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2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仙女们, 这是防盗章嗷。“大早上起来就阴阳怪气的。”

    反倒是跟在周远光后面的林甘, 看着乔峪的表情就觉得很欠揍。

    乔峪的眼神在看到林甘的时候亮了, “你终于来了, 感冒好了吗?”

    林甘瞪了他一眼, 也往前面走。

    “没好,所以理我远一点,别传染给你了。”

    乔峪猛地拉住了她, “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带刺?”

    林甘斜睨了他一眼,“松手”。

    乔峪拽着不放。

    林甘挣脱了下,没甩掉。

    正准备伸脚去踹, 又考虑到在周远光面前的形象,顿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周远光从座位上站起来转了身。

    站起来的时候,凳子被带动, “刺啦”地一声响,全班的目光都集中起来了。

    林甘心里也随着这声响,跟着颤了一颤。

    “林甘——”

    “哎。”

    周远光声音刚刚响起, 林甘就飞快地应了一声。

    “……”。

    周远光大概是没有想到, 林甘的应声这么迅速, 听到那一声俏生生地“哎”时,恍惚了一下。

    乔峪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抓着林甘胳膊的手, 更用劲了。

    林甘疼地眉心一皱, 低声呼了下痛。

    周远光眉头拧了起来, 不知道是对谁的情绪。

    他眼神却淡淡的,扫过乔峪的那只手,而后盯着林甘被抓着的手臂。

    可就是这么轻飘飘地一眼,却让林甘觉得被抓的那块肌肤火辣辣的。

    “过来拿你的作文。”

    林甘并没有听薛佳琪说这件事情,怔了一下。

    猛地一提劲,将乔峪的手甩开了。

    而后屁颠屁颠地朝着周远光飞奔过去。

    乔峪在后面低声咒骂了一声。

    林甘先是回到座位上,将书包放在桌子上,而后歪着头,见周远光仍旧自己收拾着自己的,她就以为这人刚刚说的话只是托辞,忍不住瘪瘪嘴。

    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打开书包,往外掏书。

    “怎么还不过来?”

    周远光没转身,手上整理书的动作仍旧没停,可林甘知道他在和自己说话。

    “啊?不是假的……”

    后面的“吗”还没有说出来,她就看见周远光扬了扬他手里的纸。

    林甘只隔着过道看了一眼,就觉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因为周远光手里捏着的好像还真是自己前两天交的东西。

    ……

    林甘脑子里已经在回想自己那天到底写了什么了,好像是七色花来着?

    “愣什么?”

    林甘听见周远光有点不耐的嗓音,瘪瘪嘴,慢慢踱到他旁边。

    这也太羞耻了,写的什么鬼东西还被人给看见了,早知道英语老师出这一招,她就写个装逼的职业了。

    什么汉语志愿者啊,战地记者啊,大不了什么科学家,设计师,哪怕是个美食家,也比自己的七色花好吧……

    林甘从周远光手里抽出这张纸的时候,嘴角抽了好几抽。

    吞了下口水,嘟囔,“周同学,你这改得也太认真了吧?”

    林甘都没有勇气去扫第二眼,基本上满目都是周远光的红笔水的字迹。

    打叉的打叉,画圈的画圈,之前写的拼音基本全被他给批出来了。

    周远光轻轻抬头,侧脸对着林甘,唇角好像弯了点弧度出来。

    “你考试是自己做的吗?”

    林甘瞪了他一眼,眉眼间有丝不悦,这人是怀疑自己抄袭?

    “废话,不然呢?”

    饶是说这话的人是周远光,林甘开口也带了点没好气。

    被自己喜欢的人质疑人品,心情真的是日了狗了。

    周远光看她表情忿忿,唇角可疑的弧度更为明显。

    “瞎蒙还是自己写的?”

    林甘声音更没好气,“蒙的。”

    周远光低低笑了一声。

    只见他原本侧着的脸转了回去,低了头,低低沉沉的笑声就入了耳。

    他的嗓音本来就偏低,一笑,带点沙哑,质感就出来了,像是金属碰撞发出的悦耳声。

    林甘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个节拍。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这样笑。

    怪引人犯罪的。

    “难怪,你自己做,估计也考不到六十分。”

    “……”。

    林甘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表情煞是好看。

    悲愤地哼了一声,拿着作文回位子上去了。

    心里不忿。

    周远光,你别以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随便侮辱我了。

    然后低头,就看到作文下面的签名。

    “林甘”。

    “批改人:周远光”。

    批改人特意往前面写了写,“林”和“周”并排。

    “周远光”三个字,写得刚劲有力,又带着他特有的瘦劲清峻。

    很好看。

    林甘咬着唇,看着并排的名字笑了起来,眉眼弯弯。

    算了,我喜欢你,就躺平任你糟蹋好了。

    这是你一个人的特权。

    我赐予你的特权。

    周远光。

    薛佳琪来的时候,林甘正拿着那张纸在傻笑。

    她坐到座位上,哼笑了一声。

    邀功似地凑到林甘面前,“怎么样,我把你作文发给他的。”

    说着还挑挑眉,带着揶揄,“快说我这个神助攻好使不?”

    林甘视线从纸上移到薛佳琪的脸上,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就笑着作势去掐她的脖子。

    “神助攻?”

    薛佳琪笑着捶了两下林甘,“要是没我,你能在这傻笑吗?”

    两人都是压低了嗓音说的,却都笑作一团。

    林甘松了手,给薛佳琪了一个白眼。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水平,送到人面前,平白丢人现眼。”

    薛佳琪反瞪回去,“大佬,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