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5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5

    周远光早上到校门口的时候, 仍旧是六点钟。

    在门口站了几分钟,应该出现的人还是没有出现。

    班里有男生也是走读,见他站在校门口,就招呼他一起走。

    周远光抿抿唇, 望了眼宿舍楼方向, 看了眼手表。

    马上要迟到了,也不知道这人怎么还没出来。

    不然就是没等自己?

    扭头对那男生说,“你先走吧, 我等个人。”

    事实证明,又等了几分钟的周远光仍旧没有看到那个人的影子。

    睡梦中的林甘自然不知道这一幕。

    可能是昨晚脑子里考虑的东西多, 一天下来, 笑笑哭哭的, 情绪也起起落落。

    昨天晚上薛佳琪和她睡得都特别沉, 一觉就到了六点多。

    等着薛佳琪拖着“伤残人士”的自己到班里的时候,两人自是被张纲拦下了。

    “怎么来这么晚?”

    当然不可能说是睡过的原因,林甘特意将自己膝盖露出来给张纲看。

    “膝盖上有伤, 走得慢。”

    一句话把张纲气笑了, “你这是走了一个世纪?”

    林甘皱着眉,“也没走那么长时间。”

    张纲挥手先让薛佳琪进去。

    看了一眼林甘有些煞人的伤口, “怎么弄得?”

    “桌子上有钉子,不小心扎上去了。”

    “林甘, 你要我说你什么好, 高三了, 浮躁气还下不去。别把你的一手好牌给打烂了, 可不能像前两年混日子了,你心里得有数。”

    林甘“嗯”了一声。

    其实虽然张纲大多数时候爱扥着脸,偶尔也爱啰嗦。

    可林甘知道,作为老师,他已经给了她太多自由成长的空间。

    高一期末结束,张纲给她的评语,她这辈子都记得。

    “林甘,你就是一杯水,没有形状。给你什么容器,你就会成为什么样子,可我希望有天你能自己选择容器。好事多磨,人还需多经历。”

    林甘咬着唇,她能感受到张纲是如此渴望和她产生共鸣。

    要请假的话迟迟说不出口。

    “还有事吗?吞吞吐吐可不是你的性格。”

    林甘不好意思地去挠了下后脑勺,“老师,我今天得去医院打针破伤风。”

    张纲点头,“行,那就午休的时候去吧。”

    “……”。

    林甘觉得刚才张纲的话是故意引诱自己心软。

    一到了要请假,他龟毛的本性就又凸显出来了。

    饶是这样,拒绝的话也出不了口,午休就午休吧。

    点点头,张纲就放林甘进去了。

    下了早读,薛佳琪就一溜烟跑去买两人的早饭了。

    林甘刚趴下,准备睡觉,就听见自己旁边的玻璃被敲了敲。

    抬头去看是谁,因为睡意太重,只能一只眼睛睁着,一只眼睛闭着。

    朦胧间,第一眼好像是周远光。

    这个想法瞬间让林甘清醒了。

    揉揉自己的眼睛,难以置信地望过去。

    这人不应该去吃饭了吗?

    周远光又敲了下玻璃,示意她将窗户开开。

    林甘缓慢地站起来,受伤的那条膝盖,不敢轻易动。

    开了窗,林甘还沉浸在“是他”的惊喜当中。

    “周同学,你没有去吃饭吗?”

    周远光长臂一伸,将手里的面包和牛奶放到她的桌子上。

    “马上去了。”

    林甘抱着桌子上的牛奶笑起来,眉眼弯弯。

    “那你快去,别让你妈妈等急了。”

    周远光深深掠了她一眼。

    表情有些冷清,薄唇微启。

    “早上怎么没看到你?”

    林甘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

    满怀歉意地开口,“对不起啊,周同学,我今天睡过头了。还迟到了呢,被班主任骂了。”

    周远光瞥了一眼她眼角的泪痣,衬得她说这番话时的表情楚楚可怜。

    喉头滚动了下,指责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敛了眉眼,低着头,不再去看她。

    哑着嗓子开口。

    “林甘,以后约定好了,就不准食言而肥。”

    他还想说。

    不然没看到你,多让人担心啊。

    没见到你的那瞬间,千万种猜测,好的坏的,一起涌进了我的脑海里。

    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啊。

    可根植于内心的性格,这么暴露情绪的话,在唇间滚了滚,终究还是羞于出口。

    林甘看他,浑身透着萧索的气息,愧疚感更深。

    咬着唇“嗯”了一声,而后想到什么似的,开口。

    “周同学,那你呢?以后……”

    后半句的话还没出口,周远光就打断了她的话。

    林甘见他别开了眼,目光只盯着自己桌子上的一点。

    一字一顿道:

    “答应你的,就算是爬,我也爬去见你。”

    林甘垂在两侧的手指颤了颤,一时哑然。

    “爬去见你”,这几个字眼,好像一瞬间直击她的灵魂深处。

    浑身颤栗,脑袋都是因为这句话轰隆隆地作响。

    “那你记得今天去医院,等会把早饭吃了,我先去食堂。”

    林甘鼓着脸,腮帮子涨得像只青蛙,点了点头。

    周远光睨了她一眼,突然伸了胳膊,拇指和其他指头屈成半圆的弧度。

    捏在林甘的腮帮两侧,略略一用力,把她的脸恢复原状。

    随着他的动作,她嘴里发出了“噗”的一声。

    气全吐了出来。

    在班里的几个同学全朝他们两个望了过来。

    两人的耳尖都悄悄染上了粉红色。

    林甘还没回神,就听见他低低地笑。

    “今天打针不要哭。”

    “……”。

    林甘瞪他一眼,“快去吃饭吧你,我才不会哭呢。”

    周远光意味深长睨她一眼,“不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