人肖想的一个。

    所以薛佳琪听到林甘刚才的话,有惊没喜。

    “姑奶奶,你是不是在逗我啊?”

    “刚刚有人吗?”

    “乖乖,你不会遇到鬼了吧?这叫鬼迷心窍?”

    林甘推开补习班的门,一边听见薛佳琪越说越邪乎,回头瞪了她一眼。

    “你再说话,等会张纲就留下你喝茶了。”

    薛佳琪吐吐舌头,不吭声了。

    林甘见她小小一坨,乖乖走着,抿唇笑了。

    想到薛佳琪刚才的形容。

    鬼迷心窍。

    他大概真的是鬼。

    公狐狸精。

    专门来勾.引她的。

    推开补习班门的时候,原本的讲课声戛然而止,几乎所有人都扭头看她俩。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搜寻刚才的那个男生。

    他进了补习班,在巷子口也没见他出来,这里就这一个班。

    也只能是在教室里了。

    只一眼,林甘就认出他了。

    凭着背影。

    第一排,正中间,全班唯一没有转身的。

    少年的背挺直。

    裹在白色短袖里是隆起的背肌,宽阔的肩胛,线条感就出来了。

    林甘眼里都是喜悦。

    讲台上的是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张纲,一见林甘的这幅打扮,眉头都皱成了一座山峰。

    “迟到了,你还有脸笑。”

    手在讲桌上一拍,两眼一瞪,不怒而威。

    “林甘,你这什么打扮?啊?是你一个学生该有的吗?”

    林甘自是不怕他,抿了抿唇,面上却还是一副精乖的样子。

    “张老师,现在是假期期间吧,我可是没在校。”

    班里学生都开始起哄,后面个别男生还吹起了口哨,气得张纲又拍了下桌子。

    “胡闹,明天给我换了。”

    林甘不置可否,红唇一张,眼尾都是傲气。

    “张老师,我可以回座位上了吧?”

    张纲手一摆,也不理她,气冲冲地说了句。

    “简直就是没眼看”,就转过身接着准备讲课了。

    底下又是一阵哄笑。

    薛佳琪径自向着最后一排走去。

    林甘眼珠儿转了转,一咬牙,猛地拽住了她。

    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不就是缺失坐在最后一排的自由吗?

    “去前面坐。”

    “啊?”

    薛佳琪愣住了。

    大姐大今天是不是没吃药?

    林甘在前,薛佳琪在后。

    目标是第一排的靠左的两个位置。

    距离黑板有些偏,离老师又近,没人愿意坐那。

    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到林甘身上。

    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不得了啊。

    万年最后一排的大姐大,竟然朝着第一排去了。

    原本嘈杂得像是菜市场的教室,声音随着林甘的脚步,一下下被吞噬。

    林甘走一步,心里数一下。

    她从最后一排走到第一排,路过了六张桌子,迈了十二步。

    十二步,她走到了这人的身边。

    在去见一个人的路上,每一步都成了期待。

    讲台上的数学老师斜睨她了一眼,自是没搭理她。

    只要她不捣乱,坐哪是她的自由。

    坐下来,翻开书,林甘就开始听课了。

    时不时还回答张纲抛出的问题。

    她这个反应,班里人瞠目结舌。

    课下来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哪儿敢多嘴啊,万一再惹了林甘不高兴。

    好不容易,人家想着表现表现。

    哪儿能打击人家的积极性啊。

    问题是张纲提的几个问题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回答出来的。

    她林甘绝对算其中一个。

    林甘每回答一个问题,眼神就不由自主向右边的座位瞥去。

    每看一眼,心神就不安一分。

    他的眼睛怎么能够这么好看呢?

    眼睫毛又长又密,像是天然的眼线,眨眼的时候,忽闪忽闪。

    她回答了十五次问题。

    看了十五回他。

    每次都有新的不同的发现。

    比如,他抿唇的时候,就显得格外秀气。

    再比如,看黑板的时候,背挺得格外直。

    和以往班里的男生全都不一样。

    只是……

    林甘一只手转着笔,忍不住盯着桌面看。

    他。

    没有一次扭头的。

    挫败感油然而生。

    补习班的课程安排是一天四节课,上午两节数学,下午两节英语。

    第二天是理综,上午物理,下午化学。

    每一节课一个半小时,中间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

    到了休息时间。

    张纲一说休息,林甘就见旁边的人起了身。

    推开椅子,向着后门走了。

    薛佳琪用胳膊肘戳了一下林甘。

    “老大,你今天很反常啊。”

    林甘神色恹恹。

    她刚刚都没有来得及去做自我介绍。

    随口接了一句,“有吗?”

