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7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仙女们, 这是防盗章嗷。薛佳琪一边收拾东西, 一边嘟囔。

    “你天天急着让我走, 是几个意思?”

    林甘压根就没给她一个正眼, 视线一直停留在过道对面。

    “你走了, 我不着急给你挪位子, 就可以放心去等周同学了和我一块吃饭了。”

    “好好好,怕了你了。”

    薛佳琪一等下课, 就赶紧拎包走人, 给林甘腾出了大的空间。

    周远光性子慢, 做什么事都不着急。

    班里人都走了大半了,他还在那里收拾东西。

    “周同学。”

    林甘站在过道喊他。

    “中午你去哪里吃饭?”

    周远光收拾好了书包,站起来, 转头望着林甘。

    “不知道。”

    “我知道哪家好吃!”

    “哦。”

    林甘看着他黑色的眸子望着自己, 唇角抿着。

    可能因为他视线过于集中的原因,林甘总感觉他的目光有些灼人。

    林甘低了头, 轻轻咳嗽了两声。

    “那天下午淋雨回去之后,我就发烧了, 这两天天天打吊针。”

    说罢还伸出手腕,要给周远光看。

    一只细细瘦瘦的手腕就停在了周远光的眼前。

    手腕只有他的一半粗, 感觉稍微一用力就要断了似的。

    皮肤白皙, 以至于手腕上细小的青筋脉络都能看清楚。

    再往下看, 是结了痂的两个针眼, 极小, 不仔细看就容易忽略。

    林甘的意思他知道。

    不就是她把伞借给了自己, 所以才淋雨的嘛?

    周远光淡淡地盯了她一会儿,原本想说,伞是你硬塞我怀里的,还弄湿了我的短袖。

    可又看到她脸色还带着惨白,唇色也没有第一天见到时的饱满,这些话到了嘴边就无论如何说不出口了。

    叹息了一声,“走吧。”

    林甘似乎没有想到他这么轻易就答应了,激动地嗷了一嗓子。

    周远光走在前面,眉头皱着,原本想转头呵斥一声。

    “林甘,麻烦安静一些。”

    可自顾自张了张嘴,想象着她跟在后面的样子,却说不出口了。

    两人一直往巷子外走。

    巷子里没什么人影,只他们两个,偶尔会从墙上响起一声猫叫。

    少年和少女就一前一后地走着。

    小巷子里,只有这两道人影,光影折叠出不同的色彩,悬挂在透明的空中。

    人稍稍抬头,就会被这光恍了神。

    林甘看着前面清秀挺拔的背影,轻轻地嘟囔一声。

    “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

    她低着头,声音细细小小,这次没敢大声故意说给前面的人听。

    只盯着前面人的影子,自己脚往前迈一步,踩着黑影,笑了起来。

    周远光步子迈得较大,察觉到后面人没有跟上来,就渐渐放慢了步调。

    林甘自是没有感觉,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这人的影子上去。

    他走一步,她就踩一步,顺带心里嘟囔,这人影子都这般的好看。

    再恨恨地踩上去,让你勾引我。

    而后满意了,脸上露出某种虔诚得纯洁的笑容。

    没过几分钟,前面人就突然转身。

    林甘踩影子的动作被抓了个正着。

    她一边将自己的脚小心翼翼地收回来,一边尴尬地笑,“周同学,怎么突然停下来了啊。”

    周远光视线淡淡扫过她正往回收的腿,而后一目了然,他脸上没什么表示,只轻轻开口。

    “到了。”

    林甘一看,可不就是自己前两天吃拉面的地方嘛。

    报了两碗牛肉拉面,两人就对坐着。

    林甘看着一直盯着桌子的周远光开了口。

    “周同学,你怎么知道这家拉面好吃的?”

    周远光看着桌面上的花纹,想起了那天他就在里面拐角的桌子坐,就听见她在外面点餐的声音。

    当然不想直接打照面,所以他就没出声,还特意等她走后才出去的。

    没想到两人还是在饮品店遇到了。

    不知怎么地,周远光那天心里还响起了“冤家路窄”这个词儿。

    “看着便宜。”声音没有起伏。

    “周同学,你真幽默。”

    轮到林甘沉默了,她讪讪地笑,气氛真尬。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

    “周同学,既然我们都有过撑伞的交情了,你以后就别再叫我林甘了,多生分啊。”

    太阳穴突突地跳,他深吸了口气,去纠正她。

    “那是因为只有一把伞。”

    林甘嘿嘿一笑,挥挥手,表示自己不在意。

    “过程我们就不讨论了,结果还是很喜人的嘛。对了,你可以叫我小名儿的。”

    “……”。

    “对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小名吧?在家我妈都喊我‘小心肝儿’的。”

    周远光暗自吸了口气,小心肝?什么鬼?

    看着对面笑靥如花的林甘,冷冷丢下两个字。

    “有病。”

    “你……你真聪明,周同学,你怎么看出来我感冒还没好呢!”

    周远光眉头紧拧着,薄唇微启。

    “我看你不是感冒,是智障。”

    “卧槽,周同学,你怎么能够这么聪明!我一直以为我隐藏挺好的,平常看着挺唬人的,怎么就被你给看出来了。我给你说啊——”

    林甘故意声音顿了顿,看了两下周围的人,环视一圈,才接着开口。

    “我以前经常被人说智障,然后我就都把他们揍了一顿,再后来就没人说了。”

    “……”。

    周远光只能心里呵呵。

    他再接她话,他就是智障。

    林甘说这话时,心里也叹了一口气。

    这周同学太难搞定了,聊天聊得自己要哭。

    追人难,追男人更难,追个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