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6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仙女们,这是防盗章嗷。周远光就出了门。

    出门是叫的出租,临走的时候从冰箱里拿了两瓶冰可乐。

    出租车走了大半个小时,弯弯拐拐,到了郊外。

    “叔叔,您能不能在下面等等我,我一会儿就出来。”

    临下车的时候,周远光一边付钱一边询问出租车师傅。

    司机看了眼天,这雨说不定眼看着就要下下来。

    “行,那你快点儿,我等着你。”

    周远光道谢,点点头,推车门下去了。

    依山而建,一条小道蜿蜒向上,往来冷清,人烟寥寥。

    周远光看了眼石门旁边的字样,“虞州泉山纪念林陵园”,眸色黯了黯。

    被装进袋子里的可乐垂在身侧,略微一动,隔着薄薄的衣衫,给皮肤带来凉意。

    他抬腿往前。

    走了十分钟,在一块墓碑前方驻足。

    周远光微微弯腰,将碑前被风吹得凌乱的花摆放好,才起身。

    碑上的照片,是个小男孩儿。脸蛋圆圆的,因为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胖乎乎的模样。

    “陈寂,我来了。”

    周远光说这话的时候,将将吹了一阵风,把他的短袖吹得有些鼓胀,话也有些模糊。

    “昨晚梦见你和我说想喝可乐,还非点名要冰的。说是天这么热,闷躁得不像话,一口冰可乐下去,肯定要爽飞。”

    说到后面,周远光声音低沉,“所以我就来了。”

    周远光一边说着,一边把可乐从袋子里拿出来,稍微等了等,才拧开瓶盖。

    即便是这样,因为颠簸,气儿仍旧一下子涌了出来,一股子气夹杂着水顺着瓶身流了下去,掉在地上,慢慢流渗。

    周远光轻轻笑一声,然后自己又拧开一瓶,但是没有往下灌。

    “我就不喝了,都给你。这玩意儿喝了不舒服,几天都过不过来。”

    说完这句,周远光就沉默了,原本迟缓的风,也渐渐开始流动。

    显得不那么闷热。

    周远光就站在墓碑前,扭头盯着墓碑上的照片看。

    “来就想和你说件事。”

    “遇见了个女孩子,和别的女孩一点都不一样。整天叽叽喳喳的,像只小鸟,又臭美,又爱笑,还打架。”

    周远光低声说着,轻笑一声。

    “不过打得好。”

    “你知道她说什么吗?”

    他脑子里浮现出林甘的模样。

    “她说,没有人天生就该是趾高气昂的,更别提仗着蛮力去审判甚至欺负别人了。”

    眉眼弯弯,唇角微勾,笑着喊他周同学,眼角泪痣红得烫人。

    周远光敛了眉眼,眉头拧了起来。

    “你说,她那样的人,怎么会说出来这种话?”

    让人,该死的,心甘情愿地上钩。

    末了,周远光轻轻开口,“如果你见到她,肯定会喜欢她。”

    风不动了,静止了。

    好似在替照片上笑着的人温柔地拥抱正说话的少年。

    ……

    “阿光?”

    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呼喊。

    周远光转了身。

    “你来了啊?”

    周远光看着来人,四十岁的妇女模样,陈寂的妈妈。

    叫了一声阿姨。

    陈母扫了一眼周远光脚边的可乐,顿了顿,笑容凝在脸上,声音有些哽咽。

    “来给我们阿寂送可乐啊?”

    周远光沉默地点了点头。

    “幸好,还有你……记得他……”

    陈母把怀里的花放下,对着照片眼里泛光。

    “他在这个世界上也就你这一个好朋友了。”

    周远光喉头滚动了两下,没出声。

    陈母擦了下泪,而后笑着转身。

    “这些年你越长越清秀了,不像我们家这小鬼,还是这幅样子。”

    说着她佯装作势捏了一把照片上的陈寂,末了,也只是轻轻在照片上摩挲,像是抚摸。

    周远光也跟着轻扯了下嘴角。

    极为勉强。

    周远光和陈母待的时间不长,就准备离开了。

    “阿姨,那我就先走了,下面还有出租车司机在等。”

