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1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1

    一中老师去年不知道去哪个学校学习的经验。

    反正取经回来后, 学校就规定早读一定要站着读书了。

    一三五早读是语文,二四六是英语,周日自由复习。

    三个星期放一次两天的假,这是从高一就亘古不变的作息。

    林甘刚把书包放下, 就感受到了张纲的视线。

    想起不允许在班里吃东西的规矩, 一边掏书,一边坏着心思想。

    如果张纲真把自己的面包收走, 收的也是他自己家的。

    她也不吃亏。

    想到这, 莫名就咧嘴笑了笑。

    就是怪可惜的, 周同学好不容易“赏赐”给自己的。

    算了, 舍不得被没收,还是用生命去守护好它吧。

    “嘚,妖怪!”

    薛佳琪从教室门口进来, 就看到林甘笑得一脸傻样。

    一个语气词, 就把林甘的三魂七魄吓走大半。

    拿着语文书挡着脸,呵斥薛佳琪一声。

    “柯基, 你大早上是不是有毛病?”

    薛佳琪一脸坏笑。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痴汉快退!”

    “……你有毒。”

    薛佳琪也拿出书, 朝着林甘挑眉。

    “大庭广众之下, 朗朗乾坤,你和周同学在楼梯间做什么呢?可是被我看到了啊。”

    林甘斜她一眼,“没什么。”

    “没什么?我在楼梯口下面等了两三分钟你俩才走,还说没什么?”

    林甘没接话。

    薛佳琪啧啧两声, “你看你这个痴汉笑哟, 没什么才是见鬼了。”

    林甘想到周远光别扭的样子, 忍不住抿唇笑。

    “周同学,送了我面包和牛奶。”

    “那……”

    薛佳琪一脸惊喜地笑,话刚出口,就被人截了胡。

    “那什么那,你俩不读书,又聊天呢?”

    林甘一抬头,张纲不知道什么时间站在了两人身后。

    薛佳琪轻咳一声,不自在地低头去看书。

    张纲看了一眼两人,指了指林甘的书。

    “需要我给你买脉动吗?”

    “啊?”林甘不解。

    周围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连带着低低的哄笑声。

    薛佳琪默默伸手,将林甘倒着拿的书正了回来。

    “……”

    林甘抿抿唇,掩耳盗铃般地低头开始背书。

    “林甘,出去读。”

    张纲指了指走廊。

    *****

    林甘拿着课本,站在走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读着。

    既然是高三,这就开始了第一轮的复习。

    高一课本上的背诵,挨个解决。

    读一篇看一眼二班的方向。

    不知道周同学在读哪一篇。

    默默往二班的方向移了几下。

    站在门口的张纲望了过来,林甘停住脚步。

    “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埃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

    林甘靠着走廊,大声背诵课文。

    “刺啦”一声,她听见二班后面的窗户被人推开了。

    而后就看见周远光露出了半张侧脸,书伸出了窗外。

    清清淡淡的声音就飘到了林甘的耳朵里。

    “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林甘翻了翻脑子里的库存,而后大声开始大声地背诵。

    “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

    周远光微微探出了头,瞥了林甘一眼。

    扫视了她一圈,虽然没说话,但是林甘就是读懂了他的眼神。

    他在问,为什么站在外面。

    林甘瞟了一眼门口的张纲,而后撇了撇嘴。

    周远光知晓,不咸不淡地看了一眼林甘。

    音量提高,“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

    林甘:“……”。

    这不是接了自己刚才那句吗?

    撇撇嘴,这人是在说自己不够专心。

    林甘正准备说什么,“刺啦”一声,那人又将窗户关上了。

    同时,拿着书的清秀的手,也在林甘眼前消失。

    ……

    好你个小闹钟,还给爷傲娇上了。

    ******

    林甘知道这人是为了自己好。

    在提醒自己要用功,索性不和他计较了。

    一心地背起课文来。

    六点五十早读结束,临近这个点儿,张纲才喊林甘回班。

    薛佳琪和邻桌的女生去餐厅吃早饭。

    林甘则拿着牛奶和面包去二班找周远光。

    在外面看了一眼,他没在。

    不知道这人去了哪里。

    又拿着早饭回到自己座位上。

    小心地拆开面包,小口咬了起来。

    明明就是普通的面包,可在林甘看来别有一番滋味。

    喝了一口牛奶,不过瘾,美滋滋地又喝一口。

    妈的,为什么感觉周同学给的牛奶都这么好喝。

    ……

    吃了早饭,就站在楼梯口等周同学。

    别的同学这时也都陆陆续续开始回来。

    远远就看见周远光从教学楼门口进来。

    林甘一溜烟儿小跑下去。

    “周同学。”

