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甘刚回到座位上,后脚张纲就跟了进来。

    无非就是老生常谈的话题。

    “同学们假期愉快啊,半个来月没见,一个个都圆润了不少啊。”

    张纲两只手撑着桌子,先是上来打了个招呼。

    女生们都小声地哀嚎。

    林甘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首先,欢迎你们,同时也恭喜你们,进入了三一班。因为进入到这个班级,说明你就属于年级的佼佼者,但同时,也先给你们打个预防针。这里,也说明,接下来的日子,你们将要面临更大的压力和更严苛的训练。”

    班里的大多数把手里的动作停住了。

    林甘沉了沉眸。

    “进入到这个教室,就说明你们已经是高三生了,就应该知道你身上的重担和责任,就得把你们身上的懒惰、浮于表面的学习态度,全给我收回来。我希望通过这一年的学习,每个人都应该把拼尽全力,不留遗憾,给人生交出一个完美的答卷。”

    林甘看到张纲说这句话时,抬眼看了下自己。

    轻轻撇撇嘴。

    我知道,我懒惰,我浮于表面,行了吧?

    张纲抬眼,恰好看见林甘撇嘴的动作。

    “不要对号入座啊。”

    林甘:“……。”

    张纲手里捏着粉笔,在黑板的右上角写下了高考倒计时的字样。

    “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想,你现在学习是为了什么。为父母?为未来?为家庭?最终,你都是为了你自己。”

    张纲说着最后一句话,神情严肃起来,“你们,都听到了吗?”

    “听到了。”

    班里人加起来声音还没有张纲一个人训话的声音大。

    林甘想了想,好像从进入高中开始,每个老师都问过,你学习是为了什么?

    她低着头,不自觉提笔写着什么。

    张纲眉头一挑,提高音量,“都听到了吗?”

    一字一顿。

    “听到了!”

    千军来袭。

    约摸是此刻坐进教室有了片刻,现在才有了一种高三的感觉,总而言之,伴随着张纲的问题,随之响应的是高三来了。

    不管你有没有准备好,它都来了。

    *****

    “好了,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把教材发一下,今晚就交给你们。每个人制订好自己的时间表,规划下你接下来的路怎么走,这才是好的开始。”

    同学们排着队有序地上去领书。

    林甘早就不想听张纲在那里灌鸡汤了。

    看着一旁薛佳琪小心翼翼地把张纲的每句话都记下来,笑了。

    轻敲下她的头,“你在抄语录吗?”

    薛佳琪白她一眼,“这都是班主任的精华。”

    林甘嗤笑一声,“你听他的还不如听我的。”

    薛佳琪单手托着脸看她。

    林甘示意她靠近自己,等她移过来,才开口。

    林甘:“努力也行,毕竟有时候你不努力一下,不知道什么叫绝望。”

    “……”。

    薛佳琪咬着后槽牙瞪她一眼,“比如你的英语吗?”

    林甘:“……”。

    世界上多的是人相爱相杀。

    轮到林甘和薛佳琪上去领教材的时候,林甘起身顺手将桌子上的草稿纸略微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若是有人盯着她这动作细细地看,兴许会隐约看到草稿纸上少许的几个字。

    “离开”。

    “光”。

    *****

    领了书,林甘就一直在等下课。

    中间别的班级有次休息时,张纲没喊休息,班里的人也都不敢动。

    林甘手里的笔一直在来回折腾着,没个安生。

    薛佳琪压低声音,“怎么了?”

    林甘翻了两下书,总觉得进入不了状态。

    “我和周同学说了,等下找他,这还不下课。”

    说着,坐在讲台上的张纲视线就转了过来。

    ……

    得了,又被抓住说话。

    一直等到第一节晚自习上完,张纲才让下课。

    薛佳琪一听见铃声就飞奔出去上厕所了。

    林甘则是匆匆忙忙的出去。

    刚出门,视线就被牵绊住了。

    一中的每层的楼梯口往前走都会露出一个平台。

    平台是弧形,一米高的遮挡,每到下课都会有许多同学站在这块区域聊天。

    虽然一溜烟儿望过去,大家都是穿的校服。

    可周远光往那一站,林甘一眼就看出来是他了。

    清清瘦瘦的背影,因为个高的原因,站在一群人中间,有些鹤立鸡群的意思。

    他两肘撑在平台上,微弯着腰,目光却一直在盯着对面。

    可能因为气质太卓然,又或者因为他是生面孔,周远光的身边没有其他人。

    只是旁边站了一群小姑娘。

    林甘一边走,小姑娘的话就往耳朵里灌。

    “这人谁啊?”

    “长得挺好看的啊。”

    这话一出,几个小姑娘就哄笑起来。

    “好像是二班新来的。”

    “转学生?”

