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6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6

    林甘看着周远光递过来的手, 突然觉得自己手心冒汗了。

    紧张地吞了下口水, 手心轻轻在校服上蹭了一下,小心地去抓住周远光的手。

    天知道,她打架甚至考试的时候, 都没有这么紧张的。

    乔峪看着她的反应,面子再也绷不住,甩脸走人了。

    薛佳琪笑着观察两人的表情,而后对林甘眨了眨眼睛。

    “林甘,我先回教室了啊。”

    说完, 不等两人有什么反应, 径自跑了。

    剩下两人面面相觑。

    而后周远光松开了林甘的手, 改为扶着她的胳膊,慢慢往前走。

    “周同学, 你怎么过来了啊?”

    “我去卫生间,顺便出来溜达溜达。”

    “……”。

    林甘心里撇了下嘴,也不拆穿他。

    卫生间离校门口十万八千里, 这人要不是过来等自己的,她……

    她以后跟他姓。

    嘿嘿。

    快上课了, 林甘也加快了速度, 担心会迟到, 再牵连到周远光。

    “走那么快干嘛?”

    周远光感受到她的脚步故意加大, 轻斥了一声。

    “伤口不疼吗?”

    林甘耸了下肩,“我不是怕你跟着我迟到吗?”

    周远光眉头皱起来,“慢慢走, 不会迟到的。”

    林甘“嗯”了一声,将速度放慢。

    到了楼梯口,两人就分开了。

    *****

    因着林甘膝盖受伤的缘故,她下课除非必要就没再出去过。

    开始听从周远光的话,每天插空背单词。

    晚上仍旧找周远光学习,两人一起回宿舍。

    当天晚上的时候,林甘就发现了钉子被处理的事情。

    林甘笑得一脸荡漾,“周同学,这不会是你做的吧?”

    周远光轻声嗤了下,低头收拾书包。

    声音冷淡,“我同桌,怕扎到自己,自己包的。”

    林甘一脸失望,“那你同桌可真贴心啊。”

    “……”。

    周远光嘴唇蠕动了两下,终究没开口。

    林甘走得慢,就显得回宿舍这段路格外得长。

    周远光就临时把这段时光改成了测试。

    测试内容就是林甘白天背的单词。

    最初的几天,林甘都背的磕磕巴巴。

    然后林甘就见到周远光一路脸都是黑的。

    第二天,周远光终于忍不住了。

    “下周结束的时候,会有两天摸底考,你这样背单词,英语怎么可能会有起色?”

    林甘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凶。

    “我就是记不住嘛。”

    “是记不住,还是没用心?”

    林甘有些心虚地低头,不敢接话了。

    虽然单词也抽时间记了,可她也是“水过地皮干。”

    没怎么用心。

    周远光叹了一口气,“还记得你之前答应我的吗?”

    林甘闷闷地点了头。

    ******

    从那天晚上之后,林甘就开始认真背单词。

    白天几乎和周远光就没什么交集了。

    除了,早上稳打不动的早餐。

    后面的几个晚上,林甘每次都完美完成单词任务。

    周远光一见她得意洋洋,小尾巴翘了起来,就忍不住想泼她两盆冷水。

    “这才背了几个单词,有什么好沾沾自喜的。”

    “我一天三个单元,早晚会追上你的嘛。”

    “嗯,我等着你。”

    林甘笑嘻嘻,“周同学,你英语那么好,到底会多少单词啊。”

    周远光歪着头,想了一下。

    “高考要求的四千词汇量,应该都会了吧。”

    “……”。

    林甘嘟囔一声,“这脸打得真疼。”

    周远光忍不住弯弯唇角。

    *****

    随着林甘单词量逐渐丰富起来,日子一天天过去。

    她膝盖上的伤也开始慢慢结痂了。

    终于到了第一次摸底考试。

    数学考完,班里大多数人都垂头丧气的,林甘却在安心复习第二天的文综。

    介奥看她一脸淡定地坐在那,“大佬,数学怎么样?”

    林甘翻着书看,没抬头,随口一答,“还挺简单的。”

    介奥脸上露出了点微笑,“就知道你和我是同道中人。”

    一旁的薛佳琪作为两人身边的学渣代表,听见两人的对话。

    浑身打了个冷颤。

    果然,学神之间的交流不应该是她这等凡人可以窥探的。

    到了第二天考完英语的时候,林甘心里才卸下了块石头。

    这次英语考的基本都是基础,没什么过于难的。

    以前英语差,是好多单词她都不认识。

    最近两周背的单词大多都出现在试卷上了,她觉得自己可以期待一下。

    说不定,这次可以及格了呢。

    因为只是摸底考试,考完当天晚上,老师们就去改卷子了。

    第二天,卷子就发到了各个同学的手里。

    数学发下来,班里都是哀嚎,90分以上的寥寥无几。

    介奥看了眼自己的130,扭头看林甘。

    林甘正沉浸在“英语89”分的悲痛中,就听见发卷子的同学一声惊呼。

    “卧·槽,大佬,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数学135,这次这么难!你还是不是人!”

