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7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27

    下了晚自习的时候, 林甘正准备去二班找周远光。

    出门就看见他正站在平台那里。

    猫着腰, 一步一步走到他身边,猛地拍了一下他的后背。

    完全没有预料之中的惊吓,周远光回头淡淡看了她一眼。

    林甘笑着凑上去, “哎,你这人怎么就不知道害怕呢。”

    周远光看着她,眸子里闪过了笑意,透露着狡黠。

    而后猛地往前,将要贴上去的时候, 嘴里一声短促地“啊”。

    林甘捂着心脏往后退, 身子大幅度地抖了一下。

    ……

    “突然来这招, 你要吓死我。”

    周远光满意极了她的反应,唇角勾了勾。

    林甘还是第一次见周远光情绪这么外露。

    追上这人脚步的时候, 特意手肘戳了一下他的腰。

    “周同学,你今天是中彩票了?这么开心?”

    周远光倒是难得的带着笑开口。

    “没买彩票,不过倒是可以试着在校门口买一张。”

    “嗯?”

    “英语渣都让我起死回生了, 说不定我这手气还不错。”

    只一句话,林甘就明白了。

    “周同学, 我这次进步这么大, 有没有奖励啊?”

    抿着唇, 说话的时候, 唇角弧度变大,眼珠来回打转,最后视线定到周远光的脸上, 一副精怪的模样。

    周远光瞥了一眼,她这副样子,给她后面加根来回摇摆的猫尾巴,就更让人心软了。

    看她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就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林甘一见,激动得跳起来,“真的有吗?”

    周远光这次肯定地点了点头。

    “是什么?”

    而后林甘就听见他略显温润的嗓音响了起来。

    “你闭上眼睛。”

    林甘听到这句话,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议。

    我的妈,这进展太快了吧?

    上来……就要亲吻?

    周同学……要亲自己?

    林甘看着他含笑看着自己。

    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她看了眼周远光的薄唇,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想象着接下来的场景,她唇角不住地向上弯。

    然后闭眼,满怀期待地开口。

    “周同学,我闭好了。”

    周远光看着她睫毛弯弯,忽闪忽闪地动,想象着她等会有可能出现的表情,哑然失笑。

    “真的闭好了吗?”是周远光陡然沙哑的声音。

    “嗯。”林甘喉头滑动。

    “那我来了。”周远光声音带着笑。

    “……嗯。”小白兔,快来姐姐的怀里。

    “哎哟。”

    林甘的眼睛一下子就泪光闪闪。

    捂着自己的额头,痛斥一声,“周同学,你干嘛?”

    谁能告诉自己,原本的亲吻怎么变成了打脑门?

    剧本不是这样的走向啊?

    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吧?

    好疼。

    周远光看了一眼眨着眼睛控诉自己的林甘。

    内心叹了一口气,说不定自己用劲真得过大了。

    还没放回去的手,径自张开,用手心去贴上林甘的额头,转圈似地缓慢地揉起来。

    林甘瘪着的嘴,又咧了起来。

    “周同学,下次我不要这样的礼物了。”

    周远光原本还是歉疚着地抿唇,一听林甘仰着头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差点笑出声。

    小姑娘,这记吃不记打的性子。

    真好。

    但还是很想笑。

    *****

    经历了这个插曲,周远光就不敢打趣她了。

    她说什么,他都安静地听着。

    “周同学,明天就要开高三动员会了,你这次成绩这么好,会作为代表演讲的吧?”

    “嗯。”

    “大佬果然是大佬,一出手就藐视了我们这些凡人,越来越喜欢你了。”

    “……”。

    “怎么不说话?”

    “林甘,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这件事挂在嘴边?”

    林甘瞟见他说这话时嘴皮子已经不利索了,耳畔也泛起了红晕。

    故作不懂地开口,“哪件事啊?”

    周远光睨了一眼她,有些无语地开口。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林甘笑嘻嘻。

    “你喜……喜欢我。”

    周远光可能觉得说出来这句话是羞耻的,开口就吞吞吐吐的。

    “啊,你喜欢我?”

    林甘故意重复了一遍,而后笑眯眯地,在周远光耳红面赤的情况下,再度开口。

    “我也喜欢你啊,周同学。”

    “……”。

    周远光发现,对于林甘,他大多数是挑战不了她的厚脸皮的。

    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林甘的套路。

    于是选择沉默。

    “为什么又不说话?”

    林甘歪着头看他。

    周远光深深看了她一眼,开口。

    “看过史铁生《灵魂的事》吗?”

