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0

    林甘上课的时候, 一直在想高考是为了什么。

    她扭头看着旁边不断在复习的薛佳琪,一直在和一道数学题斗智斗勇。

    再看看前面弯着腰趴在桌子上埋头苦学的同学,她叹息了声,也拿出书。

    她对高考一向没什么规划, 别的同学会选择好了城市、专业或者学校。

    而她之前只想快快度过这段时期。

    笔在指间来回转圈, 不知道周同学有什么想法。

    有他在的高三,她觉得时间可以过得慢一些。

    静下心来开始做题, 分数高一点的话, 以后选择的机会也会更多。

    不论是她选择他, 还是她被他选择。

    ……

    薛佳琪家离得近, 她走读。

    “你晚上回宿舍注意下。”

    林甘快速给书包装了两本书,被薛佳琪叫住。

    “怎么了?”

    “我听同学说,刘欣静今年也住校了, 她被分到九班, 好像和乔峪一个班。”

    林甘眼皮子都没掀一下,“有能耐就让她来。”

    薛佳琪去望林甘, 叹息一声, “就是和你说一下, 上次的事她肯定还恼着呢,我就怕你一个人……”

    林甘看着薛佳琪说着说着嘴巴就翘起来,伸手去捏住她的脸。

    “没事,我有分寸。”

    看着薛佳琪脸挤在一起, 可爱得要死。

    “倒是你, 少操点心, 少听八卦。人家分到哪一班和咱们没关系。”

    说着松了手。

    薛佳琪揉着腮帮子点头。

    “你快收拾,你妈估计等你等得要着急了。”

    林甘说完这句话,拎起书包就往外跑。

    “你慢点。”

    林甘一摆手,“慢点人就跑了。”

    *****

    林甘出去的时候,周远光的班主任还在教室里坐着。

    她也不好意思大大咧咧地就进去找人。

    周远光第一天来,她不至于这么没眼色地给他招黑。

    拿着包就站在外面等着。

    因为角度的原因,坐在窗户旁边的周远光一侧脸,就看到了林甘在外面站着。

    林甘将书包抱在前面,眉眼弯弯地朝着他笑。

    对他做了个口型。

    “我”

    “等”

    “你”

    也不知道他看懂了没。

    周远光不咸不淡地看了一眼林甘,低头开始忙活手上的东西。

    林甘抱着书包在外面等他。

    来来往往的人都瞧她一眼,她也不介意。

    鞋子在地上来回轻踢着,无聊地打发时间。

    猛地一抬头,林甘心下一紧。

    张纲正从办公室迎面走来。

    林甘刚想低头,装作没看见,就被他叫住了。

    “下课不走,站在这儿干嘛呢?”

    林甘双手不自觉地捏了一下书包带。

    总不能说等着和你侄子谈恋爱呢吧。

    右手抬高,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

    “等个同学,等会就回宿舍了。”

    张纲也没细想,抬头又看她一眼,就进了二班。

    林甘去看玻璃那端的周远光,只见他唇角噙了丝笑意。

    斜睨了一眼林甘,而后就转身去看刚刚进去找他的张纲了。

    林甘撇撇嘴。

    估计张纲也是问周远光适不适应之类的,说了两句,就和二班班主任简单交谈几句,他就出来了。

    看见林甘还站在原地,眉头一皱,“同学还没出来?有这时间你不如在班里多做两道英语完形,高三了,还没点紧张感。”

    “……”

    林甘噘嘴,心不甘情不愿地低头,闷着脑袋点了点头。

    她自然错过了教室里周远光的动作。

    他一边收拾书包一边站了起来,隔着玻璃,嘴角带笑,看着这一幕。

    张纲说完就走了,没多费功夫搭理她。

    周远光和张纲前后脚,一个出来,一个下楼。

    林甘鞋子踢了两下地,抓着书包带走到周远光旁边。

    “他说你了?”