    听到一声喊,周远光抬头就看见林甘像个小火箭炮似的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眉头拧了起来。

    距离他还有一步的时候,林甘笑嘻嘻地停了下来。

    低声呵斥,“就不能有个姑娘的样子。”

    周远光斜了她一眼,往前走。

    林甘的嘴登时瘪了起来。

    心里委屈得不行,明明自己是因为看见他太开心。

    急急忙忙得跑了下来,现在还要被骂。

    看他在前面走,眉头拧着,神情严肃,指不定心里怎么想自己呢。

    不走了。

    就看着他上楼梯。

    眼眶有点泛红。

    喜欢一个人,紧张一个人。

    到头来,还被他低斥。

    这种感觉,林甘喉头滚动,气哼哼地用鞋尖踢着地面。

    可能喜欢这东西,真的就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吧。

    或许周同学压根就不稀罕自己为他做的,更甚至,会觉得自己的做法像是跳梁小丑一样的可笑。

    这感觉,糟糕透了。

    转身,朝着学校的小卖部跑去。

    买了面包和牛奶,付了钱,急匆匆往回跑。

    刚出小卖部的门,就看见周远光站在门口。

    “还给你。”

    林甘把手里的东西一股子全推到了周远光的怀里。

    “……”。

    林甘把东西给他后,转身就要跑。

    可被身后的人一把拽住了袖子。

    “跑什么?”

    周远光嗓子低低的,绕到林甘眼前,盯着她的眼睛说。

    林甘沉默,嘴唇紧紧抿着。

    “眼眶都红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他说着,林甘就要走,被周远光拽了回来。

    周远光:“不说清楚就别走。”

    林甘原本也不是矫情的人。

    只是刚才对他满腔的热情一下子被他的反应泼了冷水。

    透心凉。

    陡然就接受不了。

    喜欢一个人就是会过度得去剖析他对你的看法。

    他的一个字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会被你在心里回放千百遍。

    猜测到肯定你的,内心欢喜。

    以为否定你的,说不清的失落。

    明明早上周远光给自己早饭的时候,心里还存在“他对自己有点不一样”的侥幸。

    可早饭吃掉后,一切又像一场梦。

    梦醒来,原来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

    周远光看了一眼自己怀里的东西,又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

    “林甘。”

    这次带了几分无奈。

    林甘抽了下鼻子,闭着眼,咬着后槽牙,开了口。

    颇有些不吐不快的感觉。

    “你说我没点女孩子的样子,我……”

    后面的话林甘没说出来。

    被周远光的目光注视着,她的窘意像是被放大了似的,手掌不由得蜷了起来,手上青筋暴着。

    “你怎么?”

    周远光唇同样抿成一条直线,问话林甘。

    林甘睁开眼睛,瘪着嘴望向周远光。

    “我难受……你这样给我下定义。”

    周远光眸子闪了闪,林甘听到他叹息了一声。

    “对不起……”

    林甘听他道歉,低着头。

    不再掉头就走,可也不回应这人。

    “我给你说过好多次,走路不要冒冒失失,要看好路。你就是不听话。下楼梯也是,眼睛从来不看台阶,刚才你还跑那么快,知不知道……”

    林甘听着周远光一直近似无奈地开口,慢慢抬起了头。

    周远光望着她慢慢舒展的笑脸,原本瘪着的嘴也渐渐扬起了弧度。

    那句“知不知道我会担心你”,就卡在喉咙里顿住了。

    林甘眸子亮晶晶,期待地问这人。

    “知道什么?”

    周远光抱着怀里的东西,别开了眼,不去和林甘的视线对上。

    喉头滚动了下,开口,“知不知道别人会担心你。”

    林甘往前凑了一步,眉眼弯弯,“别人是谁啊?”

    周远光抿唇,看着林甘不再绷着脸,眸子里带了点笑意。

    “你爸妈。”

    “……嗤”。

    周远光目光放柔和,去把怀里的东西重新推给自己面前的小姑娘。

    声音故意放凶,喊她一声。

    “林甘。”

    “啊?”

    “你再把我给你的东西送回来,以后就不要和我说话了。”

    林甘抱着没有还回去的东西,唇角忍不住往上弯。

    不说话就不说话。

    还强买强卖起来了。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