    林甘摇摇头。

    里面有这么一句话:

    “沉默就常常是必要的,沉默可以通向有声有形的语言所不能到达的地方,就像浪,舒缓下来,感悟到了水的深阔、水对浪的包容、水于浪永久的梦想意义。”

    感受到林甘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周远光的眼神就变得柔和了。

    林甘之于自己,是水或者是浪,早就说不清了。

    可没必要非得解释清楚。

    毕竟,水于浪原本就是一体的。

    这是从相遇那刻,就注定了的命运。

    *****

    两人不知不觉就到了分岔路口。

    周远光停下脚步,重新看向林甘。

    “明天见。”

    林甘深吸了口气,一脸惋惜。

    “周同学,你要是女生就好了。”

    “……”。

    “那你就可以跟我回女生宿舍了。”

    “……”。

    周远光想了想,林甘的脑回路果然不能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去揣摩。

    林甘想到了什么似的,舔舔唇。

    “算了,还是男生吧,毕竟我取向挺正常的。”

    “……脑子里天天都想的什么。”

    周远光斥了她一句。

    “晚上回去记得看单词。”

    “知道了。”

    周远光看她垂头丧气地模样、有气无力地回答,唇角几不可见地向上扬。

    真的要明天见了。

    *****

    一中的高三首次动员会,定在了这次休整的最后一天。

    会议结束,会有两天的假期然后和高一高二的一起在九月一号开学。

    这次摸底考试之所以有些科目出得简单,就是为了不打击同学们的士气。

    礼堂里,人头攒动,主席台上的领导们都入座了。

    一班和二班位置是挨着的,可林甘挨个看过去,没发现周远光。

    想着他要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林甘就望向了主席台。

    果不其然,发现了他的身影。

    穿着校服,坐在主席台最左的位置。

    背挺得极直,头低着,好像在看手上的演讲稿。

    少年细碎的短发,略微遮挡了他的双眼,叫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周围其他女生的议论也传入了林甘的耳朵。

    “这是二班的那个转学生?这次第一啊?”

    “难怪能进得去二班,看起来蛮厉害的。”

    “我感觉长得也很帅啊,不像是死学习的书呆子。”

    ……

    旁边的薛佳琪显然也看见周远光了。

    手伸过去戳了一下林甘,头偏了偏,指指周远光。

    “还真别说,在台上一众的秃头大肚的领导里,你家周同学想不起眼都不行,也难怪别的女生会觊觎。”

    林甘听到来自柯基的夸赞,心里美滋滋地升起一股骄傲。

    “也不看看是谁的人。”

    说完,就又看向台上。

    这一看不打紧,可恰逢周远光抬起了头,目光来回搜寻着什么。

    林甘突然伸出手举了起来,示意周远光自己在这里。

    两人视线撞到一起,周远光就轻轻笑了一下。

    因为离得远,林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然后就旁边有女生在说。

    “你刚刚看见没,那男生朝着我们这边笑了哎!”

    那就是他笑了,没错了。

    不知道为什么。

    这种情节陡然就让林甘的少女心复活了起来。

    她心里“嗷”了一嗓子,低头抱着自己的膝盖,笑了起来。

    这种“千万人眼里,我只看到你,而后微微一笑”的场景,林甘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会被苏成这个样子。

    毕竟,她的形象不应该是面冷心冷的大佬吗?

    这一埋头,就错过了周远光看到她后的反应。

    摇着头失笑,她怎么最近突然这么容易害羞?

    ……

    这种动员会,程序基本就是老生常谈。

    熬过了各个校领导讲话,转眼就到了周远光作为学生代表演讲。

    林甘就看着他落落大方的演讲,只在那坐着,就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广播里响着和平常的他不太一样的嗓音。

    “大家好,我是高三班的周远光,很荣幸我代表……”

    即使是再老套不过的开场白,可因为出自他的口,林甘就觉得再美妙不过了。

    这个环节一结束,林甘就见周远光从主席台下来了。

    最后一个环节,是对这次摸底考试的前五十名做口头表扬。

    因为林甘这次英语差距的缩小,她的排名在第六。

    有隔壁班的学霸,扭头过来看向林甘。

    低声悄悄问,“林甘,听说你英语提了快三十分啊?这才开学几天。”

    林甘笑了笑,“主要我底子差,从六十到九十好提分,九十到一百二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说最近怎么没见你课间出来了,都在背单词?”

    “嗯。差不多吧。”

    林甘说着眼睛向场外瞥去。

    周远光从外围下来了,正在向这边移动着。

    恰好他看过来,林甘就招了招手,示意他往这边坐。

    “最近你这么安静,大家都不习惯了。”

    林甘余光注意着周远光的动作,一边回着话。

    “怎么?都高三了,你们还想看我搞事啊?”