    周远光见林甘闷闷不乐,低着头也不说话,就开了口。

    这个“他”自然指的张纲。

    叹息一声,见她仍旧低着头沉默,接着开口。

    “他是为你好。”

    周远光这句话音未落,身边人就痴痴笑了起来。

    笑声闷哑,像是强憋着似的。

    周远光一瞥,少女咬着唇强忍着笑,脸憋得通红的模样就映入了自己的眼帘。

    “周同学,你刚刚是在安慰我吗?”

    “……”

    周远光没理她,背着书包往下走。

    他以为她是被凶得生气,哪能想是她自己一肚子坏水。

    亏他还担心她把唇咬坏……

    林甘赶紧快步追了上去。

    侧着身子看他,语气里都是掩盖不住的笑意。

    “周同学,你刚刚竟然在安慰我哎!”

    周远光不看她。

    林甘噘着嘴哼了一声。

    “刚刚被你家大人给欺负了,现在你也不理我。”

    “……”

    “不过仔细一想,我这还没谈恋爱,就把家长见了,这进展还挺棒的。”

    “……”

    说完林甘就看了一眼周远光。

    他一心低着头看脚下的楼梯,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没有听到心里去。

    “周同学……我说……”

    “林甘!”

    周远光低声呵斥她一声。

    “啊?”

    林甘怔怔,不明白他语气怎么突然就严肃了。

    “下楼梯看好台阶!”

    周远光说着,拽了她一把,让她身子摆正,不再侧着。

    只一下,他就松开了手。

    可林甘却像是被定住一般,不知道动了。

    她全身的感知细胞,现在都集中到了被周远光一拽的那个地方。

    那块肌肤火辣地滚烫,整条小臂都是酥麻麻的。

    林甘看着刚刚被他触碰的那点,笑了起来。

    至于周远光,看见林甘的痴笑,不知道为什么,脸上也觉得有些烫。

    不再看她,径自往前走。

    林甘看他走远了,赶紧把自己的痴相收了起来,追上去。

    “周同学,那以后晚自习我就去你班里学英语了啊。”

    “嗯。”

    “周同学,你晚上回去看手机吗?”

    听见林甘说这句话,周远光脚步停了下来,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林甘。

    “不看。”

    林甘长叹一口气。

    “那我晚上有问题怎么办啊?你不是说帮我学英语了吗?”

    可怜巴巴地看着周远光。

    “……问题可以攒到第二天再来问我。”

    “那意思是白天也可以找你了?”

    周远光敛了眉眼,他觉得他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面前笑得得意洋洋的小姑娘一直在等自己跳进去。

    ……

    心里叹息了一声,低头去看林甘。

    表情严肃,神情却冷淡。

    “可以来找我。不过——”

    林甘听到开头半句,笑得眉眼弯弯。转折一出来,脸色就黑了几度。

    “不过什么啊?”

    周远光眸子里都是认真,“不过你上课要好好学习,课下也要好好做题,如果下次考试你英语没有进步,我就不管你了。”

    “我就不管你了。”

    明明周远光说这句话时,表情那么凝重,容不得林甘开半点玩笑,可她心里确实因为这句话,生出了几缕甜滋滋的美。

    笑着去看周远光,“那你现在是在管我吗?”

    周远光轻飘飘地看了一眼林甘。

    他眼睛本来就有些细长,现在眸子黑白分明,就这般单纯地盯着林甘。

    林甘就觉得他周身生出了几分“不可亵玩”的纯洁感。

    周远光看着林甘手抓着书包带,其中一只手两个指头不停动着。

    拇指指间掐着食指的指肚,一下下的。

    而她双眼望向自己,丝毫没察觉到自己下意识的反应。

    她在紧张。

    这个认知让周远光目光柔和许多。

    淡淡地“嗯”了一声。

    而后就看到林甘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

    “那你现在是在管我吗?”

