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03

    上课一个半小时,林甘没有一分钟听讲的。

    张纲又一次点出一道压轴题时,见班上没有人回答。

    无奈了。

    尤其是暗自瞥了两眼林甘之后。

    见这姑娘压根思绪又不知飘到何处了,摇摇头,他就知道这孩子学习热情也就三分钟热度。

    这边林甘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张纲在看自己。

    因为从刚才的课间,到上课。

    她内心早就要炸了。

    尬意满满。

    她觉得她可能是撩汉史上的污点。

    刚刚搬凳子是个什么动作啊。

    丫的,早就把她的美貌和气质丢光了。

    蠢得够可以。

    还在想怎么能够再次自然而然地出击,就有新情况发生了。

    张纲在台上看了一圈,目光转到了第一排上面,开了口。

    “周远光,你能不能解一下这道题?”

    张纲见他点了点头,准备站起来说答案,就抬手打住了他。

    “请你上来写一下解题思路。”

    林甘一见对方站起来了,猛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全班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这里。

    薛佳琪一面拉着林甘的左手,一边趴在桌子上羞愧难当。

    老大今天也忒不按常理出牌了吧。

    一惊一乍的,是要吓死个人。

    张纲眉头皱了皱,“你干嘛?”

    林甘:“我也想上去做这道题。”

    张纲瞪了她一眼,“刚刚干什么去了,上来吧。”

    林甘听见张纲这样说,抬头看向对面的男生。

    可他目光只淡淡的从她身上过了一下,就不再看了。

    林甘轻咬了下唇,跟在他后面上了讲台。

    张纲见两人上来,他就下去在教室里转了。

    “下面的同学也拿起笔自己做一做,看看能做到哪一步,别光等着别人将答案喂到你嘴里。”

    张纲的这个比喻,下面都笑了。

    两人拿粉笔的时候,不约而同地都伸向了同一个粉笔盒。

    林甘的手指碰触到了周远光的手背。

    温热的触感,真实得有点假。

    可林甘的心脏“砰砰砰”地跳动着,连带着全身上下的感知细胞都集中到指间那一点去了。

    只一下,周远光“蹭”地一下就收回了手。

    原本捏在指间的粉笔又掉进了盒子里。

    林甘看到他的动作,先是咧嘴笑了一下。

    冷清的模样全然消失了,倒是有些傻。

    看得底下坐着的薛佳琪频频皱眉。

    心里着急得只想冲着上面的姑娘嚷嚷。

    拿出你的御姐范,行吗?

    林甘笑完之后,才意识到不对劲。

    这人,刚刚躲避得那么迅速,是把自己当成洪水猛兽了?

    情绪低落三分。

    夹了一根粉笔,转身,先占了大半边黑板。

    给人留了三分之一。

    那人惊愕,站在林甘身后一言不发。

    谁都知道,卷子后面的大题,带着演算,一黑板还有可能不够的。

    现在可好,直接自己就剩下疙瘩块大的地方了。

    林甘往下扫了一眼,班里的人基本都低头忙着自己的,没留意上面的情况。

    假装去审题,一边抬头,一边嘟囔。

    “我又不会吃了你?”

    林甘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这音量,他绝对可以听见。

    笑话,本来就是故意让他听见的。

    不然,肯定就又只有她一个人唱独角戏了。

    原本也没能够奢望他会有什么回答。

    毕竟,从早上到现在,他正眼都没留给自己一个。

    所以当林甘听见耳旁那个声音时,她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我不好吃。”

    这是周远光略显沉默的话语。

    林甘怔住了,下意识地“啊”了一声。

    旁边的人没有理会她的诧异,已经开始了解题。

    侧脸看着他动作。

    略微弓着腰,右手捏着粉笔,左手不时地点动着什么。

    唇角仍旧是直线。

    相比之下,唯一不同的是,眸子因为认真,多了点不一样的光。

    林甘笑了一下,扭头去拿黑板擦擦掉原来划分的线。

    难怪别人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

    她今天为他心动的瞬间太多了。

    趁着这个空当儿,回了一句。

    “你看起来就很美味。”

    看着正拧着眉头、和难题对战的少年又重复了一遍。

    舔了下唇。

    “很像提拉米苏,我——”

    尾音降低,拉长,声音软糯。

    “最喜欢的甜点。”

    周远光捏粉笔的动作顿住了。

    “咔嚓”一声,粉笔断了。

    林甘轻轻笑了一声。

    张纲站在最后面,猛然抬头,黑板上林甘还只字未动。

    “让你上去,可不是让你玩的,不会做了就给我下来。”

