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8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仙女们, 这是防盗章嗷。林甘低声笑了一声,觉得自己脸颊都有些燥热。

    看不起这么花痴的自己。

    轻轻拍了两下自己的脸颊, 才回给薛佳琪。

    “我现在准备做饭, 随便倒腾点,然后就去睡觉。”

    有些事情是她留在自己心里的秘密。

    而周远光,则是她这座秘密花园里最美的一束。

    薛佳琪开始在屏幕那边轰动起来。

    别看平常林甘吊儿郎当,可是厨艺真没的说。

    她这人对吃食尤为在意,平常在学校吃饭, 也很注意这方面。

    “想一辈子跟着你蹭吃蹭喝, 2333”

    林甘笑了一声, “有时间你来我家做给你吃。我忙去了啊, 明天见。”

    见薛佳琪回了好,林甘就忙去了。

    有点想吃蛋糕。

    说来也可笑, 之前薛佳琪也曾经问过自己怎么这么会做饭。

    她当时沉默了下, 没回答, 直接敷衍过去了。

    有些事情, 不想让别人知道, 比如,家庭状况。

    最后给自己煮了鸡蛋面, 吃了一小碗,家里仍旧没人回来。

    林甘觉得自己有点疲惫, 就锁了门回床上睡去了。

    夜里, 她感觉身上一阵阵的发烫, 明明印象中她是开了空调的。

    林甘一边踢了大半的被子, 才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个五六岁模样的小姑娘在门后面嚎啕大哭。

    房间里有一对夫妻在争吵,甚至可以称得上打架了。

    丈夫推搡了一把妻子,骂骂咧咧地往门外走。

    后面是妻子的哭泣声,眼神空洞,带着恨意,再仔细看眼睛里还燃着一团火。

    “林建国,你有本事就死在外面,别回这个家了。”

    歇斯底里,声音撕心裂肺。

    丈夫一脸冷漠地转了头,冷哼了声,径自摔门而出。

    一个暴怒地离开了,一个憎恨地在房间里哭泣。

    剩下那个门后的小姑娘被屋子里的残象吓住了,蜷缩在门后瑟瑟发抖。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林甘手上挂着点滴。

    林母坐在一旁,见她醒过来,有些惊喜。

    “你这孩子,生病了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我昨晚回来一看,你躺在床上,脸憋得通红,都快吓坏了。”

    一串话下来,林甘觉得聒噪得头疼,却还是挑着听了。

    脑袋昏昏沉沉的,嗓子也干疼,难怪昨天晚上觉得身上热得不舒服。

    “我发烧了?”

    声音有气无力的,嗓子像是老人般的沙哑。

    “可不是嘛,三十九度多。”

    “现在几点了?”

    “十点多。对了,早上的时候,你朋友打电话过来,我正好接了,顺便让她给你请了假。”

    林甘“嗯”了一声。

    脑子里还停留这昨天晚上做梦的残留,她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妈,我幼儿园那次,你和我爸吵架,他几天没回来?”

    林母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神情颓废,眼神里还迸射着火光。

    原本正准备说什么,可林甘却轻轻抬了一下正打着吊针的胳膊,而后林母看到林甘轻轻摇了摇头,说,“妈,我想再睡一会儿。”

    林母嘴唇蠕动了两下,看着正在病中的林甘惨白的脸,唇没有一点血色,叹息了声,就先出去了。

    林甘拉过被子,头埋进里面,眼睛却睁得圆圆的,用力地盯着黑暗里的一点。

    三天。

    那次林建国三天没有回家。

    她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林母第二天的时候,几近崩溃,她哭了一夜,早就忘记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的女儿。

    到了第二天晚上,她就要出去找林父。

    林甘看着她双眼无神,空洞得吓人,哭着喊着要林母不要走。

    可林母挣扎着推开林甘,喃喃着“妈妈等会就回来”,就走了。

    剩下小小的林甘,等着林母吵骂着将林父带回家时,她早已经饿昏过去。

    也是从那以后,每次吃饭她都乖乖的,从来不需要别人喂,就能够吃得很好。

    等她再长大一点,她就学着自己做饭。

    在她心里,食物永远是她安全感最大的来源。

    补习班这边,薛佳琪看着旁边空着的座位,已经八点半了,林甘不至于今天还迟到这么久吧。

    想了想,还是偷偷借上厕所的名义,打电话给林甘。

    没想到却是她妈妈接的,说林甘发烧了,让她帮忙给老师说一声。

    薛佳琪心里叹息了一声,说让林甘在家好好休息。

    上午课间休息的时候,果不其然,老师走到薛佳琪旁边,敲了敲桌子。

    “林甘今天怎么没来上课。”