    “嗯。”

    单是这样简短的肯定,就让林甘美到不知今夕何夕了。

    好像“管”这个字,就让两人之间生出了许多道不清的关系。

    含在唇间,就多出几丝缱绻,意味不明。

    林甘抿着唇笑,和周远光视线撞在一起。

    “周同学,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不管我的。”

    “……”。

    周远光没有接话。

    林甘又笑嘻嘻地解释,“因为我下次肯定会进步的。毕竟你这么厉害!”

    周远光背着书包往前走。

    出了教学楼,学校里边的路灯距离较远。

    两人步入了夜色稍浓的地带。

    周远光轻轻扯了一下唇角,无声开口。

    “马屁精。”

    宿舍楼和校门口离得近。

    从校门口进来左手边一拐就是一中的宿舍楼了。

    这也就意味着前面的这个路口,就要和周远光分道扬镳。

    越往前步子就越小。

    废话,这还没和周同学待够呢,就要分开。

    林甘心里叹息一声,怎么看他都看不够。

    周远光察觉到林甘离自己越来越远,疑惑地回头看她一眼。

    林甘看他一脸光风霁月,觉得自己心思龌龊极了。

    刚刚她竟然想把周远光装进书包里,带走得了。

    两人就这么沉默地往前。

    前方高大的路灯,灯光也明亮得很。

    一下子他俩就从黑暗踱到了光亮之处。

    所有的情绪都被放大,无所遁形。

    周远光转身看了眼皱眉的林甘,眉头也拧起来,开口。

    “我走了。”

    林甘撇撇嘴,“老和尚念经,我不听不听。”

    “……”。

    周远光一脸黑线。

    这时候刮了一阵风,吹得路旁的几棵构树叶子哗啦啦地响。

    林甘被周远光无语的眼光盯得浑身不自在。

    可还是拼着想要和他多待一会儿的心思,硬着头皮瞎扯。

    “周同学,你快看天。”

    周远光顺着她的手势去看夜空。

    今晚的夜空低沉挂在天上,云层深深浅浅地不一致。

    就显得诡谲又深邃。

    格外神奇。

    周远光见林甘久久不说话,侧脸俯视她。

    林甘脑子一抽抽,不知道话怎么就突然出了口。

    “周同学,你快拉住我,天有异象,我可能要穿越了。”

    “……笨蛋”。

    周远光唇角忍不住弯起了好看的弧度,眉眼间都是无奈。

    而后笑声低沉,窜进了林甘的耳朵。

    林甘原本手抓住了周远光的胳膊,现在被他的笑声逗弄得一下子松了手。

    “妈的,好宠溺。”

    “……”

    “周同学,你是要……偷走我的心。”

    “……不准说脏话。”

    周远光轻声呵斥林甘。

    林甘眨巴眨巴眼睛,嘴巴翘了起来,“我错了。”

    周远光斜睨她一眼,就转身,“我走了。”

    林甘自己朝着他的背影挥手,“周同学,明天见。”

    原本她也没想到得到周远光的回应。

    可她说完,就看见周远光虽然没有扭头,但也挥了挥手。

    “嗯,明天见。”

    声音不大不小,林甘刚刚听见。

    *******

    一中的宿舍分为两种。

    一种是六人间,一种是两人间。

    两人间在一楼,当然住宿费也比较贵。

    林甘高一高二都是在六人间,到了今年,考虑到学习,就选择了两人间。

    还不知道和自己合住的是谁。

    找到宿舍门牌号,就推门进去了。

    门内的景象让林甘有些吃惊,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再次确定。

    “别揉了,就是我啦。”

    薛佳琪正在擦桌子,看见林甘推门后一脸吃惊的模样,笑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

    林甘先是激动地啊了一声,然后就走过来捏薛佳琪的脸。

    “我住校啊。”

    “你怎么都没有跟我说!”

