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3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3

    林甘伸着头探到他的面前, 目光紧盯着他,不让他逃避。

    周远光伸手推开她的脸,别开目光, 低声轻斥。

    “胡说什么?”

    林甘嘴巴翘起来,内心腹诽。

    傲娇鬼,还死不承认。

    “那是为什么啊?”

    “装多了。”

    不论林甘怎么样问,周远光就是死咬着不松口。

    林甘摇着头故作叹息一声,

    “周同学, 你这脸皮也忒薄了, 你要像我学习, 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来,跟着我念——”

    “林甘!”

    周远光声音陡然提高, 喊了她一声。

    林甘自是脆生生地“哎”了。

    “我回教室了。”

    周远光说完, 没再看林甘,就走了。

    “……”。

    林甘看他脚步匆匆,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抿着唇笑起来。

    看着自己手上的水果盒子,打开一看。

    码着一排排红润剔透的樱桃。

    个个饱满像极了玛瑙。

    最重要的是, 还是心形的。

    林甘塞了一颗扔进嘴里。

    甜甜的口感充盈在心间。

    哑然失笑。

    这小闹钟,就是个口是心非的小妖精。

    *****

    不知道世间所有的喜欢是不是都会让人开心。

    可林甘却知道, 自从遇到周远光, 她觉得自己的每天都是甜大于苦。

    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她都如此期待。

    可能, 喜欢会刺·激多巴胺。

    一直到了晚上, 下了晚自习,林甘才有机会和周远光说上话。

    高三的生活一旦进入状态,你就会知道有多么繁杂。

    都说学习分为三个状态。

    第一,看山是山;第二,看山不是山,第三,看山还是山。

    林甘觉得静下来心之后的自己,还处于第二个阶段。

    可能英语……

    还是第一个阶段吧。

    晚自习结束,她带上英语书,去二班找周远光。

    大多数人基本都回了宿舍,剩下一小部分还未离开,仍在奋战着。

    林甘见周远光好像在解题,就径自走了进去。

    坐到他旁边的空位上。

    一直等到林甘将手伸到他面前,他才意识到她来了。

    “在做什么?”

    周远光扬了扬紫色的封皮。

    林甘嘟嘴,“五三啊。”

    “嗯。”

    然后周远光瞥到她手里的课本,开口。

    “你买五三了吗?”

    林甘摇摇头。

    周远光将她手里的课本接过来。

    “之前在补习班我见过你的英语水平了。”

    说完,饶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林甘。

    林甘联想到自己之前写的那个作文,不自觉地手碰了下鼻子,掩饰自己的尴尬。

    “大概情况就是,单词完全不会,没有一点底子。”

    “……谁说我没有基础的。”

    周远光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嗯,是我说错了。”

    林甘闷着头笑,等待着他的夸奖。

    “有幼儿园的基础。”

    “……”。

    周远光看着她咬着唇,被他说得脸颊绯红,耳尖也充斥着尬意。

    唇角微弯,“所以你在第一阶段的任务就是,每天记得背单词。先从课本开始,每天二到三个单元。”

    林甘觉得自己找他来学习,就亲手把自己做成了砧板上的鱼,还给自己顺便解剖好摆了盘。

    明摆着要被人收拾。

    哀怨地看着周远光,“周同学,给条活路啊。”

    周远光不去看她可怜巴巴的目光,硬起心肠。

    “我给你活路,高考给你活路吗?”

    他这说教般的模样,简直和张纲如出一辙。

    林甘忍不住嘟囔,“白天听班主任的教导,晚上还要忍受人家大侄子的说教。”

    周远光:“……”。

    林甘笑,顺势扫了一眼他摆在桌子上打开的五三。

    眼珠儿来回打转,眸子里闪过狡黠。

    “周同学,这是个什么单词啊?”

    周远光低头去看她指的地方,抿了抿唇,沉默着看向林甘。

    林甘一脸无辜,“连你也不知道吗?”

    “……”。

    “那我问前面那个男生好了。”

    说着,林甘作势要去拍前面男生的肩膀。

    林甘还没来得及问前面的人,周远光就开口了。

    “girlfriend。”

    “啊?什么意思啊。”

    周远光睨了一眼林甘,“女朋友。”

    “哎。”

    一声脆生生地应答。

    而后林甘就捂着嘴笑了起来。

    周远光斜她一眼,看着她一脸诡计得逞的奸笑,不再搭理她。

    林甘见他接着刚才开始看题,吐吐舌,不再打扰他,自己也默背起单词。

    约摸过了十五分钟。

    周远光开始收拾书包,两人准备走。

    林甘拿着书包,站起来,问周远光。

    “周同学,你每天都可以走这么晚吗?”

