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4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4

    林甘被他“冒失鬼”三个字, 说得不自在。

    这种话放在他嘴里,也太宠溺了吧。

    周远光深深看了林甘一眼。

    嗓音因为低沉, 显得有些暗哑。

    “之前不就答应了要教你英语吗?”

    林甘抓了下头发,昂着脸对着周远光笑, 语气哪有刚才的半分委屈。

    “嘿嘿, 我就是怕你忘了, 提醒你一下。”

    “……”。

    周远光看着仰着头对自己笑的姑娘,心里猛地震了一下。

    不明白她的情绪怎么可以来得快去得也快。

    刚刚还是阴雨密布,现在已经是艳阳天了。

    “所以我们现在走吧?”

    周远光没应声,看了一眼林甘的膝盖,意思不言而喻。

    “没事, 医生都说了二十四小时之内打针就行, 等下午明天请了假我再去打破伤风。”

    林甘说完看了一眼医生, 示意他说话。

    大夫看到林甘的眼神, 就接话了, “对。二十四小时之内就可以。”

    然后林甘就睁着她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去看周远光。

    ……

    周远光还是妥协了。

    他看到那样湿漉漉的眼神,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

    她眼角还有泪痕, 他都担心他只要一张口,泪珠就会再次簌簌掉落。

    *****

    林甘没让周远光扶, 她自己一个人走着。

    她的膝盖没办法弯曲,就绷得直直的,右腿不敢用力, 走得很慢, 姿势也不好看。

    “周同学, 你能不能走我前面?”

    原本走在她一旁的周远光怔了一下,不明所以。

    林甘随口胡诌了个理由。

    “月亮太晒了,你去前面帮我挡着光呗。”

    “……”。

    然后就感觉前面的光一下子亮了起来。

    听见周远光的声音淡淡地响起,“上来。”

    林甘往前看,原来是他又蹲了下来。

    “不用背。”

    “快过来。”

    “真的……不用。”

    话还没说完,林甘就感受到周远光站了起来,然后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猛地感觉自己身子一腾空,就叫了出来。

    林甘被周远光以“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

    “这太太太……羞耻了吧?”

    林甘嘴都开始打瓢儿,因为震惊,更多的是激动,话都说得不利索。

    周远光没理她,径自往前走。

    “为什么抱我?”

    周远光眼神淡淡,低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

    “你说不用背的。”

    “……”。

    林甘想了想,她说不用背,他就用抱的。

    沃日,这种脑回路清奇,实力宠粉的高岭花,她不摘下来就对不起自己好嘛。

    虽然医务室这边没人,虽然是因为自己受了伤这样,可这么亲密的姿势还是觉得好他妈羞耻啊。

    啊啊啊啊啊啊。

    林甘忍不住捂住了脸。

    她没看到周远光唇角向上弯了弯。

    只轻轻一下,在她松手之前,就又抿成了一条直线。

    从林甘的角度去看周远光,角度再绝佳不过。

    可以看到他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修长的脖颈,以及那一点凸出的喉结。

    下巴线条流畅,粉嫩的薄唇,抿着的唇角。

    再想到他的姿势,一手搭在自己的背上,一手揽过自己的腿弯儿。

    林甘觉得自己全身都要化成水了。

    “周同学,你觉得我重吗?”

    “……”。

    “周同学,你觉得我心跳快吗?”

    “……”。

    “周同学,你真他·妈帅,我……”

    林甘后半句的“喜欢死你了”,还没说出口,就被人冷漠地打断了。

    “林甘。”

    “啊。”

    “再说我就给你扔下去。”

    一句话吓得林甘双手一伸,去搂周远光的脖子。

    死死用劲的那种。

    就因为这个动作,两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许多,周远光甚至都能够感受到怀中那人的呼吸声打在自己胸膛上。

    “松手。”

    林甘觉得这两个字是周远光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她身子抖了一下,双手搂得更紧。

    “不松。”

    “松手。”

    “松了就掉下去了。”

    “林甘,你一个姑娘……。”

    周远光咬着牙,低头去看她,眸子里都是幽深。

    “那你把我当成男的好了。”反正她死也不会松手。

    “……”。

    “你以为抱了我,就能轻易地让我下去?”

    “……”。

    “周同学,你太天真了。”

    林甘手上用了劲,打定主意不松手,得意洋洋。

    刚说完,就感觉自己原本托着自己腰的手泄了力。

    “啊——”

    林甘刚出声,就感觉到自己将要往自己掉落的瞬间,又被人提了起来。

    这下是吓得惊魂未定。

    “有你这么欺负女生的吗?”

    林甘瘪着嘴瞪了一眼周远光,恨恨地出声。

    “你不是男的吗?”

