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0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仙女们,这是防盗章嗷。

    林甘低头一看。

    估计那人是担心书包会脏,下面还垫了两张草稿纸。

    书包一半在光里,一半在阴影里。

    亮得刺眼,同样也沉默得让人心里堵得慌。

    林甘走过去,将薛佳琪的书包扔给她,而后自己拿起自己的那个,抱在怀里。

    草稿纸已经沾上了尘土,原本昏黄的纸面,变得灰蒙蒙的。

    沾上土的那面,还有人密密麻麻的演算。

    光看看字迹,林甘就知道是谁来过了。

    招呼着薛佳琪去诊所里,先去买消肿的药膏。

    薛佳琪扭头看林甘,她咬着唇,双手抓着书包带,脚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地上踢着走。

    一言不发,完全没有刚才的嬉笑以及以往的活泼。

    “哎。”薛佳琪喊了一声。

    “干嘛?”

    林甘闷闷不乐地回了头。

    “你好像不开心。”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林甘转身看着薛佳琪,“你是狗鼻子嘛?你又知道。”

    薛佳琪红着眼眶,小声地说,“对啊,狗鼻子。所以你要把你的不开心都藏好了,不要让我知道。”

    林甘略微弯着腰和她平视,看着薛佳琪眼里又要凝成水珠儿,有些慌乱。

    “不准哭,再哭揍你。”

    说着还挥了挥拳头,语气故作凶狠,“我超凶的嗷。”

    一下子就让薛佳琪破泣而笑了。

    林甘看着她,眼神渐渐就变得温柔了。

    她伸手去揉薛佳琪的头发,细细软软的少女的发丝在她手心里,林甘忍不住喟叹一声。

    “柯基啊,你太小只了。”

    小只到不忍心让你受委屈。

    薛佳琪一边哭一边笑,去打掉林甘作乱的手。

    “为什么不开心?”

    她仰着头去看林甘,眸子里都是认真和纯洁得无暇。

    林甘抿抿唇,转身过去,径自往前走,不再看薛佳琪的眼睛。

    一边踢着石子儿往前走,步调看起来漫不经心,连开口也漫不经心似的。

    “刚刚书包是周远光送过来的。”

    “啊?”

    薛佳琪没有想到。

    “你在担心?”

    薛佳琪看着林甘的背影,追了上去。

    林甘一直低着头,眼睛看着脚上的石子儿,可薛佳琪知道,这人肯定又是在放空。

    林甘抿抿唇,心上像是堵了一块石头。

    说出口需要异常大的努力,不说又憋得无法呼吸。

    “有点……瞧不起这样的自己,总是忍不住揣摩他的想法。没喜欢过别人,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喜欢,可他……一个笑,就能让我放在心里品味好多天。很在乎他对我的看法,有的时候,真想把自己用雪包裹起来,用不惹尘埃的样子去面对他。”

    林甘话说得断断续续,可薛佳琪还是听懂了。

    “这些情绪是正常的吧,面对喜欢的人。”

    她伸手去拉林甘的手,“你很棒啊,真的真的非常棒。别的人的评价只是因为她们都不了解你。”

    薛佳琪说这话时,挂在天空上的太阳又使劲闪了闪,恍惚得林甘眼里都带了点湿润。

    “你说,我前几天那么尬地追人,今天又被人碰到打架,英语也不好,周同学心里肯定已经把我定性为180线的女友陪跑了。”

    原本林甘自怨自艾地话,薛佳琪还想着再安慰几句,可“180线陪跑员”的定义,让她止不住地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林甘的低落情绪好像被她这一笑,逼得消失无踪影了,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我都这么惨了,你还笑?”

    说着,就作势去挠薛佳琪的痒痒。

    两人一边笑一边往前跑,到了诊所,买了消肿的药膏。

    林甘给她抹了药,两人才往外走。

    薛佳琪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然后欲言又止地瞥了好几眼林甘。

    “大佬,我有个消息不知当讲不当讲。”

    林甘轻拍了下她的头,睨了她一眼。

    “说。”

    “老师发校讯通说教育局最近查补习班查得很严,所以补习班就……取消了。”

    薛佳琪这句话说完,林甘眉头就皱起来了。

    低声咒骂了句。

    “这教育局不是耽误事吗?该查的不查,学习的老查。”

    “……”。

    薛佳琪憋着笑,嘴角不住地抽动,你他.妈是学习吗,不就是担心自己没法追周同学了吗!