    “给你个惊喜。”

    “这怕是有惊无喜,晚上还得小心你来爬我的床。”

    “大佬,你还真说对了,奴婢住校就是专门来暖床的。”

    林甘想绷着脸去凶她,努力了好几次,没有绷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刚刚在教室还一脸严肃地让我小心刘欣静……你这家伙也装得太像了吧。”

    薛佳琪挑着眉坏笑,拿着手里的抹布转了个圈。

    “刘欣静那个本来也是要说的,我来也得先瞒着,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林甘一把将书包扔在床上,夺过薛佳琪手里的抹布,开始擦桌子。

    “你和周同学干什么坏事去了,走这么慢,我都回来等你半天了。”

    林甘一边擦桌子,一边笑。

    “这是秘密。”

    两个人闹着收拾屋子,结束后已经十点半了。

    两张单人床,分在两侧,中间是公用的一张桌子。

    相对于林甘,薛佳琪心情更为激动。

    一方面,这是她第一次住校,新鲜感十足;另外一方面是,她和林甘认识这么长时间,这还是第一次两人在同一间屋子里睡觉。

    “睡不着?”

    林甘听见薛佳琪在床上翻来覆去。

    薛佳琪从床上坐起来,挤到林甘的床上。

    “你不觉得热吗?”

    宿舍里虽然开了空调,但是两人睡前温度调的高。

    薛佳琪陡然挤过来,就显得空间逼仄许多。

    “觉得像做梦。”

    林甘双手背后,头枕在手心里,望着天花板发呆。

    “梦美吗?”

    薛佳琪摇摇头,而后又点点头。

    林甘笑了一声,“傻样。”

    “有的时候觉得,我们每个人好像都在梦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剧本,一切轨道好像都是冥冥之中分配好的。所以无论我们怎么挣扎,怎么努力,最终的结果可能也只是上帝最初要给你的结果。”

    林甘侧了侧身,看到薛佳琪两眼放空,眸子无神,透着迷茫。

    不就是庄周梦蝶吗?

    踢了她一脚,“大晚上说什么胡话。”

    薛佳琪回神,扭头看向林甘。

    “你说,我们能考上大学吗?”

    林甘想了想,“能。大专也是大学啊。”

    薛佳琪:“……”

    林甘脑子里突然回想起周远光今晚的神情。

    拧着眉头,严肃而又认真地叮嘱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

    他说这话,鼻翼轻轻扇动,说完,唇抿成一条直线望着你。

    那模样,林甘觉得自己像是被他拽着走,轻易就被他的眸子吸引进去。

    好像突然被人在意了一般。

    你不止是一个透明的存在。

    而是有人惦记你会不会走弯路,惦记你的未来。

    你的行为在他眼中被放大,不会避你如妖魔,不会强求要你去改变。

    而是一点点发现你的所有,你的每一面。

    好的坏的习惯,他都看在眼里,会肯定你,同时也会指正你的缺点。

    碰上你难过的事情,还会别着性子,装作冷淡的模样笨拙地去安慰你。

    林甘抿抿唇,这样一想,她好像越来越喜欢周远光了。

    想到这里,她看向薛佳琪,肯定般地点点头。

    声音透着力拔万钧的气势,开口。

    “会的,我们都会好起来。”

    薛佳琪在旁边叹息着点点头。

    林甘轻推她一下,“快滚过去睡觉,明天还要早起。”

    ……

    薛佳琪回到她床上之后,林甘对着天花板发了会呆。

    而后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22:59。

    打开微信。

    咬着唇,不知道周同学睡了没。

    看着对话框,点进去退出来。

    退出来,又点进去。

    干脆发了个“大兄弟,睡了吗?”的表情包过去。

    等了一分多钟,那端都丝毫没有动静。

    林甘撇撇嘴,这人还真不拿手机啊。

    把表情包撤回,打算睡觉了。

    *****

    这端,周远光刚冲完澡,推门就看见周母在自己屋子里。

    “妈?”

