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06

    林甘心里咯噔一下,脸色一下子通红起来,强忍住心里的羞尬之意,朝着他走过去。

    低着头,怯懦开口,毫无底气,哪儿还有刚刚在乔峪面前半点趾高气昂的样子。

    “去卫生间?”

    周远光看了她一眼,淡淡地点了点头。

    而后径自路过她,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似的,面无表情地朝着卫生间走了。

    经过乔峪的时候,乔峪低声咒骂了句。

    周远光压根看都没看,只当他不存在。

    看得林甘在后头直挑眉。

    不愧是她看上的人,就得是这种范儿。

    就是不知道,他这接二连三地听见自己的表白,心里是怎么想的。

    林甘苦涩地勾了下唇角。

    大概会觉得自己很烦吧。

    回到座位上,忍不住跟薛佳琪抱怨。

    “这追人啊,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还得考虑自己是不是太过火,更得想想自己是不是不给力。”

    末了,又叹息。

    “这事啊,难。”

    薛佳琪若有所思地点头。

    接下来的课,英语老师讲完卷子之后,大概还剩下三十分钟。

    “现在,大家拿出一张纸,我们来写一篇英语作文练练手。”

    班里人的哀嚎不断,都说要了命了。

    林甘心里也是一抖。

    英语作文,要人老命了。

    她现在也应该把座右铭改了。

    英语虐我千百遍,我待英语如……

    林甘咬着笔杆子扭头看向周远光。

    他已经开始奋笔疾书了。

    低着头,细碎的黑发,从容不迫地下笔。

    心里叹了一口气,如果初恋是他的话,那就待英语如初恋吧。

    今天的英语题目是“梦想”。

    林甘咬着笔杆子,想了想,想到了什么似的,就开始写。

    她英语不好,又懒得查字典。

    有些单词死活想不起来,就直接用拼音代替了。

    踩着下课的点儿,她才勉强交上去。

    要求不少于一百二十个单词的作文,她愣是半个小时才挤完。

    林甘一边收拾书包,一边让了路先让薛佳琪走。

    可注意力基本就留意着过道那边人的动作。

    她看到他从书包里的夹缝里掏出了公交卡,握在手心里。

    林甘眸子亮了亮,这附近只有一个公交站牌。

    飞快地收拾好书包,先周远光一步,就往外面狂奔。

    她要是先在公交站等着,是不是就不会显得那么刻意了?

    林甘一出补习班的门,就感觉天气不对劲。

    空气闷得令人窒息,天空中原本的蓝天也渐渐被乌云所占领。

    看样子要下雨。

    到了公交站牌,林甘扫了两眼停留的公交车牌。

    就是不知道周远光坐的是哪路。

    她站在这里大概等了五分钟,都没有见到他。

    这人……不会不来吧?

    万一他就只是单纯的想拿出公交卡呢?

    看着乌云在天上堆积得越来越多,半边天都乌压压的黑着。

    林甘躁动得不行,整个人都显得萎靡起来。

    “麻烦让一让。”

    周远光特有的清冷嗓音穿过人群进入了林甘的耳朵里。

    同时也驱走了她所有的焦躁。

    她想抬头穿过人群找他。

    刚抬头,视线就和那人对上了。

    他个子高,她也不低。

    就这么隔着人群,对视了。

    原本还拧着眉头的林甘,低头笑了起来。

    笑容明媚清浅,她只知道此刻内心都是愉悦的。

    那种无法言及的,盼了许久,终于盼望到的喜悦。

    她听见自己开口,“周同学,好巧啊。”

    周远光扫了她一眼,淡淡点了下头。

    然后他往前走了两步,视线就转到一旁的公交路线上去了。

    林甘也不在意他的冷淡,笑嘻嘻地凑到他的身边。

    “你坐哪班车啊?”

    周远光睨了她一眼,开了口。

    “你坐哪班?”

    林甘抿了一下唇,她当然不能先说啊。

    她要是说了,他肯定会说别的啊,哪怕两人万一真的顺路。

    林甘装傻,当是没听见,知道他不会说,也就不再问了。

    周远光哪能猜不透她的心思。

    今天一天他算是知道她的难缠了。

    这公交车他是铁定不会告诉她的。

    林甘抓了下头发,脚踢了下地。

    “周同学,你英语是不是很好?”

