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2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仙女们,这是防盗章嗷。

    薛佳琪想象着林甘打这行字时,在那边傻笑着自我安慰,忍不住心里滑过黑线。

    “人家能怎么怼你,总不能打你一顿吧?”

    “打是亲,骂是爱,你懂个屁。”

    这天是聊不下去了。

    薛佳琪呵呵了两声,沉浸在爱情里的女生果然都是傻子,这句话放在大姐大的身上同样适合不过。

    ……

    这边和薛佳琪瞎贫完的林甘,下了楼吃饭。

    林建国依旧没有回来,家里只有她和林母两个人。

    考虑到林甘正在生病,林母就煮了粥,配着小菜,做成了一顿晚饭。

    “昨天补习班还行吧?”

    林甘没想到林母会突然出声,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嗯”了一声。

    “过了暑假,你就高三了,有想过考什么样的大学吗?”

    林甘夹菜的动作顿了顿,仔细想了想,低头沉思了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说实在话,她以前是真没想过这些问题,成绩也不是很在意。她一直感觉,高考出来是什么分数就去念什么学校,一切听天由命。

    林母见林甘的表情,叹了口气,“怎么没点规划,有想过大学出去读吗?”

    林甘皱了皱眉,这是林母第一次和她谈这个事情。

    “应该不会吧,我没想过,走一步看一步吧。”

    说着,就喝粥不再说话了。

    林母看着林甘的动作,也表明了她不想讨论这件事,就不再开口。

    林甘吃完饭准备去洗碗,林母摆摆手示意她放下。

    “你既然生病了,就好好歇着,我来就行。”

    林甘也没有推让,点了点头,就回房间了。

    白天睡得太多,就有些失眠。

    林甘点了手机上的音乐app,点了随机播放。

    直至一首歌,音乐响起,唱词开始的时候,林甘脑中浮现的第一个人就是周远光。

    点亮了屏幕,上面显示的歌名,《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

    当陈绮贞唱,“你靠着车窗,我心脏一旁,我们去哪儿”,林甘突然就明白这首歌的歌名为什么是这个了。

    她喜欢上周远光时,也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内心里那么多的感觉,可真要自己表达时,情绪挣扎着出来,太拥挤了,以至于全部都卡在了心口。

    晦涩,懵懂,夹杂着青涩。

    她只知道,她甚至觉得不用起什么爱称,单单只看到“周远光”这三个字就足够她开心的了。

    *****

    第二天的上午,许是张纲早就知道了林甘生病,见她没来竟然也没有过问。

    倒是中间休息的时候,胳膊肘撑在桌子上,问了周远光两句话。

    “这两天觉得怎么样?还适应吗?”

    周远光“嗯”了一声。

    “其他老师的讲课方式呢?习惯吗?”

    “老师都讲得挺好的。”

    “那就行,有其他事情你就和我说。”

    周远光应了好,对话就结束了。

    到了下午,正在上英语课,老师先是复习了语法,第二节的最后二十分钟,将前天写的作文发了下去。

    “顺序随机打乱,每个人不要批改自己的,交给你的同学批改,看看你能不能看出别的同学的语法错误。”

    学习委员让薛佳琪帮忙往下发的。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反正最后林甘的作文就留在了周远光的桌子上。

    周远光先是粗粗看了一眼,字迹倒是清秀,没了她写中文的棱角气息。

    他先是翻译了一遍,嘴角就抽搐了起来。

    这作文,颇有些一言难尽。

    老师布置的题目叫梦想。

    她在作文里就直接说,她拥有一个梦想就是拥有一朵七色花。

    通篇翻译下来,她写的大概就是:

    我有一个梦想,我的梦想就是拥有童话故事里的七色花。如果拥有了七色花,那么我会摘下第一瓣,许愿让我变得有钱;再摘下第二瓣,向上帝请求能够让我变得更美;到了第三瓣,我希望拥有一张能够变成各种好吃的魔毯;第四瓣,我许愿世界和平;第五瓣,希望英语能够变好。

    而到了第六瓣,我希望过道那端的少年能够回头看我一眼;