    林甘低头看着自己英语卷面上硕大的“89”分,兴致缺缺。

    一不留神,被介奥扯走了自己的数学卷子。

    薛佳琪看了眼自己“78”的数学分数,觉得林甘甚是逆天。

    这人不知道长了个什么脑子。

    林甘则是一直在对英语答案,原本的苦瓜脸突然就兴奋起来。

    她拍了下薛佳琪的胳膊,“柯基,你快来看,这道题是选d吧?老师为什么给我打错了?”

    薛佳琪看了一眼,正确答案确实是d。

    林甘得到她的肯定回答后,喜上眉梢,加上这1.5分,她就是及格了。

    拽着卷子,就往办公室跑去了。

    这端,周远光帮着自己班的数学老师,统计分数高低。

    自己班的数学老师看了花名册,笑着打趣张纲。

    “张老师,您这可够行啊,你们班林甘和我们班周远光这么难的数学卷都考了135,您这教育可以啊。”

    张纲看了周远光的成绩,各科都很均衡,这次拿全年级第一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二班的数学老师又开口,“这林甘可惜了,要不是她有一道填空题忘记乘以二分之一,不然这次就是140了,小姑娘可真是聪明。”

    一旁的周远光听见这话,眸子里闪过了笑意。

    倒是一旁的张纲摆了摆手,“您啊,可别捧这位学生了。这林甘,可是要把我气死,英语从来没及格过,瘸腿得厉害。”

    林甘自己班的英语老师也在,听见张纲这样说,笑了起来。

    “张老师,话不能这样说,我见这两周小姑娘背单词挺提劲的,原来60分,这次89,下次努努力就及格了。我们可得好好鼓励鼓励,她还真是个苗子。”

    “这考89不还是没及格?再说了,还不是因为这次题目考得都是基础,你看看多少120以上的学生。”

    张纲嘴上虽然否定着,可周远光看了眼自家姑父,脸上自始至终都是带着笑的。

    屋子里讨论的正热闹,话题中心人物这时候也走到了门口。

    敲了两下门,打了声报告。

    熟悉她的老师们都笑着摇摇头,“这说曹操啊曹操到。”

    张纲喊了一声进来,林甘就推门而入。

    周远光在最里面的角落,她扫了一圈,估计是没看到,径自拿着试卷朝着自家的英语老师那里走去。

    “老师。”林甘脆生生地喊了一句。

    “怎么了?”

    “老师,您看,这里是不是给我判错了,我选了d选项,您给我打了错。”

    她这话一出口,办公室里的老师们都笑了起来。

    二班的数学老师开口,“这就是林甘吧?数学考得不错。”

    林甘视线自然而然移到发声处,这下一眼就看见了周远光,

    周远光也恰好看向她,两人视线对上。

    林甘眼睛一亮,唇角忍不住上扬。

    不知道为什么,当着周远光的面被夸,林甘羞耻心一下子就起来了。

    不好意思地摸了下后脑勺,红着脸,对着二班数学老师“嗯”了一声。

    那数学老师见她这样,也乐呵呵地笑起来。

    “小姑娘还挺腼腆的嘛,和外面说的不一样啊。”

    周远光听见“腼腆”二字的评价,顿时哑然失笑。

    她腼腆?

    不过是有些时候傻得……可爱罢了。

    林甘抿着唇扭头,看向自家的老师。

    “老师,我这1.5分加上就及格了。”

    她这话一出,办公室里的老师笑得更起劲。

    林甘不知道之前的对话,自是没搞明白自己这话有什么可笑的。

    只见英语老师看了下她的试卷,就点点头,“确实改错了。”

    她看向张纲,脸上的笑还没下去,开口。

    “张老师,那她这次就及格了啊。”

    张纲脸挥挥手,“就是个及格,林甘你笑什么笑,没出息的。这次试题简单,下次上不了100,看我打不打你板子?”

    林甘无辜地吐吐舌头。

    屋子里的人又笑起来。

    林甘改了分数,临走的时候,英语老师突然问了个问题。

    叫她怔住了。

    “林甘,这向谁取得经啊?挺有用的,以后要坚持背单词啊。”

    林甘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扫了一眼全办公室。

    眼睛弯成了月牙,笑着开口。

    “老师,有些时候,到了一定阶段,会有一些东西成为你的催化剂,促使你向前的。”

    还有半句埋在心里没说。

    这周同学啊,就是自己的兴奋剂。

    张纲听见她这番大道理,笑着斥了她一句,“下次别给我退步就行了,快回去学习。”

    林甘“嗯”了一声,一边往外退,一边偷瞄了一眼周远光。

    离得远,林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闹钟耳尖好像红了一大片。

    作者有话要说:我……一拿到卷子

    就觉得可以12月再来了

    总感觉老师

    给了我全场最难的那一套:)

    是谁说心中有党,分数理想的。

    都是骗子:)

    小剧场:

    啾啾:心肝儿,好羡慕你英语迈入了及格大列。

    林甘:有什么可羡慕的,老子以后是要考130的人。

    周远光:乖,风太大,说话别闪了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