    薛佳琪挑眉,一边嘟囔。

    “怎么没有啊?你看,我们现在在哪儿坐呢?这辈子都没想过你还愿意坐前排。你上课竟然还回答问题,我的天,你以前都说张老师讲课好无趣的。”

    最后一句吐槽,她是压低了嗓音说的。

    林甘一只手拿着笔在练习册上胡乱戳着。

    听到薛佳琪的话,深深叹息了声。

    “你说,我刚刚上课表现是不是很智障。”

    薛佳琪不明所以的“啊”了一声。

    后面有班级的全科男学霸介奥,伸着脖子往前接了一句。

    “不啊,刚才的问题我都没有想到,你就解出来了。”

    林甘眼神一亮,“你觉得我表现很好?”

    介奥点点头,拿过试卷,“所以你能不能把你刚刚说的思路再解释一下?

    林甘陡然无力,摆摆手,“你才是大触,你自己再看看啊,我这边忙着呢。”

    学霸咬着笔杆子又回去研究了。

    薛佳琪看着林甘眉头拧着。

    再想到她上课频频向右边扭头。

    那人又是个生面孔的。

    突然明白了。

    “我的天,林甘,你不会说的人就是他吧?”

    林甘正在发愁自己等会怎么打招呼。

    她这辈子从来没这么纠结过。

    以前处理事情向来是快刀斩乱麻。

    可是,她觉得那男生对她第一印象估计不是很好。

    一想到这,就厌烦得很。

    “就是他。”

    林甘的应和就像个深水炸弹一般。

    威力四射,在薛佳琪的脑中轰隆隆直响。

    林甘转身,眸子直盯着薛佳琪。

    “你不觉得他很好看吗?”

    薛佳琪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是很好看。

    清清秀秀的。

    只不过,和林甘看起来……

    怎么看怎么不搭。

    林甘看着薛佳琪的表情,瞪她了一眼。

    “你什么表情啊。”

    语气忿忿。

    薛佳琪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拉过林甘的手安抚。

    “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

    林甘也摇头,哑然失笑。

    “我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就……这个样子了。”

    话顿了顿,眼睛亮晶晶。

    “他眸子很黑,看不透,可是又清澈得勾人。”

    林甘越说越来劲,还一只手比划着。

    “就是那种带着钩子的引诱你,你懂吧?”

    “唉,这种感觉你听了也不懂。”

    “还有他的唇,又薄又粉嫩。”

    林甘闭上了眼睛,没看到薛佳琪的脸色变了。

    她好似在回忆,面部呈现出愉悦,还顺带砸吧嘴。

    “我给你说,接吻的感觉肯定很棒。”

    林甘感觉薛佳琪的手不停地晃着自己。

    睁了眼,抱怨,“我说我正幻想呢,你摇个……什么劲啊。”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低。

    因为她顺着薛佳琪的视线,看到了一双长腿。

    又直又长。

    还散发着诱人气息的。

    想到来人会是谁,林甘的心咯噔一下就上去了。

    人生要完蛋。

    林甘的脸平生第一次红起来了。

    妈蛋,谁有她这么倒霉啊。

    yy个人,还被当事人直接撞见了。

    这种感觉就好比,“脱了裤子,你就给我看这个?”

    形象一级黑。

    瞬间萎了。

    林甘正想说什么,嘴唇蠕动了两下,就被人打断了。

    “麻烦让一下。”

    林甘见他面无表情,唇角仍旧抿得直直的。

    心里无力地叹了口气。

    一只手拉着凳子,两脚蹬地,往前移,把过道腾了出来。

    动作看起来极为笨拙。

    薛佳琪的嘴角无语的抽动了下。

    她从来没想过大姐大林甘,会在一个男生面前是这个画风。

    清奇得发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