    陈母转身,点点头。

    她看着周远光的身影一点点往山下走,背影由大变小。

    这孩子,瘦了很多啊。

    她脑海里就浮现出当年陈寂临走的时候的画面。

    他说,“妈妈,我明天就不找阿光玩了。”

    ……

    “阿光。”

    周远光听见身后陈母一声呼喊,转了身。

    “你这孩子,记得好好吃饭啊,太瘦了。”

    周远光抿着唇,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而后朝着陈母一挥手,走了。

    直至周远光的身影消失不见,陈母才扭头。

    看向照片里的陈寂,仍旧那副笑眯眯胖乎乎的样子。

    叹息一声,语气陡然就沧桑许多。

    有的人只能停留在原地。

    而有的人只能负重前行。

    注定脚步蹒跚,半夜醒来,摸一把空荡荡的心。

    这是命,谁都不好过。

    可谁都得背着。

    *****

    林甘吃了午饭,就开始收拾准备出门。

    和周远光约定的是市区最大的那个公园。

    虽然周远光是来还伞的,可林甘却不是这样的算盘。

    还伞只是她找给周同学的一个理由,见面才是她的内心想法。

    既然这补习班不上了,她得问问这周同学学校是哪个,不然开学才是真的就没有联系了。

    他学习那么好,平常肯定不玩手机。

    想想就觉得艰难,林甘叹了一口气。

    约定的是下午三点钟。

    林甘到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周远光。

    站在公园的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她一眼就看到了他。

    身材修长挺拔,站得笔直,唇角仍旧抿着,一股清冷的气息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

    他左手拿着她的伞,右臂微屈,怀里好像揽着一个东西。

    林甘下了公交,就朝着他飞奔过去。

    “周同学。”

    边跑还边挥手。

    乐极生悲。

    在周围人的惊呼中,林甘因为跑得太快,差点被地上的东西绊倒。

    林甘“啊”了一声,身子趔趄好几下,才慢慢稳住。

    一抬头,周远光已经从门前来到了她的前面。

    “周同学……”

    林甘出声,面上染了点羞,丢人丢大了。

    周远光眉头皱着,轻斥一句。

    “冒失。”

    林甘嘿嘿一笑,她直起身,眸子里都是笑意。

    “周同学,为什么你这样骂我,我都觉得好宠溺。”

    周远光瞥了眼她不着调的样子,把伞递给她。

    林甘把伞接过来而后下意识顺着他怀里看过去。

    “咦,是一中的校服?”

    05

    周远光毫无预兆地睁开了眼睛。

    时间好像就在这一刻静止了。

    林甘的鼻尖再往前一分就要贴上去。

    林甘瞧他安安静静的,没有想象中的惊诧。

    眸子里也只是最初带着恍惚的慵懒,而现在只是冷静自持地看着林甘。

    不说话,有些冷。

    林甘被他这样的眼神看得窘迫,一下子就直起了腰。

    “我……我就是……”

    林甘抿了抿唇,喉头滑动了两下。

    说不出话来。

    他那样的眼神,好似完全不关乎他的事情一般。

    “我保证,我没有想轻薄你。”

    林甘打着哈哈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周远光已经挺起了身子,听到“轻薄”二字的时候,眼神幽深。

    他看着她仍旧在那边说着不知所云的话,一张一合的唇。

    不知道什么时间卸了妆,少女特有的清新就呈现出来。

    甜糯的懊恼声,一下一下敲打着自己的耳蜗。

    粉红的唇,洁白的贝齿,让人想起她上午闭着眼睛幻想亲吻的样子。

    周远光忍不住喉结滚动,而后不动声色地将视线从林甘身上收回来。

    “你在听我说吗?喂?”

    林甘见周远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在写练习了,讪讪地询问。

    “……”

    “那我睡了。”

    “……”

    “周同学,午安哟。”

    林甘趴在桌子上,不死心地等他回应自己。

    过了几秒之后,周远光转头看向过道。

    原本他以为她没有等到回到,肯定就睡了。

    没想到,一扭头,看见的是这样的场景——

    林甘趴在桌子上,脸正对着周远光。

    头枕在胳膊上,下巴埋进了胳膊圈好的圆里,只露出一双睁得大大的眼睛。

    安安静静的看着自己,眸子里透着若隐若现的爱慕。

    再往下,是眼角的那颗泪痣,完全暴露在自己的视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