    可能是因为她的语气里带着自黑的诙谐,对面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上日天下日地的霸王,不搞事都觉得不是你的风格。”

    有其他相熟的几个朋友也插了两句。

    “可不是嘛,大家伙都猜测,你这憋着,就是想暗地里搞个大动静出来。”

    “……”。

    林甘见她们说的这么邪乎,冷汗都要冒出来了。

    “别瞎猜,我就是觉得搞事没意思了。”

    “那什么有意思?”

    林甘余光瞥了一下,周远光正从人群中杀过来。

    大概只剩下两个座位的距离。

    他弯着腰,小心地向着她走过来。

    无端就另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时的场景。。

    目测一米八五。

    宽肩窄臀,倒三角的身材。

    颜好,气质足。

    关键是一张薄唇,晶莹得像是果冻。

    上下一碰,就勾走她的魂。

    鬼使神差地,脑子不受控制,话脱口而出。

    “日光啊。”

    说完,自己耳朵先是红了起来。

    周围的几个人不明所以。

    倒是一旁的薛佳琪,猜透了她这个“日”的词性,闷声笑了起来。

    只差两步,周远光隐隐听见她和周围人的对话。

    “搞事没意思。”

    “那什么有意思?”

    “日光啊。”

    ……

    放眼望去,看着她耳朵红得像是在滴血。

    眼角的泪痣恰好对着自己,也是红通通的一点。

    再想到这人刚才大胆的话,周远光觉得自己整个身体的血液都涌向了大脑。

    要休克。

    喉结滚动,觉得周围的空气都不流通了。

    周远光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口干。

    在距离林甘还有两步的时候,猛地抬腿转身离开了。

    ……

    其实林甘一直注意着他的动作。

    他转身的时候,林甘觉得自己的心“咔嚓”一声落了地。

    可瞟到他同样冒红的耳尖,她就懂了。

    这人肯定是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了。

    铁定是……

    害羞了。

    *****

    动员会一结束,林甘就飞快地回班收拾东西。

    废话,得尽快去门口堵周同学。

    最起码……挽回一下自己在他心目中“纯洁”的形象吧。

    周远光一出来,看见她在门口,本来要撞上的目光,硬生生别开了。

    林甘看他这神情,就知道这人肯定是在生气。

    也不介意他的冷淡,笑嘻嘻地凑上去。

    “周同学,你们班作业多吗?”

    没人吭声。

    林甘撇了撇嘴。

    “周同学,我们班发了十张卷子!我都感觉我做不完了。”

    仍旧没人吭声。

    林甘暗叹一声,小气鬼喝凉水。

    羞什么羞啊,大不了,让你说回来好了。

    看着他端着一张脸,自顾自地往前走,林甘有些急了。

    “你要是再不说话,我英语卷子就不做了,全抄答案。”

    周远光脸色还冷着,脚步却是顿住了。

    “你敢。”话像是从他嘴里挤出来似的。

    林甘一听他接自己的话了,顿时就眉开眼笑。

    她的脸像绽放的海棠,整张脸都溢着满足的愉悦。

    “嘿嘿,我不敢不敢。”

    狗腿的气息,让周远光无可奈何。

    “……”。

    眼看着快到校门口了,周远光叹息了一声,停下脚步。

    “林甘。”

    林甘原本跟在他后面,没想到他紧急刹车,差点撞上他的背。

    “啊?”

    “学习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能因为赌气就不做。”

    周远光敛了眉眼,后半句没说出口。

    更不能拿这个东西来威胁我。

    因为在乎,所以想让你变得更好。

    可是你不能老抓着我这个软肋,来刺·激我啊。

    明明你知道,我每次都会……

    心甘情愿地认输的。

    林甘“嗯”了一声。

    “我知道了。那周同学,明天我们一起去市图书馆写作业吧?”

    “不去。”

    “为什么?”

    “要出门,热。”

    “……”。

    林甘得到他的答案,萎靡不振地回家了。

    周远光看着她上公交的背影,勾了勾唇。

    *****

    这端,林甘距家一百米不到,就看到林父的车从自己前面呼啸着过来了。

    林甘眯了眯眼,站在路中间,伸手将他拦了下来。

    “爸,你刚回来吧?这是又去哪儿啊?”

    林建国将车窗一摇下来,林甘吓了一跳。

    她觉得自己有将近两个月没见过林建国了。

    额头上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砸出了血印,西装也被人扯得七扭八歪,领带更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是和林母打架了?

    林建国看了一眼林甘,喊了一声“心肝儿。”

    林甘扫了他一眼,“爸,您这是一回来就闹上了?”

