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9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仙女们,这是防盗章嗷。

    这边林甘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张纲在看自己。

    因为从刚才的课间,到上课。

    她内心早就要炸了。

    尬意满满。

    她觉得她可能是撩汉史上的污点。

    刚刚搬凳子是个什么动作啊。

    丫的,早就把她的美貌和气质丢光了。

    蠢得够可以。

    还在想怎么能够再次自然而然地出击,就有新情况发生了。

    张纲在台上看了一圈,目光转到了第一排上面,开了口。

    “周远光,你能不能解一下这道题?”

    张纲见他点了点头,准备站起来说答案,就抬手打住了他。

    “请你上来写一下解题思路。”

    林甘一见对方站起来了,猛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全班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这里。

    薛佳琪一面拉着林甘的左手,一边趴在桌子上羞愧难当。

    老大今天也忒不按常理出牌了吧。

    一惊一乍的,是要吓死个人。

    张纲眉头皱了皱,“你干嘛?”

    林甘:“我也想上去做这道题。”

    张纲瞪了她一眼,“刚刚干什么去了,上来吧。”

    林甘听见张纲这样说,抬头看向对面的男生。

    可他目光只淡淡的从她身上过了一下,就不再看了。

    林甘轻咬了下唇,跟在他后面上了讲台。

    张纲见两人上来,他就下去在教室里转了。

    “下面的同学也拿起笔自己做一做,看看能做到哪一步,别光等着别人将答案喂到你嘴里。”

    张纲的这个比喻,下面都笑了。

    两人拿粉笔的时候,不约而同地都伸向了同一个粉笔盒。

    林甘的手指碰触到了周远光的手背。

    温热的触感,真实得有点假。

    可林甘的心脏“砰砰砰”地跳动着,连带着全身上下的感知细胞都集中到指间那一点去了。

    只一下,周远光“蹭”地一下就收回了手。

    原本捏在指间的粉笔又掉进了盒子里。

    林甘看到他的动作,先是咧嘴笑了一下。

    冷清的模样全然消失了,倒是有些傻。

    看得底下坐着的薛佳琪频频皱眉。

    心里着急得只想冲着上面的姑娘嚷嚷。

    拿出你的御姐范,行吗?

    林甘笑完之后,才意识到不对劲。

    这人,刚刚躲避得那么迅速,是把自己当成洪水猛兽了?

    情绪低落三分。

    夹了一根粉笔,转身,先占了大半边黑板。

    给人留了三分之一。

    那人惊愕,站在林甘身后一言不发。

    谁都知道,卷子后面的大题,带着演算,一黑板还有可能不够的。

    现在可好,直接自己就剩下疙瘩块大的地方了。

    林甘往下扫了一眼,班里的人基本都低头忙着自己的,没留意上面的情况。

    假装去审题,一边抬头,一边嘟囔。

    “我又不会吃了你?”

    林甘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这音量,他绝对可以听见。

    笑话,本来就是故意让他听见的。

    不然,肯定就又只有她一个人唱独角戏了。

    原本也没能够奢望他会有什么回答。

    毕竟,从早上到现在,他正眼都没留给自己一个。

    所以当林甘听见耳旁那个声音时,她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我不好吃。”

    这是周远光略显沉默的话语。

    林甘怔住了,下意识地“啊”了一声。

    旁边的人没有理会她的诧异,已经开始了解题。

    侧脸看着他动作。

    略微弓着腰,右手捏着粉笔,左手不时地点动着什么。

    唇角仍旧是直线。

    相比之下,唯一不同的是,眸子因为认真,多了点不一样的光。

    林甘笑了一下,扭头去拿黑板擦擦掉原来划分的线。

    难怪别人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

    她今天为他心动的瞬间太多了。

    趁着这个空当儿,回了一句。

    “你看起来就很美味。”

    看着正拧着眉头、和难题对战的少年又重复了一遍。

    舔了下唇。

    “很像提拉米苏,我——”

    尾音降低,拉长,声音软糯。

    “最喜欢的甜点。”

