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04

    薄唇微启,一字一顿。

    “不可以。”

    林甘睁开眼睛的时候,周远光已经朝着后门离开了。

    她叹息了声,就知道会是这个答案。

    林甘出补习班后,在附近几个餐馆门口都转了转,也没有看到周远光的身影。

    她心里纳罕,也不知道他吃个饭是跑了多远。

    难道……是怕自己跟出来?

    林甘随便进了一家自己常去的面馆,吃饭的时候心里还在犯嘀咕。

    难不成这人真的是担心自己追出来?

    夹了一口面,边咀嚼,边思考。

    将最后一口面吃掉的时候,林甘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她平常虽然是玩得开一些,可着实没有谈过恋爱,更别提追男孩子了。

    有了林父林母的前车之鉴,在她看来,婚姻不过是坟墓。

    埋了他俩,同时也埋了她。

    爱情是个什么玩意儿?

    林母陪着林父过了这么多年,从贫穷到富有,什么苦都吃了,最后林父不还是变了心?

    不靠谱的玩意儿。

    她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可偏偏遇见了周远光之后。

    内心的这个想法隐隐被撼动。

    林甘低头喝了一口面汤,满足地喟叹。

    算了,一切啊,都不如食物来得让人安心。

    *****

    出了店门,林甘往旁边柠檬水店里一拐。

    “喝什么?照旧一杯柠檬水?”

    里面的服务员小姐姐对林甘很熟悉。

    林甘笑着点点头,而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快速地摇了摇头。

    “两杯。”

    小姐姐一边做着,一边背对着林甘说话。

    “给薛佳琪带呢?”

    林甘坐在吧台上,漫不经心地卷了下头发。

    “她回家吃饭了。”

    小姐姐将做好的一杯递给林甘,又转身做另外一杯。

    “那你给谁买的?”

    林甘手上把玩的头发在她指间缠了好几个圈。

    周远光的脸浮现在自己眼前。

    她听见自己开口,声音幽怨。

    “冷漠的冤家。”

    林甘刚说完,就听见小姐姐喊了一句“欢迎光临”。

    下意识扭头,手一颤,差点从高脚凳上摔下去。

    门口站的人,宽肩窄腰大长腿。

    林甘欲哭无泪,可不就是她口中的那位冤家吗?

    “周同学,来喝饮料啊?”

    林甘给人颤颤悠悠地打招呼。

    周远光没理她,径自往前台,点了一杯柠檬水。

    林甘抿抿唇,“我这有两杯,送你一杯。”

    原本这个也是给他买的。

    周远光没看她,直接回了句“不用。”

    林甘皱眉,又被拒绝了。

    “你除了‘不用’,就没有别的要说的吗?”

    “谢谢。”

    “……”。

    可以,这很周远光。

    周远光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柠檬水,拿出钱包付钱。

    “再点一杯,给她。”

    手指了一下林甘。

    林甘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摆手。

    “不用不用不用。”

    周远光没理睬她,径自让小姐姐去做。

    然后扭头,视线移到林甘身上。

    薄唇一张一合,“你除了‘不用’,就没有别的要说的吗?”

    林甘愣怔,下意识张口,“谢谢。”

    然后他就看见周远光的唇角好似微微弯了一下。

    笑容明亮,黑发明眸,少年的纯净感向着林甘涌过来。

    林甘舔了一下唇,恍惚地开口,“你真好看。”

    周远光眉头拧着,唇角又抿成了直线。

    林甘有些懊恼。

    她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小姐姐做好了柠檬水,递给周远光。

    周远光接过来,拿过吸管。

    林甘看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拆掉了吸管的包装袋。

    然后左手拿起杯子,右手捏着吸管,猛地往上一提,瞬间向下,扎了进去。

    手往自己这边一伸,将插好吸管的柠檬水递给自己。

    林甘下意识去接。

    “你不尝一口?”

    他清冷的嗓音像簌簌的雪,润化着林甘的心。

    简直就是**汤了,林甘喝了一口。

    明明只是一般的柠檬水,可因为是周远光递给自己的,就多了些不一样的缱绻。

    咬着吸管,低低地笑了出来,“好喝。”

    周远光眸子低沉,“好喝就行。正好——”

    后面的话顿了顿,没有直接说出来,好像还在沉思,要不要说。

    林甘却是好奇心被吊了起来,内心像是有只猫爪在轻轻地抓。

    “正好什么呀?”