    “唉,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我去给你们要个联系方式?”

    一群人推着说话的女生开始起哄,推搡着让她去。

    林甘快步往前走了两下,到了周远光的身边。

    刚刚还蠢蠢欲动的女孩子们不敢动了。

    林甘和周远光恰好看的两个方向。

    她同样胳膊肘撑在平台上,先是睨了一眼刚刚的女生,而后却是脸伸到周远光的面前。

    “嘿。”

    “……”。

    “周同学,你出来,这么早啊?”

    周远光看了一眼林甘,视线移到她的额头,淡淡地看了一眼,说,“印子下去了。”

    被他这样一提,林甘又想起了下午的囧事,脸微微泛红。

    幸好走廊里的灯不是特别明亮,昏黄的灯线,叫人看不清脸色。

    “周同学,你上节课出来了吗?张纲那个小王……”

    林甘嘴里的“小王八蛋”说了一半,想到什么似的,赶紧住嘴了。

    差点忘记这人和张纲的关系。

    周远光看着她说错了话的怂样,还自顾自装模作样地打了自己的嘴一下,嗤笑一声。

    “都怪张老师没让下课。”

    周远光头扭过来,视线移到林甘的脸上。

    原本听她说话,悄无声息就跑了偏,目光全都不自觉集中到了她眼角的那一点泪痣。

    “你不会上节课也出来等我了吧?”

    周远光不着痕迹地收回了视线,重新看向对面的半边教学楼。

    慢悠悠地回她,“没出来。”

    林甘撇撇嘴,“哦”。

    白期待了。

    还是不甘心,也不管这人听没听,只顾碎碎念。

    “我上课就一直担心你出来等我,课都没上好。合着我是白操心了……”

    林甘说着撇起了嘴。

    “林甘。”

    周远光的嗓音清清冷冷,低沉的声音,让人入了耳。

    “哎。”

    “上课就好好学习。”

    “……”。

    林甘噘着嘴就发现,刚刚的那群女孩子仍旧没有离开。

    全部都在盯着周远光的背影看。

    林甘不乐意了,嘟囔一声。

    “看什么看,周同学早晚也是我的人。是吧,周同学?”

    周远光没有回答,只是目光看向林甘,眸子闪过淡淡的笑意。

    “对了,周同学,你是走读还是住校?”

    “走读。”周远光轻轻咳了下嗓子。

    “啊,我住校哎。”

    林甘家离学校太远,从高一开始就一直住校。

    不过就算家离得近,那样的空冷冷的家,她也不乐意回。

    “我还说想问你晚自习下课可不可以一起讨论学习……”

    说到后面“学习”两个字的时候,声音不自觉降低,自己都心虚。

    周远光唇角忍不住勾了勾。

    “我在学校对面的学区房住,离得近,可以晚点回。”

    而后看向林甘,声音淡淡浅浅,说的人心上缥缈。

    “你……可以来班里找我……学习。”

    “学习”二字,莫名就被他咬得重了。

    林甘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学习”二字就被他说的极其性感。

    越想越控制不住,“轰”地一下,脸颊带着耳朵,红了一大片。

    随着快要上课,周围人都各回各班了。

    周远光转了身,看了下林甘。

    “我回班了。”

    林甘没敢看他,仍旧羞着,“嗯”了一声,让他先回。

    周远光临走前,又回头望向她。

    脑袋瓜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低着头,一步步往一班的门口踱,耳尖红通通的。

    周远光挑眉往班里走。

    小姑娘不禁逗。

    ……

    林甘回到座位上,捧着自己还在红的脸,痴痴笑了起来。

    这反应笑了薛佳琪一跳。

    “你出去一趟,怎么跟吃了春.药似的?”

    林甘笑着瞪她一眼,“你懂什么?周同学说晚上可以和他一块学习。”

    薛佳琪惊讶,“晚上?你们学什么?”

    “……就是下晚自习后的时间。”

    林甘斜了她一眼。

    薛佳琪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才回神似的说。

    “对了,我刚刚去厕所,听到咱们隔壁班的好几个女生在议论周同学。”

    “议论什么?”

    “说他长得好看呗,还在二班,肯定是学霸。”

    林甘嗤笑一声,摆摆手,“看上我的人,说明她们眼光好。”

    薛佳琪无奈地摇头,“这周同学也是,明知道自己招人喜欢,还连着两节课在外面站。”

    林甘“咦”了一声,“你说什么?”

    “就是别的女生说的啊,说周同学连着两节课课间都在外面站了。”

    ……

    林甘顺手把书插到书立里面。

    嘴角弧度忍不住一点点、一点点开始变大。

    咬着唇痴笑起来。

    不是说自己上节课没有出来吗?

    口嫌体正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