    周远光“嗯”了一声。

    一想到以后每天晚上都可以和周同学一起待这么长时间。

    林甘就止不住地想嗷一嗓子,抱着书包,激动地蹦了一下。

    然后“砰”地一声,旁边的桌子“刺啦”一声挪了好远。

    随之响起的是林甘的痛呼声,她跳起来的瞬间,膝盖一下子撞上了桌腿。

    太疼了,第一反应的痛感来得格外猛烈,林甘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再低头看了一眼膝盖,破了一大块,旁边还淤青一片,看着吓人。

    林甘疼得出不了声,只能大颗大颗地往下掉眼泪。

    泪眼朦胧间,她就看见了一只手,修长、骨节分明。

    “能起来吗?”

    林甘咬着唇摇摇头。

    周远光看了一眼她那还在一点点往外流着血的膝盖和被咬得惨白的唇,眉头紧拧着。

    往桌腿上看了一眼,有颗钉子尖在外□□着,泛着冷光。

    “上来。”

    然后林甘就看见周远光就在自己旁边背对着自己蹲下了身。

    没来得及想这人要干什么,他的声音又在教室里响了起来。

    “我背你。”

    二班的同学,听到响动都扭头看。

    周远光像是没有察觉般,不为所动,缓缓蹲了下去。

    像是受到召唤似的,林甘慢慢趴到周远光的背上。

    而后他的双手搭在她的腿窝处,缓慢地站了起来,向着教室外走去。

    “知道医务室在哪儿吧?”

    林甘嗯了一声,“和校门口对着的方向,男生宿舍楼后面。”

    周远光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明明疼痛一直没有变,可林甘却是觉得疼痛缓轻了许多。

    她没想到自己因祸得福,有生之年还能趴在周远光的背上。

    他后背宽阔,平常给人一种清秀的感觉,可是林甘现在只觉得有一种安全感。

    周远光走得速度很快,步子也大,但是同时也很平缓,小心地避免右手碰触到林甘膝盖上的伤口。

    到了门口的台阶,林甘忍不住将手环在了周远光的肩上。

    因着两个人的距离,林甘感受到周远光的身子僵了一下。

    林甘故意往周远光耳旁贴了贴,声音带着委屈。

    “我膝盖好疼。”

    说“膝盖”两个字的时候,有细细的轻弱的气流钻进了周远光的脖子里。

    周远光手猛地一顿,林甘就痛呼了起来。

    他的手碰到了她的伤口。

    那一下本来就挺疼的,尤其是膝盖处,稍微屈膝疼痛感就格外强烈。

    被周远光一碰,林甘原本停住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大颗大颗地泪珠一下一下地砸到周远光的后背上。

    迅速地渗进短袖,贴到周远光的肌肤上。

    像是被烫住了似的,周远光不自觉地身子一颤。

    听着耳旁传来抽抽搭搭的哭泣声,他的唇喏动了下,沉默地开口。

    “对不起。”声音闷闷,仔细听还带着无措。

    “你……有什么……对不起的?”

    林甘一边用手揉眼睛,一边还在抽抽搭搭的哭。

    “不小心碰到你的伤口。”

    周远光开口得有些艰难。

    林甘摇摇头,声音抽噎,“我才要……谢谢你送我。”

    周远光没再吭声了,只是手上小心地调整了下姿势,让林甘趴得更舒服一些。

    林甘趁着这个空当儿,捂着眼睛瞄了一眼自己的膝盖,抽泣得更厉害了。

    周围的淤青高高地肿了起来,原来的血迹没有清理,旁边的已经干涸了,粘连在伤口上,看着颇为惨烈。

    “怎么了?”

