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2

    铃声快响起。

    两人迅速往教学楼跑。

    临到楼梯门口, 周远光突然扭头。

    “林甘。”

    本来拐了弯的林甘听到他喊,转了身。

    “好好听课。”

    “嗯。”

    林甘看着周远光,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周同学,我会听话的。”

    周远光勾勾唇角, 挥挥手, 进班了。

    可能是最近攻略周同学的进展很顺利,林甘觉得自己上课都认真听讲了许多。

    感觉自己身上总有一股使不完的劲。

    大课间, 别的同学下去溜达的溜达, 去卫生间的去卫生间。

    只有林甘坐在椅子上岿然不动。

    “做的什么?”

    前排的学霸介奥拿着草稿纸过来了。

    看着林甘摊了一桌子的英语单词本, 笑了起来。

    “看你背单词, 我怎么觉得这么稀罕呢?”

    林甘瞪他一眼,“你别以为你是学习委员,我就不敢揍你了啊。”

    介奥笑得讪讪, 将自己手里的卷子摊到林甘面前。

    “别介啊, 您是大佬,我这不请教来了吗?”

    林甘接过卷子, 开始看。

    “你这都哪找来的题, 稀奇古怪的。”

    “……你到底会不会啊?”

    “废话, 你等我解出来再给你讲。”

    林甘刚准备埋头做题,外面就有人开始喊了。

    “林甘,薛佳琪被刘欣静堵在厕所了,你快去看看吧。”

    凳子一踢, 随手推了一把介奥, 自己就开始往下面跑。

    一中的厕所, 样子很别致。

    全白,外观看起来像是小洋楼。

    不知道是哪位设计师的恶趣味。

    一楼女卫生间,二楼男卫生间。

    林甘径自往里面走,最里面的单间,外面站了一群人。

    刘欣静抱着肩,靠着门。

    “小短腿,还不出来啊?迟到的话,不害怕张纲把你踢出小班啊?我可是和你耗得起。”

    妈的,林甘低声咒骂一声。

    “刘欣静,给你脸你还不要了是吧?我上次给你说过什么?”

    门内的薛佳琪听见林甘的声音,在里面喊了一声。

    林甘没好气地“嗯”了一声,“你丫就不能有点出息,出来。”

    薛佳琪开了门,出来了。

    那模样林甘一看,眼都红了。

    浑身**的,头发梢还滴着水,一看就是被人从上往下泼的。

    林甘瞥了一眼角落里的垃圾桶,也是滴着水,被人扔在角落里。

    “去,去门口给我接点水。”

    林甘看了一眼薛佳琪。

    薛佳琪眼睛里还流着泪,哭着看向她。

    “看什么看,快去。”

    薛佳琪捡了桶,去接水。

    趁着薛佳琪出去,林甘冷冷地斜了刘欣静两眼。

    “你妈给你起的名字都白瞎了,我看你就是个人·渣,惯会欺软怕硬。”

    刘欣静也不再抱肩了,就站到林甘面前。

    她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真他·妈恶心,我就看不惯你这副样子。”

    说完,几个人就开始动了。

    林甘本来就是一个人过来的,三四个女生一起上,她有些应付不过来。

    一手拽着刘欣静的头发,一边去躲其他的偷袭。

    “哎哟,疼……我日·你妈,婊·子生的,林甘,你他·妈以为你是谁。一副天天谁都看不上的样子,你爹不是还要跟你那神经妈离婚……”

    刘欣静没想到上来就被林甘给置住了,头皮被人拽的疼得发麻。

    一串不堪入耳的话都往外蹦,林甘眯了眯眼。

    手上一用力,刘欣静的头皮被扯得一哆嗦,脏话连篇,“我日·你妈。”

    刘欣静的话,让林甘心里生出了异样的滋味。

    可具体是什么,她说不上来,也捕捉不到。

    恰好这时候薛佳琪拎着半桶水回来了。

    林甘推了一把刘欣静,将她往卫生间里拖。

    “咚”地一声,门一关,林甘斜了一眼其他的几个女生,剩下的都不动了。

    “还不赶紧滚蛋。”

    几个女生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嘴唇动了动,喊着走了。

    剩下刘欣静自己在里面哀嚎。

    “砰砰砰”地扯着门。

    林甘拽着门把手,不让她出来。

    “柯基。”

    “啊?”

    “还愣着干嘛,给我往里泼。”

    薛佳琪拎着桶,没有动。

    “你刚刚都被欺负成那样了,还墨迹什么?”