    周母把煮好的汤放到桌子上,转身给周远光拿毛巾。

    “给你炖了汤,等会喝一点。”

    周远光一边擦头发,一边眉头皱了起来。

    “我不喝,您以后晚上别做了,尽是受累。”

    “你这高三了,晚上还不吃饭怎么能行呢?营养跟不上,尽是让你爸我俩担心。”

    周远光转学来一中,周母和周父就租了这学区房,今年陪读。

    周父从客厅里推门进来,“你妈特意给你煮的,都不让我喝你这还不领情了。”

    周母瞪了周父一眼,“你进来瞎掺和什么?”

    周父笑眯眯地拽了周母出去,“我吃醋啊,你都没特意给我煮。”

    说完,他一边推着周母出去,一边转身看了一眼周远光。

    “是个男子汉大丈夫,就把汤喝了。”

    ……

    “砰”地一声,房门关上了。

    周远光还能听到客厅两人的拌嘴声。

    “锅里还有半锅汤,想喝自己盛去。”

    “不是给儿子炖的吗?都留给他。”

    “你是不是嫌弃我炖得不好喝?”

    “没啊,老婆大人明察,我这绝对忠心耿耿,没有半点冒犯你的意思。”

    “贫嘴……”

    周远光看着桌子上的排骨汤,犹豫再三,拿着汤匙喝了一口。

    刚到嘴里,就吐了出来。

    他妈这厨艺,还真是……

    难为周父天天昧着良心说好吃了。

    打算看几个单词,再去睡觉。

    刚打开书,就听见微信响了。

    屏幕还亮着,点进去。

    林甘:大兄弟,睡了没.jpg

    周远光拿着手机怔愣了下。

    不知道要不要回她。

    就这么愣神的瞬间。

    “林甘”撤回了一条消息。

    周远光挑了挑眉。

    指间打了个“快睡”发过去。

    然后视线重新移回到单词之上。

    *****

    这端林甘手机屏幕刚灭,就又重新亮了起来。

    周远光:快睡。

    林甘无声弯了弯唇角。

    这人,不是说不拿手机的嘛。

    林甘:“周同学,你在干嘛?”

    周远光:“背单词。”

    林甘:“……大佬果然是大佬orz,就是用功。”

    周远光:“23:05了,快睡。”

    林甘:“周同学,你明天几点钟到学校啊?”

    周远光看见林甘问这个问题时,就几乎要猜到她的意图了。

    原本不想回复,可视线移到单词上,无论如何,脑子是接受不了别的信息了。

    认命般的重新点开对话框。

    “六点。”

    林甘得到周远光的回复,满意了。

    “明天见,周同学。”

    “快睡。”

    “晚安,记得做个好梦。(梦里最好有我)。”

    “……快睡。”

    林甘撇撇嘴,就知道说“快睡”。

    你是我的闹钟吗?

    不过转念又一想,提醒自己睡觉,明天早上还想和他校门口相遇,可不就是自己的闹钟?

    抱着被子床上翻滚,咬着唇痴笑,给人改了备注。

    从此没有了“周同学”,只剩下了“小闹钟”。

    这端周远光看见林甘括号里的话。

    径自把手机丢在了一边。

    重新拿起单词,接着往下看。

    嘴里忍不住溜出一句话。

    “有你在,还不得是噩梦。”

    嗤笑一声。

    *****

    第二天,林甘五点半就从床上爬起来了。

    张纲要求六点二十进班。

    她得在六点钟之前赶到大门口去守着周远光。

    说来也奇怪,没认识周远光之前。

    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那么渴望去上补习班。

    更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可以早起。

    这要是在之前,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刷了牙,洗了脸,薛佳琪才醒。

    “你起这么早干嘛去?”

    林甘书包一装,看了眼时间,急急忙忙往外走。

    “守株待兔去,你赶紧起吧,等会别晚了。”

    刚出宿舍门,就见校门口的背影隐隐透着熟悉感。

    林甘快步往前走了几步,拉着书包一蹦一跳地跑去。

    “早上好呀,小闹钟。”

    周远光斜了林甘一眼。

    声音有点沙哑,“喊什么?”

