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05

    周远光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眼睛。

    时间好像就在这一刻静止了。

    林甘的鼻尖再往前一分就要贴上去。

    林甘瞧他安安静静的,没有想象中的惊诧。

    眸子里也只是最初带着恍惚的慵懒,而现在只是冷静自持地看着林甘。

    不说话,有些冷。

    林甘被他这样的眼神看得窘迫,一下子就直起了腰。

    “我……我就是……”

    林甘抿了抿唇,喉头滑动了两下。

    说不出话来。

    他那样的眼神,好似完全不关乎他的事情一般。

    “我保证,我没有想轻薄你。”

    林甘打着哈哈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周远光已经挺起了身子,听到“轻薄”二字的时候,眼神幽深。

    他看着她仍旧在那边说着不知所云的话,一张一合的唇。

    不知道什么时间卸了妆,少女特有的清新就呈现出来。

    甜糯的懊恼声,一下一下敲打着自己的耳蜗。

    粉红的唇,洁白的贝齿,让人想起她上午闭着眼睛幻想亲吻的样子。

    周远光忍不住喉结滚动,而后不动声色地将视线从林甘身上收回来。

    “你在听我说吗?喂?”

    林甘见周远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在写练习了,讪讪地询问。

    “……”

    “那我睡了。”

    “……”

    “周同学,午安哟。”

    林甘趴在桌子上,不死心地等他回应自己。

    过了几秒之后,周远光转头看向过道。

    原本他以为她没有等到回到,肯定就睡了。

    没想到,一扭头,看见的是这样的场景——

    林甘趴在桌子上,脸正对着周远光。

    头枕在胳膊上,下巴埋进了胳膊圈好的圆里,只露出一双睁得大大的眼睛。

    安安静静的看着自己,眸子里透着若隐若现的爱慕。

    再往下,是眼角的那颗泪痣,完全暴露在自己的视线内。

    像血点儿似的,想烙在谁的心上。

    眼神则似小鹿,单纯得让人……心痒痒。

    周远光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

    压低了嗓音,“快睡,等会要上课了。”

    林甘听到周远光的回答,猛地笑了,唇角弧度不断变大。

    闭上眼睛,点点头,“周同学,那我睡了哦~”

    这次等来的仍旧是沉默。

    林甘又半睁着眼,看这人坐直了正板着脸做练习,都快怀疑自己刚才得到的回答是幻听了。

    暗自撇撇嘴,就去睡了。

    意识消失的瞬间,心里还忍不住感慨。

    “这少年的心啊,海底的针。”

    让人捉摸不透。

    可是这爱情里,不就讲究个棋逢对手?

    你抛的招,我能接得住;你打出的拳,我能打回去。

    这样有来有往,来来回回几个回合,不就什么都有了?

    偶尔输也不讲究这些,喜欢你,败在你手里也认了。

    *****

    林甘醒过来是被薛佳琪叫醒的。

    彼时,英语老师已经在讲台上开始讲解假期布置的作业了。

    林甘一直是个英语渣渣,别看她的数学成绩优秀。

    张纲曾经就多次提醒她,千万别“瘸腿”,一门也不行。

    可她就是……提不上去成绩。

    单词背了就忘,选择题每次做的还不如蒙的对的多。

    这节课林甘压根就听不进去,倒不是因为她不想听。

    而是可能中午柠檬水喝得太多,现在尿意十足。

    一直憋着,直到英语老师说课间休息的时候。

    她才猛地拉着薛佳琪就往洗手间去。

    出来的时候,洗了把脸,薛佳琪在旁边陪她闲扯。

    “中午吃的什么?”

    林甘甩了一下手上的水,笑嘻嘻地凑到薛佳琪的脸前。

    “爱---情。”

    拉长了声音,一字一顿,还挑着眉。

    “您这是有爱饮水饱?合着没吃饭啊?”