    林甘说这话时,扫了一眼薛佳琪,她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干,短袖全湿了,贴着身。

    薛佳琪抓着桶的手,握了又紧,松了又握。

    林甘也不动,等着她做决定。

    *****

    其实薛佳琪和刘欣静的积怨由来已久。

    要说两人结下梁子,说来也是莫名其妙。

    如果真要林甘概述的话,大概只能怨刘欣静脑子里有病。

    女生之间的风波,大多数都是由小事引起的。

    高一的时候,林甘、薛佳琪和刘欣静以及乔峪都在一个班。

    那时候,林甘和薛佳琪两人还没有什么交情。

    林甘常年不在班里听课,经常翘课出去溜达。

    薛佳琪是语文课代表,经常帮老师递交作业。

    语文老师说起来算是顶负责的老师了。

    抓得严,工作认真,自然就有一批学生不支持。

    为首的就是刘欣静这种的,不交作业,上课公然唱反调。

    更重要的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怼起了薛佳琪。

    比如薛佳琪要收作业。

    刘欣静就在那翻白眼,小声地叨叨。

    “破事真多,真以为自己是个课代表就牛逼了。”

    诸如此类,一件件事情的累积。

    女生的战争也向来如此。

    先是绵里藏针地互相刺几句,再是公然地互相不对眼。

    事事开始对着干,从一个层面,再逐渐上升到多个层面,循环渐进。

    等到面上狂风骇浪的时候,内里指不定多腥风血雨。

    总而言之,两人炸了。

    那天,林甘中午刚趴在桌子上午休。

    就感觉班里在不断地骚动。

    薛佳琪在前排,刘欣静和自己等在后排。

    “蹭”地一下,林甘就感觉前排有人站了起来,与之同时,是凳子的摔倒声。

    林甘从桌子上爬起来,眉头拧了起来。

    薛佳琪脸涨得通红,手上捏着粉笔,咬着牙,直视着刘欣静。

    “有意思吗?天天搞些不入流的动作。”

    刘欣静就在座位上坐着,嘴里不知道唧唧歪歪个什么。

    林甘眼神侧了侧,看到她桌子上堆着一小堆把玩儿的粉笔头。

    粉笔末沾了她一手的白灰。

    “嗤,咱们课代表天天有被害妄想症吧?以为别人都有闲功夫搭理她的。”

    刘欣静盯着自己手上的粉笔头,不咸不淡得反驳。

    “你……”

    林甘抬头看了一眼,薛佳琪个子本身小小的,站在那里本身就失了气势。

    原本就不是爱惹是生非的性格,现在被人两句话就搞得脸通红。

    踢了下凳子,就往外跑。

    班里的其他学生看着这一幕,全然都没有动作。

    薛佳琪刚刚咬着牙想动不敢动、咬着唇无助地看着周围人的神情,不知不觉就刻在了林甘的心上。

    林甘扫了一眼,哪怕平常和薛佳琪有来往的几个女生此刻都没有抬头,更别说跟着出去了。

    敛了眉眼,神情更淡,嗤笑一声。

    陡然站起身,走到刘欣静桌子前,抓起那把粉笔头,猛地朝着她身上砸了下去。

    砸完,林甘就推门追着薛佳琪去了。

    噢,她那时好像还留了句话给刘欣静。

    “天天尽搞些不入流的把式。”

    总之,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与此同时,从林甘追了薛佳琪出去之后,两人的友情也这么交下了。

    缘分,来得就是这么莫名其妙。

    至于后来薛佳琪问起林甘为什么要帮自己。

    林甘先是沉默了下,才开口。

    “柯基啊,你太小只了。”

    “……”

    其实薛佳琪不知道,后来的很多日夜,林甘自己也曾思考过这个问题。

    后来,她得出了答案。

    她觉得,如果她没有走出去,那这个世间可能再也不会有现在这个薛佳琪了。

    因为她困在黑暗和冷漠中,永远也走不出来。

    ******

    薛佳琪看着林甘,她表情淡淡地看着自己。

    这种目光最让她舒服,没有同情,没有轻视。

    觉得好像事情的轨迹原本就该是这样。

    咬了咬牙,提口气,就开始往外泼。

    “哗啦”一声,林甘骂人了。

    薛佳琪一睁眼,囧了。

    原来是她错误地估计了门板的高度,不仅没有泼进去,反而是泼了拽着门把的林甘一身。

    看她和自己一样,全身往下滴水,薛佳琪抿着唇不知所措。

    林甘看她的样子,没绷住,气着瞪了她一眼,笑了起来。

    “柯基啊,你可长点心吧。”

    林甘看了一眼薛佳琪,视线瞥了一眼门内,努努嘴,“还泼吗?”