    薛佳琪:“老师,我正想和你说呢,早上我打电话给她家,她妈妈说她昨天回去好像淋雨了,今天在发烧,在家里打吊针呢,让我给您请个假。”

    物理老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周围没有人看到原本正在做作业的周远光,拿着笔的手顿住了。

    一直到薛佳琪说到“淋雨”、“发烧”以及“打吊针”这些字眼的时候,他的眉头紧锁着。

    果然是个笨蛋。

    还真把自己给弄发烧了。

    淡淡地盯着练习本上的物理题,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有些烦躁。

    尽力忽略凝在心间的感觉,甩了甩头,接着做起了作业。

    上课的时候,班里的气氛倒是挺死气沉沉的,没什么人回答问题。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周远光拉过书包往外走的时候,看着过道对面空着的座位下意识顿了一下脚步。

    而后才向着门外走去。

    昨天那么大的雨,就像是没有在这个世界留下痕迹似的。

    地上没有一点潮湿的雨水的痕迹,昨天经历的好像是一场梦一样。

    今天已然又是个大晴天了。

    周远光经过饮品店的时候,抬脚又迈了进去。

    服务员小姐姐一看见他,就止不住地笑了起来。

    “小帅哥,今天还是柠檬水吗?”

    周远光淡淡地点了下头。

    小姐姐转头回去做着饮料,一边笑着和他聊天。

    “今天林甘没有缠着你过来呀?”

    周远光低着头,表情淡淡,没有出声。他偶尔抬头,视线不经意转到旁边的便利贴墙上,而后目光定住。

    他身子往旁边斜了斜,方便去看墙上的字。

    许愿墙上正中间有一张特别明显的便利贴。

    淡蓝色,纸上有一行字。

    字迹清秀隽永,横平竖直,弯钩处带着凌然的气息。

    “周同学,你未来的女朋友请你多多指教。”

    落款处却又画了两个简笔画的头像,一男一女。

    男的表情冷淡,唇角紧抿着;女孩子眼角下隐隐有颗泪痣在点缀。

    小姐姐做好饮料转身,看着周远光盯着便利贴,笑了起来。

    “中间有一张是林甘那姑娘写的。”

    周远光接过饮料,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付了钱,就离开了。

    下午上化学课的时候,薛佳琪收到了林甘的微信。

    “今天,周同学向你问起我了吗?”

    背着老师,薛佳琪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给打了回复。

    “我是不是失去了你的宠爱,你怎么一上来就问他有没有找你!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想你,反正我有点想你了。”

    林甘躺在床上,看着薛柯基的深情表白,心里美滋滋的。

    顿时觉得自己的病都好了三分。

    “你再撩我,信不信我病好了,直接给你拖床上伺候。”

    薛佳琪看到林甘的回复的时候,差点笑出了声。

    这人怎么生个病,嘴还这么贫的。

    “我看你生龙活虎的,还想上我的床,你的病不是装的吧?”

    刚打完这句话,就看见讲台上老师的目光直射了过来。

    薛佳琪讪讪地笑了一下,手里的手机慢慢扔进抽屉里,不敢玩了。

    到了放学,才有时间掏出手机,薛佳琪就一边收拾书包,一边点开了语音。

    “放屁,我是装病的人吗?昨天不过是舍己救人、英雄救美了一把,谁知道这身子这么不给力,就给发烧了。明天还得在家输一天的吊瓶,完了,也没听你说周同学慰问我,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林甘中气略显十足的声音从传声筒里出来的时候,薛佳琪怔住了。

    她是真没有想到,她的媒体音量开了这么大。

    薛佳琪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去看周远光。

    如果他要是表现得但凡有点不耐烦,坏了林甘的印象。

    这就等于坏了林甘的好事,她可不想成为大姐大的千古罪人。

    过道那边的周远光收拾了书包,听到林甘声音的时候,他转了身。

    眼睛一瞬也不转的盯着薛佳琪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听见“英雄救美”四个字的时候,他的中指在桌子上轻轻剐蹭了下;

    到了“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几个字入耳时,他的唇角可疑地抽动了下。

    薛佳琪心里暗自提了口气,这人应该没有不爽吧?

    林甘的语音结束,周远光也再没别的反应,直接将书包搭在肩上,走了。

    时间好像就在这一刻静止了。

    林甘的鼻尖再往前一分就要贴上去。

    林甘瞧他安安静静的,没有想象中的惊诧。

    眸子里也只是最初带着恍惚的慵懒,而现在只是冷静自持地看着林甘。

    不说话,有些冷。

    林甘被他这样的眼神看得窘迫,一下子就直起了腰。

    “我……我就是……”

    林甘抿了抿唇,喉头滑动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