    林甘弹了下薛佳琪的脑门儿,眼珠儿来回打几转儿,而后挑挑眉。

    “小柯基,快回家啊,我也要回去了。”

    说完就走了,剩下薛佳琪对着林甘的背影嚷嚷,“哎,你又打算出什么幺蛾子啊。”

    “仙人自有妙计。”

    林甘声音在远处随着风隐隐约约吹到了薛佳琪的耳中。

    *****

    林甘回家的时候,仍旧是林母在家。

    晚饭林母炒了两个菜,林甘随便吃了一点,和林母说了补习班不用再去上这个事情,就上楼去了。

    躺在床上,来回翻腾。

    现在补习班不上了,她也没有周同学的联系方式。

    也怪自己,没问过周同学是哪个学校的,只知道他是张纲的侄子。

    林甘两腿夹着被子,从床这头翻到那头,都没个头绪。

    其实,她心里有个主意,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真的不想做。

    心里纠结着纠结着,终是叹了一口气。

    看了下时间,这个点儿已经不早了。

    如果,如果明天,这个想法还是没有下去,也只能执行了。

    第二天林甘一早就醒了,下了楼。

    “昨晚没睡好?”

    林母见她顶着两眼黑眼圈就出来了。

    林甘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昨晚一直在纠结,就一直没怎么睡好。

    “等会就再睡会,反正也放假。”

    林甘咬了一口包子,叹了口气,“还不如上学呢。”

    吃了饭,又回到房间,拿着手机,踌躇再三,终究摁下了通话键。

    漫长的手机铃声等待中,那方接通了电话。

    “喂?谁啊?”

    林甘深吸了口气,“张纲老师吗?是我,林甘。”

    电话那端出了声,“林甘啊,有什么事情吗?”

    随之还有隐隐约约的“远光,你帮我把水果刀拿过来。”

    林甘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老师,我就想问问……您有周远光同学的联系方式吗?上次下雨我把伞借给他,他还没有还我。本来想着不着急,可咱们补习班也不上了,我就……”

    林甘闭着眼,压根就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想到电话那端说不定周远光就在听着,心里就扑通扑通地狂跳。

    挂了电话,林甘拿着电话的手都是颤的。

    张纲怎么说来着?

    “行,我知道了,我会和周同学说一声,让他联系你。”

    ……

    林甘抿着唇笑了起来,倒在床上,抱着被子,想“啊啊啊啊啊”地叫。

    妈呀,周同学要联系自己了!

    空调还没有关,吹得某人桌面上的书呼啦啦地翻了页。

    周远光对着桌子发了一会呆,心里叹息了一声,扭头对着准备走得老师开口。

    “老师,要不您先走吧,我来锁门。”

    讲台上的老师想了想,点点头,“行,这是钥匙,锁了之后,钥匙交给张纲老师就行了。”

    周远光点了点头,估计这人知道自己和张纲的关系。

    等到老师走后,周远光先去把空调关了。

    然后在林甘的桌子前踌躇再三,还是迈了过去。

    她桌子上只一本书,桌兜里一个书包,没了。

    “一看就不是来学习的。”

    腹诽一句,把书塞进书包里。

    再去看薛佳琪的,和林甘的情况差不离,书塞进去,拿过书包。

    背着自己的书包,手上一手提着一个,锁了门,往外走。

    两人都是急匆匆走得,估计也是急事,就在这附近。

    周远光打算在巷子口去等着。

    可刚走到巷子口,就听见旁边有同学路过,议论声传进周远光的耳里。

    “我刚刚见林甘进了隔壁巷子,后面还跟着几个女生,这是要搞事?”

    “嘘,别瞎说了,她们那群人的事,也不是咱们能说的。”

    “嗤,怕啥,人又不在这,你怕啥?再说了,听和林甘同班的人说,她人还挺好的。”

    “好?你见过哪个好学生打架抽烟的?”

    ……

    两人说着就走远了。

    周远光眉心微蹙,低头看了眼还挂在自己肩膀上的两只书包,抬腿往隔壁巷子里走去。

    那两人嘴里的巷子,周远光知道。

    不是直的,大巷子里套着小巷子,宽宽窄窄的,打群架的好去处。

    周远光眸子里闪过了丝嘲讽和厌恶。

    曲曲弯弯,绕来绕去。

    拐个弯儿,就要到了最深处,周远光止住了脚步。

    倚着墙壁靠着,双手抱肩,看天,耳朵观察着里面的动静。

    再看里面的景象。

    两队人马并列横站着。

    林甘旁边是薛佳琪,再依次后面跟着三四个女孩子。

    对面也有个女生为首的一队,同样五六个女生,并肩站着。

    中间抱肩的女生,个子和林甘差不多,模样长得不错,就是脸上的浓妆教人看得不太清楚,只依稀能辨出原来的五官。

    “短腿,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

    薛佳琪撇着嘴,声音里还带着哭腔。

    “我刚刚去卫生间,然后想着买个饮料再回去,没想到碰见刘欣静,她非说我挡着她买东西了,然后我就说没有,再之后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