    周远光似乎是被林甘这一嗓子吓到了,扭头问她。

    脚下的步子却是没有停,反而速度加快了。

    “好疼……”

    眼泪不停地往下砸。

    周远光提了一口气,加快速度往医务室去。

    其实除了最初的那一瞬间,眼泪是不可控地一窝蜂涌出来。

    到了后面,林甘原本是不想哭的。

    可看到周远光这种类似呵护般的动作,林甘鼻子一酸,心头泛软,眼泪则是一点也不听话地往下落。

    从小林母的关注点就在林父身上,她在那个家里的存在感永远是最低的。

    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小的时候摔了磕了,身边没有人,拍拍屁股上的土,自己就站起来了。

    可原来被人在乎的感觉是这样。

    好像积攒了十几年的委屈一下子全都在这一刻爆发了。

    林甘哭了一路,周远光的眉头就皱了一路。

    幸好安全到了医务室,没再出别的幺蛾子。

    大夫一见这阵势,赶紧让周远光把林甘放在病床上。

    看了一眼膝盖上的伤口,吓了一跳,赶紧去拿消□□品去了。

    可能原来是在他背上,总觉得他看不到自己,才肆无忌惮地掉眼泪。

    可现在林甘却硬生生忍着疼不哭。

    哭起来肯定头发都糊一脸,眼睛说不定也要肿,太丑了。

    不敢去看自己的膝盖,只能硬生生咬着自己的唇。

    周远光眸子里情绪不断被酝酿着,看着她被咬得快要出血的唇,心里叹了一声。

    “林甘。”

    声音里带着安慰人的诱哄,不仔细听也不大能听出来。

    至少林甘只顾着疼了,以为他只是单纯地喊了一声。

    “嗯。”

    “放松,别咬唇。”

    他看着就疼。

    林甘听见他的话,怔怔地松开了唇。

    大夫拿了碘伏等消□□水过来进行清理。

    棉棒刚沾上去,林甘就忍不住疼得往里吸了口气。

    太太太疼了。

    林甘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不能哭。

    周同学还在你身边呢,哭起来太丑了,一定要忍住啊。

    忍。

    住。

    啊。

    ……

    最终还是“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忍不住了,大夫的碘酒怎么就这么疼啊。

    大夫一边处理伤口,一边皱着眉。

    “这伤口看起来就是慎人了些。怎么弄得?”

    考虑到小姑娘现在的状况,直接问的周远光。

    周远光被林甘的哭声弄得有些烦躁,看着她眼泪像是不要钱似的拼命往下掉,喉结滚动了下,艰难地开口。

    “磕到了桌腿上,恰好有颗钉子,好像扎到了。”

    说完,他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看了眼还在哭的小姑娘,说,“叔叔,要不你轻点,她看起来很疼。”

    大夫摇了摇头,“可不能下手轻,得把伤口处理干净才行。这钉子都扎进来了,等会我看看严重的话,明天还得去医院打针破伤风。”

    林甘一听,抽噎得更厉害了。

    她这是什么命啊,乐极生悲不过如此了。

    最重要的是,还不知道小闹钟会不会嫌弃自己爱哭,一烦,晚上就不等自己了。

    好像遇见周远光就一直在生病,先是打吊针,今天就要打破伤风。

    委屈死了。

    如果他不理她,她可真是没地方哭了。

    泪眼汪汪地抬头去看周远光,没想到他也正拧着眉头看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林甘心里就更堵得慌了。

    她瘪了瘪嘴,抽噎着开口。

    “周同学,你是不是克我啊?”

    “……”。

    旁边大夫看着两人的互动,也笑了起来。

    “小姑娘说话还挺有意思的。”

    然后他把纱布包上去,就站了起来。

    “伤口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不过以防万一,还是去医院打个破伤风,记得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去打啊。”

    话是直接对着周远光说的。

    周远光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然后他去看林甘,两人四目相对。

    嘴唇蠕动两下,开口,“现在去医院吗?”

    林甘摇摇头,瘪嘴,“周同学,明晚你还教我学英语吗?”

    “……”。

    周远光没想到这姑娘都成这样了还惦记着这事,一时哑然。

    他还没来得及接茬儿,林甘更为委屈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我都伤成这样了,你是不是嫌弃我事情多啊?”

    “……”。

    “我都不嫌弃你克我,你也不能嫌弃我刚才哭得丑。”

    林甘越说声音越低落。

    周远光攥紧了手。

    “……没嫌弃你。”

    四个字一出来,清清凉凉的嗓音带了点无奈的意味。

    惹得林甘一怔,不知道说什么了。

    然后她就又听见周远光开口。

    “冒失鬼。”

    “……”。

    “说你几次了,也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