    林建国啐了一声,“你妈就是个疯子,这趟要不是看在这么长时间没见你的份上,我就不应该回来!”

    林甘看他丝毫不顾忌“父亲”这个身份地在那破口大骂,眼神淡漠起来。

    “一个巴掌拍不响,她有错,您也没对到哪儿去。”

    林父看着质疑自己的女儿,眼睛里都是不耐烦。

    “我看你是跟你那个疯妈在家被洗脑了吧?本来还说带你出去吃饭呢,真是晦气。”

    说着就摆起了手,关上了车窗。

    “你还是回去看看你的好母亲吧。”

    话音一落,车子卷着灰尘,呼啸而去。

    剩下林甘,看着浩浩荡荡的尘土风暴,眯了眯眼睛。

    心肝儿吗?

    她是谁的心肝儿?

    真讽刺。

    林甘推门进去,林母正在地上躺着。

    原本姣好的妆容此刻都晕染了,头发凌乱着糊了一脸。

    林甘心里一咯噔,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扶。

    “这是怎么了?你俩怎么又打上了啊?”

    林母面无表情,双目无神,死寂一般地盯着天花板。

    嘴里不断喃喃着。

    “他就是个白眼狼,喂不熟的畜生。我辛辛苦苦陪他打拼,现在好了,就开始在外面背着我找人了……畜·生……有本事这辈子就别回来。”

    林甘沉默着将林母从地上拉起来。

    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又去给她倒了杯水。

    刚刚那话,从小到大,她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

    在林甘看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林建国始乱终弃确实是错的,可林母这么死熬也终究不是个办法。

    林甘看着她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心里像是被捅了一刀。

    她握着林母的手,让林母看着她的眼睛,话里带着哀求。

    “妈,我们和他离了好不好,以后我赚钱养你。实在不行,您再去找个好的,咱们别死磕了,行不行……”

    “啪”地一声清脆,林母一个耳光就甩在了林甘的脸上。

    林母咬着牙,眼眶红着,眼珠子像是要瞪出来,发出桀桀的笑。

    林甘看着她这幅模样,心又凉了几分。

    “你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你就这么替你爸说话。让我离婚,告诉他,下辈子去吧,我拖也得拖死他……”

    林甘脸整个都苍白着,右半张脸颊上浮着明显的手印。

    她手指动了动,突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这是个无底的漩涡,解不开的死结。

    早晚有一天,所有人都会被这狂浪所吞没。

    林甘去了厨房,煮了两碗面,盛出来一碗放在林母面前。

    另外一碗,她自己扒拉了两口,就上楼了。

    掏出卷子,开始做作业。

    十张卷子不是夸张的。

    先打开数学试卷,原本再熟悉不过的题,现在是死活算不对正确答案。

    “咚咚”,两下敲门声。

    林甘演算的手顿住了。

    门外传来林母的声音。

    “心肝儿,刚刚是妈妈不对,不该打你,是我犯神经了。”

    又是同样的戏码。

    打个巴掌,给个甜枣。

    如此反复,一次又一次。

    林甘淡漠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草稿纸,手指捻了捻,“刺啦”一声,全部撕破。

    “你回吧,我等会准备洗个澡就睡觉了。”

    “那你洗完早点睡,我先下去了啊。”

    约摸是没再听见林甘回应她,又等了两秒,林甘就听见了她下楼的脚步声。

    林甘心烦气躁地扔下笔,而后猛然朝着卫生间跑去。

    卫生间的镜子里,浮现的景象让林甘略微有些失神。

    暑假时候才堪堪过耳的短发,现在已经过了肩头了。

    嘴唇干涩、泛白还带着点脱皮。

    有半边脸已经高高地鼓了起来,通红地肿胀。

    林甘伸手触了一下,疼地“呲”了一声。

    再看过去,不知道何时那双吊尾的长眼里,已经布上了朦朦胧胧一层水波。

    林甘拿出手机,解锁,打开微信,看着和“小闹钟”的对话框。

    一颗颗泪水无声地砸落在屏幕上,晕成了水花。

    到了无助的时候,人总会不自觉地想渡到温暖的彼岸。

    “周同学,你在干嘛?”

    林甘艰难地打出这几句话,发送出去,就看到那端在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写作业。”

    “你能带着我逃吗?”

    “嗯?”

    没等林甘回复,她就看见那端又发来一条消息。

    “你怎么了?”

    林甘抹了一把屏幕上的水。

    “逃到没有漩涡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周远光:你想逃到哪儿。

    林甘:一个没有人认识你和我的地方。

    周远光挑了挑眉,放下手里的作业,

    带着诱哄似地开口:乖,来我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