    这人是要急死自己。

    周远光顿了顿,“正好能够堵住你的嘴。”

    林甘已经听见旁边小姐姐憋不住的笑声了。

    她只感觉一盆子冰水直接从头上兜了下来。

    透心凉,心飞扬。

    很好,这很周远光。

    周远光说完这句话,拿了手上的柠檬水,直接转身。

    林甘暗自咬牙,冲着周远光的背影喊了一声。

    “周同学——”

    周远光的脚步顿了一下,原本推门的动作也卡住了。

    林甘笑得肆意,像是丝毫不介意刚才的话。

    声音娇俏,“你知道堵住我的嘴,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吗?”

    没给那人反应的时间,就接着往下说。

    “就是亲我呀。”

    周远光没回头,听了这话,就径自推门走了。

    只是这身影,再看,多多少少,就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店里回荡的是小姐姐再也憋不住的笑声。

    林甘看着笑得不可自抑的小姐姐,撇撇嘴。

    “很好笑吗?”

    小姐姐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快飙出来。

    “林甘,没想到还真有男生能够治住你的。”

    林甘幽幽地长叹,“是我治他好嘛!”

    小姐姐摇摇头,笑着挥挥手,“行了,依我看,你俩没准能成。”

    林甘一听她这话,起了兴致。

    “这话怎么说?”

    “就冲他那张嘴,旁的女生招架不住他,也就你没羞没躁的了。”

    林甘瞪她一眼,“就是说我厚脸皮呗?”

    小姐姐抿唇笑,给了个眼神让林甘意会。

    “快回去追你的小哥哥吧,到手了,记得来我们便利贴墙上还愿嗷。”

    林甘嘟囔一声,“幼稚”。

    甩头走了。

    走到一半,又折回来。

    “姐,能用用你的洗手间不?”

    “行啊,你知道在哪,自己去吧。”

    再出来的时候,林甘脸上的妆已经卸干净了。

    露出青春期女孩子特有的清秀,白净的脸庞,姣好的面容。

    只眼角的泪痣隐隐透出张扬的妖冶。

    “怎么洗掉了?”

    林甘瘪瘪嘴,“我看他可能吃这一套的。”

    小姐姐笑了,“看你为了别人改变,还真是头一遭,挺稀奇的。”

    林甘:“您就可着劲笑话我吧,走了啊。”

    临走前,撕了一张桌子上的便贴,拿着笔写了东西,贴在墙上。

    *****

    林甘回到补习班将近一点钟。

    周远光正趴在桌子上睡觉,侧脸对着林甘课桌的方向。

    中午回家吃饭的同学都还没有来。

    他侧脸的方向正对着窗户,窗帘没有拉上,光线有些刺眼。

    林甘看到他眉心烦躁地动了下。

    有束光线恰好投射在他桌子上的柠檬水上,加快了里面冰块的融化。

    她叹息了一声,小心翼翼地站起身,缓慢地将窗帘合在一起。

    最后并在一起的时候,前几排的空间都变得黑暗了。

    林甘也趴到桌子上,脸对着周远光,隔着柠檬水打量他。

    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他。

    这个时候的他很安静,看着很乖巧。

    他的唇好像好像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薄。

    柠檬水杯的外壁都是化了的水,顺着杯子流在了桌面上。

    林甘就看着它一点点的渗滴、扩展,面积一点点的变大。

    其中有一滩即将要沾染到周远光时,林甘神志一下子清明了。

    她飞快的从书包里拿出纸巾擦拭,同时担心会惊醒沉睡的人,动作幅度小之又小。

    将柠檬水挪到了桌角,她才重新坐下来。

    弯腰,头枕在胳膊上,继续刚才的观察日记。

    他皮肤白皙,唇色也和一般男孩子不同。

    浅浅淡淡,倒像是抹了粉色的口红。

    粉嫩,又很透亮。

    天然的好看。

    天然的……诱人。

    林甘一只手捂住了心脏跳动的左胸。

    她头直接枕着桌面,偏头看他。

    她想起了电影《怦然心动》里的情节。

    电影里面后排的女主轻轻踮起脚尖,嗅了一下前排男主的气息。

    她是怎么说来着?

    林甘闭上了眼睛,细细地回想,嘴唇一张一合,跟着呢喃。

    “他如此腼腆可人。

    他的发丝间弥漫着西瓜的香氛。

    我简直如痴如醉。”

    睁眼,再看他。

    她想,她是闻到了冰雪消融的清冽。

    带着暮春的气息,夏天的热烈。

    哗啦,哗啦的,向着自己席卷而来。

    林甘忍不住向着过道那方迈了一步。

    而后弯腰,往下逼迫,距离睡着的少年越来越近。

    一点点的向下,缓慢的,渐渐的。

    马上鼻尖就要碰在一起。

    猛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