    周远光双手抱肩,倚着站牌站着,看着远方慢慢过来的公交车。

    “一般。”

    林甘瘪瘪嘴,“能比我差吗?”

    周远光眸子里黑白分明,漫不经心地低头看了一眼林甘。

    “你平常考多少分?”

    林甘抓了下头发,语气有些尴尬。

    “60分。”

    周远光听见这分数,嘴角抽搐了下。

    又见林甘一只手卷着耳边的头发,不停转圈动着,神情似乎带了点羞意。

    他眸子里闪过了淡淡的笑意,很快就消逝了。

    “不挺好的吗?放在小学就及格了。”

    “……”。

    林甘都不知道这人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损自己了。

    抬头看他,唇角带了点弧度,不由自主也跟着咧嘴。

    “算了,你要是开心,我下次考个59分给你。”

    这次轮到周远光无语了。

    周远光斜睨她一眼,不想再和这种人说话。

    他错了,他不应该搭话的。

    看着正好停下来的公交车,眼睛眯了眯,确定好是回家的那路,抬腿就往前面迈去。

    林甘一看,48路,心里悲叹一声。

    妈蛋,恰好和自己家是反方向。

    算了,这次真的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拼了。

    就跟在周远光后面挤。

    挤上车的时候,车子上只堪堪有站的位置。

    林甘好不容易挤到周远光的身边,抓了旁边的扶手。

    就听见周远光皱眉出声,“你确定你是这趟车?”

    林甘梗着脖子,硬着头皮。

    “当然了。”

    周远光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再出声。

    林甘心下松了一口气。

    可这口气,刚松下来,就又提了上去。

    因为她看见了这不远处站着的学霸介奥。

    撩汉的重要时刻,碰见哪门子的熟人啊。

    林甘心里只求这人没有看到自己。

    可是,晚了——

    “林甘!”

    介奥隔着两三个人喊了她一声。

    林甘朝着他递了个眼神,可是书呆子就是书呆子。

    他丝毫没有理解到真谛。

    “你家不是在南边吗?48路是往北的啊。”

    ……

    这个完蛋玩意儿。

    林甘瞪了他一眼,恶狠狠地出声。

    “搬家了。”

    “不会吧?薛佳琪早上还说……”

    林甘又瞪了他一眼,不理睬他了。

    刚抬头,林甘就看见周远光一手拉着扶手环,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林甘心里又咒骂了一声,才开口。

    “我真搬家了。”

    周远光看了一眼介奥。

    他还低着头嘟囔,“不应该啊,早上薛佳琪还和我说,你是坐36路过来的。”

    36路是往南边去的。

    林甘一脸生无可恋,她算是知道,什么叫猪一样的队友。

    不再辩解,也没脸见人了,低着头,假装看向窗外。

    即使这样,她甚至还能感受到周远光略有深意的视线。

    林甘强行逼迫自己看向外面,忽略头顶的目光。

    外面整个都是黑压压的一片了。

    “呼啦”一声,瓢泼大雨就将虞州这座城兜了个底朝天。

    地面全都湿了,路边的树叶子被风吹得呼啦啦响。

    林甘咬了下唇,等会回家不知道要几点了。

    司机大叔陡然刹了车,一车子的乘客都顺着惯性往前跌。

    林甘原本注意力就不够集中,有了这下,身子立马就向下栽去了。

    她的手被挤得脱离了扶手环,本能反应就是抓紧旁边的东西。

    第一下没抓着,惊慌失措中她又使劲抓了一下。

    林甘感觉她好像抓着了一个人的衣服。

    然后察觉到她的腰部有一只手紧紧托着自己,想要使劲将自己往上拽。

    等到车子慢慢平稳下来的时候,林甘才完全被拽了起来。

    站稳后,她才发现托着自己的正是周远光。

    他一只手拉着扶手环,胳膊半弯着,圈出了空间。

    正好在她跌倒的上空。

    他是担心别人踩到她吗?

    “林甘——”

    周远光咬着牙,喊了她一声。

    她没回过神似的应了一声。

    “松手。”

    林甘没有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

    只下意识顺着他的视线向下,而后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刚刚将要跌倒的瞬间,出于本能,她抓住了旁边的人。

    她以为是衣服,可没想到是周远光的——

    裤子。

    紧贴在大腿根,略微向下的裤子。

    被自己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