    不自觉就喊出了给他的备注,林甘有些心虚。

    “我说闹钟把我叫醒的。”

    周远光看了林甘一眼,没说话,接着往前走。

    林甘就跟在周远光后面,往教学楼的方向走。

    “周同学,昨晚睡得好吗?”

    “嗯。”

    “昨晚单词记住了吗?”

    “……嗯。”

    一路上都是林甘啰哩啰唆没有意义的问话。

    “周同学,你……”

    话还没说完,周远光就停下来斜了林甘一眼。

    “林甘。”

    原本他声音就有些沙哑,现在低着嗓叫林甘。

    清清淡淡,声音似风吹竹林般清爽,一下子叫林甘失了神。

    “啊?”

    “不要没话找话。”

    “……”。

    周远光说这话时,看着比自己低了一头的林甘,眸子里闪过了无奈,而后转为幽深。

    说完就转身上楼梯了。

    林甘清咳一声,“那周同学,你昨晚做梦了吗?”

    周远光:“……”。

    他知道她是想问,有没有梦见她。

    他没回答。

    林甘在他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

    想着他说自己“没话找话”地尬聊,心里既不爽又尴尬。

    鼻子一皱,轻轻冲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

    声音恰好能让前面的人听到。

    周远光自然是听到了后面“尾巴”不满的鼻哼。

    想象着现在说不定一扭头,就能看到她龇牙咧嘴、张牙舞爪的模样。

    忍不住唇角向上弯。

    到了楼梯口,就能听到两个人班里的琅琅读书声。

    台阶就剩最后一个,周远光停住了脚步,转了身。

    等着林甘上来。

    林甘一边扶着栏杆,一边往上爬。

    看着周远光停下来,她也跟着停了下来。

    矮他两个台阶,抬着头望向他。

    “周同学,怎么不走了?”

    林甘有些疑惑。

    周远光松下一条书包带,将书包拽到自己胸前。

    一只手扶着书包,一只手去拉拉链。

    “伸手。”

    林甘听话,双手摊开伸出去。

    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可还是照做了。

    视线轻轻落到林甘的手上,看了一眼。

    楼梯栏杆是木的,上面油漆多多少少有些掉落。

    林甘刚才一路扶着栏杆,手心里沾染上了木片油漆的碎屑。

    林甘自然也看见了自己手心里的脏东西。

    在周远光目不转睛地注视下,羞耻感一下子涌了上来。

    腾地一下将手收了回来,局促地放到身后拍了两下。

    周远光意味不明地看着她这一串动作,开口。

    “转过去。”

    林甘眼神里都是可怜巴巴地疑惑。

    周远光轻轻扬了一下下巴,示意她转身。

    林甘照做。

    周远光下了一个台阶。

    嘟囔一声,“还知道害臊啊。”

    小姑娘听到这句话,耳朵红了红。

    手更不知所措地往下面落了落。

    周远光察觉到她的小动作,无声笑了笑。

    林甘的书包正对着他。

    “刺啦”一声,林甘书包拉链被他扯开了。

    林甘刚要动,被他低声制止。

    “别动。”

    之后林甘就感觉自己书包里好像被放了东西。

    “好了,回班吧。”

    随着周远光的声音响起,林甘书包拉链被重新拉上。

    林甘转了身,“周同学,里面是什么呀?”

    周远光一边往二班走,一边开口。

    “我妈把东西装多了,太沉,送你了。”

    说着也没回头看林甘,径自进了他班。

    林甘抿抿唇,往自己教室方向拐。

    回到座位上,憋不住的好奇心。

    先把书包放下来,拉开。

    里面赫然躺着一包纯牛奶、一个面包。

    这些……沉吗?

    而且他都从校门口背到教学楼了,还说沉。

    林甘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