    “你会抱男的吗?”

    “……”。

    林甘看着周远光吃瘪不吭声的样子,笑了。

    “没事,周同学,吵架能吵过我的人很少,你别难过。”

    周远光压着想直接把她扔出去的念头,往前走。

    可怀里的人还在喋喋不休。

    “以后有谁怼你,你找我,我罩你。谁怼你,我怼谁。”

    “……”。

    “这就叫大佬在上你在下,懂吗?以后你上面也有人了。”

    周远光听见这话,眸子里闪过林甘看不透的情绪。

    “上面?”

    林甘笑得泪痣在路灯下刺眼得发亮。

    “对啊。”

    周远光嗤笑了一声。

    林甘觉得自己不懂他了。

    “大佬。”

    周远光这一声,让林甘怔了一下,紧接着有些羞涩。

    “周同学,你不用这么上道的。”

    “到地方了。”

    趁着林甘发愣,周远光将林甘放了下来。

    林甘一看,可不就是到宿舍门口了嘛。

    噘着嘴依依不舍地转身,就被周远光叫住了。

    林甘美滋滋地转回来。

    “周同学,我这还没走,你是不是就舍不得我了?”

    “……”

    周远光没接她的话,而是打开了自己的书包,拿了东西出来,递给林甘。

    林甘一看,五三,英语的。

    ……

    “回去好好背单词,做题。”

    林甘恨恨地接过书,羞愤地咬着牙转头。

    “喂。”

    林甘背对着周远光撇嘴,声音闷闷。

    “干嘛?”

    “明天记得请假去医院。”

    周远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林甘听见他这句近乎关心的话,抿着唇偷偷笑起来。

    “嗯。”

    风一刮,这句话吹进了两个人的心里。

    *****

    林甘一瘸一拐进宿舍的时候,薛佳琪险些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怎么搞的?”

    林甘疼得龇牙咧嘴,歪着脑袋想了想,回答了这个问题。

    “可能是甜蜜的负担吧。”

    薛佳琪听了前因后果,叹了一口气。

    “我怎么觉得咱们两个今天运气这么背呢?”

    林甘躺在床上的时候,一不小心屈了膝,疼得倒吸了口凉气。

    “这膝盖疼起来是真要命。”

    薛佳琪见空调温度偏低,顺手给林甘扯了条毯子。

    “晚上睡觉小心点,别碰到伤口,明天我陪你去医院好了。”

    “嗯。”

    薛佳琪想到什么似的,小心问出口。

    “你……要请假回家吗?”

    林甘一把将毯子扯到脸上,遮挡住,叫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斩钉截铁,“不回。”

    说完沉默了下,屋内气氛有些凝重,而后她又缓缓开口。

    语气轻飘飘的,“不回,回了也没什么用。他们能替我疼?”

    后面这句落到薛佳琪心里,只让她觉得心酸。

    伸手扯下林甘挡在脸上的毯子,开玩笑般的说,“不回就不回,别捂着了,再把自己给闷死。”

    林甘白她一眼,示意她躺回去。

    而后长臂一伸,关了灯。

    室内陷入一片黑暗。

    只有窗户透进来了外面几丝灯光。

    隐隐绰绰的,像是给两人的床上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纱。

    *****

    林甘却是睡不着,她脑子里又蹦出来白天刘欣静的话。

    “林甘,你他·妈以为你是谁。一副天天谁都看不上的样子,你爹不是还要跟你妈离婚……”

    翻来覆去地想,林甘都没有头绪。

    林父林母不合这事,她只简单向薛佳琪透露过。

    虽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可这话从刘欣静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不中听呢。

    想得脑仁疼,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不是惮于别人知道她家的情况,她并不觉得离婚是件羞耻的事情。

    合则聚,不合则离。

    无论如何,也总比现在林母僵持着、林父常年不回家的好。

    毕竟,这个家哪还有一丁点家的温馨?

    薛佳琪侧躺着,背对着林甘。

    声音轻轻的,可在这静悄悄的屋子里,又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

    钻到每个人的心里去。

    “我替你疼啊。”

    约摸过了半分钟,薛佳琪听见林甘叹息了声,嘟囔一句“傻子”。

    林甘应到薛佳琪的这话,黑暗里,唇角也忍不住弯了弯。

    联想到今晚的周远光和刚才柯基的话,内心突然变得柔软而酸涩。

    她突然感谢膝盖上的伤了。

    能够让她享受到从未体验过的被心疼的感觉。

    这种感觉可真好啊。

    一旦拥有,就再也不想松手,甚至开始恐慌着失去。

    抿抿唇,林甘故意笑骂了句。

    “用你心疼老子,以后我可是要被周同学放在手心里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