    至于最后一瓣,我许愿,我能够再来一朵七色花。

    看到第五瓣的用法时,他唇角忍不住向上勾了勾。

    就她的这个作文水平,个别单词不会写,全部写了拼音上来,偶尔还出现拼写错误。

    语法更是别提,都是用的同一个简单句,确实该提高下英语水平了。

    看到第六瓣,眸色加深,嗤笑了一声,却忍不住抬头向着过道看过去。

    再看到她最后一个愿望,周远光几乎按捺不住想给她打个零分了。

    眉心皱着,这都什么破愿望。

    这么贪心。

    临下课的时候,老师直接让批改人把作文交到写作人的手里。

    “这次作文本来也就是怕你们手生,给你们预热一下。下课后,有拿捏不准地语法再来问我。”

    周远光垂眸想了想,把作文还给了薛佳琪。

    可没想到薛佳琪又给拿了回来,美名其曰,“老师说过了,得交到写作人手里,等林甘来了,你自己给她吧。”

    *****

    在家待了两天,林甘手上也被扎了两针。

    到了第三天,温度也下去了,不再反复,就死活不愿意在家待着,大清早就起床去了学校。

    薛佳琪告诉她,这两天早上,周远光几乎是每天七点五十到教室的。

    到了公交站牌那里下车,林甘看了看表,才七点半。

    这大概是她上学最早的一次了,竟然没迟到,反而提前到。

    觉得周远光估计还没到,她就提前在这里等他。

    今天早上她特意将头发用夹板拉直,没有化妆,穿着一件学院风的连衣裙。

    林甘掏出手机,屏幕黑着,她抿唇笑笑。

    屏幕上映出的人儿,短发柔顺地垂在肩部,一副乖巧的样子。

    林甘满意地对着屏幕挑了挑眉,嘀咕了一声。

    “清纯学妹和高冷学长的对决,fighting。”

    周远光还没有下车的时候,就在车上看见两天没来的人在站牌下面站着,还对着屏幕嘟嘴挑眉。

    而后她视线移到车上,时不时还在搜寻什么。

    将将要目光对上时,周远光就低下了头。

    这人不仅贪心,还……臭美。

    林甘看见车停下来,周远光从后门不疾不徐地下了车。

    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长腿没有停顿,径自往前走。

    林甘瘪瘪嘴,我就是团空气吗?为什么要装没看见!

    可看着前面人的背影,还是宽肩窄腰。

    少年人气质清冷朗朗,单肩背着书包,目不斜视地往前走。

    哪怕在来往这么密集的人群里,林甘眼里装下的也只有他。

    林甘大步往前追了上去,距离他只有半臂之远的时候,林甘轻轻在他身后嗅了一下。

    忍不住闭上眼睛,极为享受和愉悦。

    还是那冰雪消融、泉水流动的清冽与淙淙啊。

    没成想,周远光就是在这个瞬间转的身。

    “你在干嘛?”

    周远光面无表情,看着林甘头轻仰着,眼睛微闭,睫毛颤颤,嘴角些许向上扬,不知道这人脑子里又在想什么。

    林甘先是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猛地睁开了眼睛。

    被周远光这一问问得发懵,她总不能说,自己痴汉得嗅味道?

    她会被当成神经病吧?

    林甘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一下头发,“周同学,这周围有股很特别的味道,很好闻。”

    周远光听了她这话,环顾了下四周,看着两人脚下的东西怔了一下。

    勉强地开口,“很好闻?”

    “对啊,和你身上的味道很配。”

    林甘舔了下唇,夏日还带着微风的清晨,不就是和他身上散发的清冽很搭吗?

    周远光眸色加深。

    不知道为什么,林甘总感觉周远光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

    神经病。

    周远光指了指脚下的东西,薄唇微启,“你真的觉得很好闻?”

    林甘顺着他的手指向下看,这一看不打紧,她有些想抽自己两个耳光。

    两人的旁边正立着一个垃圾桶,可能有人吃的雪糕皮的原因,甜味还惹得一群苍蝇在嗡嗡地飞着。

    “……”。

    “你口味还挺重。”

    “……”。

    林甘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表情意味不明转身走掉的周远光,她咬了咬牙。

    周同学,你听我解释啊喂!

    “不用。”

    林甘撇撇嘴,这拒绝真是干脆利落。

    “那请你吃冰淇淋?”

    “不用。”

    “那你想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