    薛佳琪拎着桶犹疑不决。

    林甘叹了口气,“就知道你这个性格。”

    薛佳琪被林甘这样一感慨,有些羞赧。

    林甘摇了摇头,没脾气似的,“算了,反正以后,我也总在你身边。”

    音量是持续性提高的,就是为了说给里面的刘欣静听。

    ……

    两人没再管刘欣静。

    接下来的两节是语文课,张纲不在,任课老师一般不去过问学生的去向。

    林甘带着薛佳琪逃了。

    回宿舍换了洗了澡,换了衣服。

    收拾半天,已经到了快吃午饭的时间。

    两人往餐厅走去。

    刚进门,林甘就看见周远光正在吃饭。

    他对面坐的是个妇女,和他有几分相似。

    林甘舔了下唇,大发,这刚开学好像就见了家长……

    周远光估计是感应到周围的视线,抬起了头。

    这一望,就和林甘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林甘脸上洋溢着笑,挥手和他打了招呼。

    嘴里无声地喊着“周同学。”

    周远光望着她抿抿唇,低头接着吃饭。

    林甘撇了撇嘴,这人,竟然不理自己。

    打了饭,就和薛佳琪坐在了周远光的后面。

    一边拿起筷子,一边故意开口。

    “柯基,你知道吗?”

    “啊?”

    薛佳琪是饿了,往自己嘴里疯狂塞着饭,随口应了林甘。

    “这有的人啊,早上还理你,中午再遇见你,就成了陌生人了。”

    林甘说这话的时候,尾音一拐几个调。

    她背后的周远光听见她的话,捏着筷子的动作顿了一下。

    薛佳琪扒拉了一口菜,懵懂地抬头。

    “你这样说,不会是想拉关系然后吃我的菜吧?”

    然后一边说,一边护着自己的餐盘,拼命摇头。

    “我就这两块肉!你还觊觎!”

    “……”

    林甘觉扶额,她觉得她隐约听见了后面人的笑声。

    被薛佳琪的答案整得无语,恨恨地翻了个白眼,开始吃饭。

    两个人快速吃完,就撤退了。

    这才哪到哪啊,面子里子就全都丢光了。

    她们一走,周母就笑了起来。

    看着自家冰块脸的儿子,嘴角隐隐不断上扬的趋势,觉得稀奇得不行。

    开口逗他,“现在学校里的女孩子都这么有意思了?”

    周远光抬头看了一眼周母,探到她目光里的兴致盎然,唇角又恢复成了一条直线。

    “她有意思吗?”

    周母被自家儿子的故作冷清的表情逗笑,坏笑着挑眉。

    “我还没说哪个姑娘呢,你这就‘她’上了。”

    “……”。

    周远光不再说话,专心埋头有一口没一口地吃东西。

    周母脸上都是笑,带着回忆似的恍惚开口。

    “当年上学那会,我追你爸的时候……”

    “妈。”周远光无奈地抬头喊了一声,打断了周母的回忆。

    “啊?”

    “我吃饱了。”

    “你这孩子,才吃这么一点,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天天吃得跟猫似的。刚才两个姑娘都比你吃得多。”

    “……我回教室了。”

    “把水果带上。”

    周远光想了想,终究还是带上了。

    ******

    回到教学楼,就看见林甘在二楼平台那里站着。

    瞥了眼自己手里的水果盒子,眉心动了动。

    林甘看着周远光上楼梯,往下跑,像是迎接的姿势。

    “周同学,你吃好了呀。”

    周远光“嗯”了一声。

    “所以早上也是你妈妈送的饭吗?”

    “嗯。”

    林甘看着他目不斜视往前走,嘟囔。

    “你妈妈都给你送早饭了,你还带什么面包啊?”

    周远光脚步顿住。

    没敢一下子回头看她。

    林甘看出他的僵硬,得意地吐了下舌头。

    静了好几秒钟,周远光才转了身。

    “我妈担心我吃不饱。”

    “……”。

    “不行吗?”

    林甘见他淡淡地睨了一眼自己。

    那神情,活脱脱是禁欲的傲娇鬼,魂都被他这副样子勾走了。

    不住地点头,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行行行,你最行了。”

    “……”。

    周远光看着她这幅狗腿的样子,耳尖悄悄红了。

    为什么要说“你最行了”这种话啊。

    抿抿唇,把手里的水果盒子推给林甘。

    猝不及防得了礼物,林甘有些傻眼。

    周远光别开眼,开口,“给你吃。”

    “为什么呀?”林甘脱口而出。

    “你哪来……这么多为什么。”

    林甘撇撇嘴,开口。

    语不惊人死不休。

    “周同学,你早上给我面包,中午给我水果,你是不是开始喜欢我了呀?”

    林甘小心谨慎地说完,就咬着唇,满怀期待地看向周远光。

    “……”。

    少女灼烫火辣又直勾勾的注视,让周远光的喉头不自觉地滚动了下。

    气氛陡然紧张又暧·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