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3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仙女们, 这是防盗章嗷。窗外电闪雷鸣。

    乌云压得极低, 时不时夹杂着闪电, 劈亮了天空。

    周远光头疼似的叹息了一声。

    周围人都在不停嘀咕, 下这么大雨, 等会怎么下车。

    恰好,公交车到了一个新的站牌,停下来了。

    林甘偷偷抬头瞟了一眼周远光的脸色, 心里直犯嘀咕。

    她不会这一抓,直接把自己的机会抓丢了吧。

    心里正想着, 手臂就被人抓住了。

    她听见头顶有个声音响起。

    “下车”。

    淡淡的两个字, 听不出别的情绪。

    然后林甘感受到这人抓着她的手臂,往后门挣扎着出去。

    她被他带着在人群中不断拥挤。

    终于在司机大叔关门的最后一瞬间下了车。

    两个人都没有撑伞,刚下车就被雨冲湿大半。

    周远光脚步没停, 直接拉着林甘往对面走去,躲到公交站牌底下。

    林甘过马路的时候被他紧拽着,看他一路眉头紧皱着,都没敢开口,说自己书包里还有一把防晒伞。

    因着下雨的关系,公交站牌下面站了太多人, 两人压根就挤不上去。

    周远光看着上面仅留的一个人的空间,推了一把林甘,将她推了上去。

    全过程一言不发。

    林甘看着他黑着脸, 愈发感觉自己是闯了祸了。

    也默默的打开书包, 将防晒伞拿出来, 给周远光撑着。

    “砰”地一声,伞撑开时,周远光嘴角抽搐了一下。

    因着两人身高的差异,再加上身边人挤人,林甘撑伞的瞬间,水甩了周远光一脸。

    “对不起,对不起。”

    林甘傻眼了,看着这人黑发都湿了,贴在脸上。

    好看是好看,可……

    赶紧将伞撑开,将还在下的雨水与这人的脸隔绝开。

    周远光任由林甘给他撑着伞,对于周围人投来的异样目光也不顾。

    林甘更是一个个又看了回去。

    看什么看,没见过……

    将功赎罪的吗?

    周远光打开书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包纸巾,抽出一张纸巾,轻轻擦着自己脸上的水。

    林甘就这么看着他的动作,他脸色虽然黑着,可是没有不耐烦的神情。

    唇紧紧抿着,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纸巾,一点点擦拭。

    最后大刀阔斧地两下后,将纸巾捏在了手心里。

    林甘本来就看得怔愣,当她看见周远光清修玉润的左手向自己伸过来的时候。

    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上去吮吸一口。

    舔一舔。

    放进嘴里。

    看看……到底是个什么味道的。

    “给我。”

    “啊?”

    周远光见林甘张着嘴,愣在那里,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自己直接上去拿了。

    林甘原本就握着伞柄,现在周远光的手就停留在伞柄上的高处。

    胳膊伸直,线条绷紧,然后一提力,将林甘手里的伞拿过来了。

    右手顺便将手里的一包纸巾扔给林甘。

    漫不经心地动作,漫不经心地开口。

    “擦擦。”

    等周远光所有动作行云流水般完成之后,林甘才反应过来。

    周远光自己撑伞的时候,旁边人的眼神就恢复自然了。

    还有个大妈特意赞赏般的点了点头。

    “小伙子,这样做才对嘛,哪有让女朋友撑伞的道理。”

    周远光:“……”

    头转到了一边,假装去看远方的公交车,没吭声。

    林甘正在擦拭的动作也顿住了,她先是小心瞄了一眼周远光的脸色,见他注意力都集中到来往的车辆上,就放心了。

    凑到大妈旁边,笑嘻嘻地捂着嘴来了一句,“阿姨,没事的,我愿意给他撑一辈子伞的。”

    “……”。

    周远光嘴角抽搐了下,这姑娘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奇葩。

    真以为自己没听见的。

    大妈也笑呵呵地接了一句,“小年轻嘛,我懂得。可是也不能太惯着男朋友了。”

    周远光忍无可忍,看着前面来的公交车,才舒了一口气。

    “林甘——”声音冷淡。

    “哎!”

    回答的是一声娇生生的清脆。

    “你的公交来了。”说着就把伞往林甘手里放。

    林甘反手推了一下,直接将伞推到周远光的怀里,然后飞快地上车了。

    周远光看着她挤公交的姿势,眉心动了动。

    再看看自己怀里的伞,脑子都是林甘刚刚那句话。

    “伞留给你了。”

    声音里带着笑,甜糯的少女音。

    周远光低头,看着伞面的水流湿了自己的短袖,贴着皮肤的凉意让他眉心拧了起来。

    抬头看着将要走的公交车,刚刚上车的小姑娘脸正贴着玻璃给自己挥手。

    扬着笑脸,直至车走远,消失不见。

    周远光心里呵了一声,撑着伞,往对面的站牌走去。

    临到垃圾桶旁时,将手里的纸团扔了进去。

    脑子里浮现刚才的场景,忍不住低声咒骂了句。

    “笨蛋。”

    不知道你刚才脸贴在玻璃上,被挤得变了形的样子——

    很丑嘛。

    这样一想,唇角忍不住轻轻向上勾了勾,而后上了车。

    这边林甘上了车后,一直冲周远光挥手。

    直至车子拐了弯,她才停下来。

    正好到了下一站,她身边有人下了车,她才有了座位。

    头贴在车玻璃上,忍不住看向窗外,雨水一道道的在玻璃上划着印子,不时地还能够听到雷鸣声。

    车上的人也多,推推搡搡地躁动,还有人咒骂这个坏天气。

    可林甘想起刚刚,周远光一路拉着她的手过马路,心里就直冒起粉红泡泡。

    她很感谢这场雨,老天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