    林甘吐了吐舌头,捏着粉笔赶紧审题。

    这好歹是在周远光面前露脸的机会啊,她得做好了趁机挽回一下自己学霸的形象。

    动笔前,顺带起了坏心思,嘟囔了句。

    “唉,当真美色误国啊。”

    扭头看了一眼周远光。

    他……仍旧没什么反应。

    林甘内心叹息了声,高岭花好难攻克。

    就专心解题去了。

    却没看见有人悄悄红了耳尖。

    *****

    周远光自然是先做完的。

    等到两人都下去的时候,张纲就开始了讲解。

    这种类型的练习,林甘经常做,她有把握。

    回想着刚才两人的肢体碰触,林甘忍不住把手放到自己鼻尖前,使劲嗅了一下。

    虽说刚才下来的时候,她已经用湿巾擦了手。现在手上早就连带着粉笔末儿的味道以及其他所有气息都抹干净了。

    可林甘还是在心里固执地认为,闻到了周远光的气息。

    留下薛佳琪在旁边看着林甘的动作恶寒。

    之后的课堂,林甘没有再做其他的动作。

    她已经进了一步,不能把人逼得太紧了。

    不然到时候收网,鱼肯定是要跑了的。

    上午补习十一点半结束,大概还剩余十分钟时间的时候,张纲停止了讲课,让同学们自行回顾一下今天的所讲的知识点。

    班里已经暗自轰动了,到了这个点儿,大家早就饿了。

    本来就是补习的第一天,一上来就恢复以往在校的时间表,大家都不太适应。

    薛佳琪家离这里很近,中午是要回去吃饭的。

    她一边收拾书包,一边问林甘,“你中午去哪里吃饭?”

    林甘心不在焉,“我门口饭馆里随便吃点就行。”

    薛佳琪见她还在那纠结,担心地问。

    “要不,你跟我回家吃饭?”

    林甘摇摇头,趴在桌子上,“你说,我要是约他吃饭,会不会太生猛了些?”

    薛佳琪瞥了一眼周远光,小声地回复。

    “我刚刚给你打听过了。他好像是咱们的班主任的侄子,你可别玩大发了。”

    林甘睨了她一眼,“我喜欢他又不关他是谁。”

    薛佳琪啧啧两声,“你这么正经,要把我吓死。”

    林甘给了她一个白眼。

    她正纠结着,就下课了。

    班里的人一窝蜂地涌了出去,短短几秒钟,就走了大半。

    讲台上的张纲收拾好了包,抬头看向周远光,语气里带着询问。

    “回家吃饭?”

    周远光将手中的笔放下,摇了摇头。

    “来回也不方便,我就在这附近吃点就行,您快回家吧。”

    林甘侧着耳朵听着,一早上下来,难得能听到这人说这么多的话。

    他这说话间,张纲从讲台上下来,走到了后边。

    “带钱了?”

    周远光“嗯”了一声。

    “那我就回家了啊,你有事情打电话给我。”

    周远光点头,“您路上注意安全。”

    张纲临出门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

    自家的侄子,正漫不经心地收拾着书包,林甘那姑娘猛然站了起来。

    怕她又出幺蛾子,张纲压着嗓子喊了一句,“林甘。”

    林甘像是没想到他会突然打了回马枪,身子几不可见地抖了一下。

    “回头赶紧给我把你的脸收拾干净了。”

    林甘回神之后,笑盈盈地应了一声。

    “张老师,您赶紧回家吃饭吧,我等会就收拾。”

    张纲又瞪了一眼这一点也不怕她的林甘,和周远光对视了一眼,才往外走。

    *****

    林甘鞋子在地上来回摩擦了两下,对着收拾书包的那人开了口。

    “周同学。”

    周远光抬了头。

    “我能问你件事情吗?”

    “……”。

    林甘在这人的沉默声中,吞了下口水。

    “你中午去哪里吃饭?”

    “不知道。”声音冷清,干净利落。

    然后他目光就一直看着林甘,也不说别的。

    林甘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喜欢一个人,可不就得主动出击。

    “我中午能和你一起吃饭吗?”

    心一横,话就说出去了。

    周远光看着对面的林甘,说完这句话时,她就闭上了眼睛,眼珠却在不安的转动。

    眼角的泪痣正对着自己,在光线下红得发亮,可见内含的期待。

    书包收拾好了,拉链一拉,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