    薛佳琪忍不住揶揄她一句。

    林甘伸手扯了一把她的脸,因着两人的身高差,林甘直接拥着她往前走。

    “给你说,今天中午,我有重大突破。”

    薛佳琪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周同学请我喝饮料了。”

    “哇啊,快说说怎么回事。”

    “他说,为了堵住我的嘴。”

    噗嗤一声没憋住,薛佳琪差点笑岔气。

    她是万万没想到,林甘嘴里的“喝饮料”是这么个原因。

    “这有什么好开心的?”

    林甘挑了挑眉,两只胳膊抱着肩,从上俯视薛佳琪。

    “你要是不喜欢一个人会请他喝饮料?”

    薛佳琪点了点头。

    林甘一脸莫名,“你确定?”

    “对啊,我不想交作业,就给学习委员买饮料啊。”

    “……”。

    林甘想了想,叹了口气。

    “算了,不管怎么说,方法虽然很尬,但是最起码他记得我了。”

    薛佳琪鼓励似的拍了下她的肩膀。

    “我的大姐大,你加油啦。”

    林甘笑着瞪她,“都说不要这样叫我。”

    而后想到什么似的,问薛佳琪,“隔壁班那姑娘最近没找你事儿吧?”

    薛佳琪摇摇头,笑得有些羞涩,挠了挠后脑勺。

    “有你在我身边,她哪里还敢来找我。”

    林甘满意地点点头,“那就好。我可不想我一不在,你这个柯基就被人给欺负了。”

    薛佳琪吐吐舌头,“你放心啦,没人敢的。”

    两人往回走。

    碰到班里后面坐着的几个男生,正在洗手间的走廊里吞云吐雾。

    林甘和薛佳琪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被叫住了。

    这群人里有一个明摆着的学渣混混,叫乔峪,高二分科后追了林甘一年。

    不过林甘没有答应。

    “抽吗?”

    乔峪个头儿也高,因着体育生的缘故,体格壮硕。

    他靠着墙壁站,胳膊一伸,就将林甘给拦了下来。

    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轻捏在手心里,往林甘的方向递。

    林甘伸手挡了回去,“不抽了。”

    乔峪眉心一挑,将那根烟抽出,也没说什么,径自别到耳朵上。

    林甘拉着薛佳琪的手往前走。

    乔峪伸出一条腿,拦住了她往前的路。

    “现在不抽了,还是以后都不抽了?”

    乔峪说这话的时候,身子慢慢站直,一步步走到林甘身边。

    林甘推了一把薛佳琪,让她往后站。

    然后自己向前走了一步,抬着头,看了一眼乔峪。

    “和你有关系吗?”

    乔峪鼻子哼了一声,“你说呢?”

    林甘啐了一口,“我只知道,好什么不挡道。”

    乔峪斜了她一眼,“怎么你在别人面前就那么柔,到了我面前,说话就这么横。”

    林甘也被他这无赖的话气笑了。

    “怎么别的人不来我面前晃,就你天天找存在感呢?”

    林甘推了一把他,想往前走,没推开。

    “你和班里新来的怎么回事?真喜欢上了?”

    林甘撩了一下头发,挽在耳后。

    “我说,关你什么事。”

    乔峪嗤了一声,“老子追你那么长时间,你说关我什么事?”

    林甘也抱着肩,抬头冷冷地看着他。

    “我又没吊着你,哪次不是明明白白的拒绝。”

    乔峪咒骂了句,“行,林甘,你他.妈有种。”

    林甘笑了一声,眼角的那点泪痣红得张扬。

    补了句,“乔峪,别说我今天不抽你的烟,以前不会,以后更不会。”

    想到什么似的,笑得撩人。

    红唇张张合合,吐出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往人心口上砸。

    “我戒烟了,因为啊——”

    “他好像不喜欢接吻的时候有烟味呢。”

    乔峪太阳穴急促地跳动了两下,手上青筋绷着。

    林甘嗤笑了声,说了声走。

    可刚带薛佳琪转身,就怔住了。

    周远光好像刚从走廊的拐角处过来。

    面无表情,目光却一瞬也不转地正盯着她。

    也不知道他站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