    周远光捏粉笔的动作顿住了。

    “咔嚓”一声,粉笔断了。

    林甘轻轻笑了一声。

    张纲站在最后面,猛然抬头,黑板上林甘还只字未动。

    “让你上去,可不是让你玩的,不会做了就给我下来。”

    林甘吐了吐舌头,捏着粉笔赶紧审题。

    这好歹是在周远光面前露脸的机会啊,她得做好了趁机挽回一下自己学霸的形象。

    动笔前,顺带起了坏心思,嘟囔了句。

    “唉,当真美色误国啊。”

    扭头看了一眼周远光。

    他……仍旧没什么反应。

    林甘内心叹息了声,高岭花好难攻克。

    就专心解题去了。

    却没看见有人悄悄红了耳尖。

    *****

    周远光自然是先做完的。

    等到两人都下去的时候,张纲就开始了讲解。

    这种类型的练习,林甘经常做,她有把握。

    回想着刚才两人的肢体碰触,林甘忍不住把手放到自己鼻尖前,使劲嗅了一下。

    虽说刚才下来的时候,她已经用湿巾擦了手。现在手上早就连带着粉笔末儿的味道以及其他所有气息都抹干净了。

    可林甘还是在心里固执地认为,闻到了周远光的气息。

    留下薛佳琪在旁边看着林甘的动作恶寒。

    之后的课堂,林甘没有再做其他的动作。

    她已经进了一步,不能把人逼得太紧了。

    不然到时候收网,鱼肯定是要跑了的。

    上午补习十一点半结束,大概还剩余十分钟时间的时候,张纲停止了讲课,让同学们自行回顾一下今天的所讲的知识点。

    班里已经暗自轰动了,到了这个点儿,大家早就饿了。

    本来就是补习的第一天,一上来就恢复以往在校的时间表,大家都不太适应。

    薛佳琪家离这里很近,中午是要回去吃饭的。

    她一边收拾书包,一边问林甘,“你中午去哪里吃饭?”

    林甘心不在焉,“我门口饭馆里随便吃点就行。”

    薛佳琪见她还在那纠结,担心地问。

    “要不,你跟我回家吃饭?”

    林甘摇摇头,趴在桌子上,“你说,我要是约他吃饭,会不会太生猛了些?”

    薛佳琪瞥了一眼周远光,小声地回复。

    “我刚刚给你打听过了。他好像是咱们的班主任的外甥,你可别玩大发了。”

    林甘睨了她一眼,“我喜欢他又不关他是谁。”

    薛佳琪啧啧两声,“你这么正经,要把我吓死。”

    林甘给了她一个白眼。

    她正纠结着,就下课了。

    班里的人一窝蜂地涌了出去,短短几秒钟,就走了大半。

    讲台上的张纲收拾好了包,抬头看向周远光,语气里带着询问。

    “回家吃饭?”

    周远光将手中的笔放下,摇了摇头。

    “来回也不方便,我就在这附近吃点就行,您快回家吧。”

    林甘侧着耳朵听着,一早上下来,难得能听到这人说这么多的话。

    他这说话间,张纲从讲台上下来,走到了后边。

    “带钱了?”

    周远光“嗯”了一声。

    “那我就回家了啊,你有事情打电话给我。”

    周远光点头,“您路上注意安全。”

    张纲临出门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

    自家的外甥,正漫不经心地收拾着书包,林甘那姑娘猛然站了起来。

    怕她又出幺蛾子,张纲压着嗓子喊了一句,“林甘。”

    林甘像是没想到他会突然打了回马枪,身子几不可见地抖了一下。

    “回头赶紧给我把你的脸收拾干净了。”

    林甘回神之后,笑盈盈地应了一声。

    “张老师,您赶紧回家吃饭吧,我等会就收拾。”

    张纲又瞪了一眼这一点也不怕她的林甘,和周远光对视了一眼,才往外走。

    *****

    林甘鞋子在地上来回摩擦了两下,对着收拾书包的那人开了口。

    “周同学。”

    周远光抬了头。

    “我能问你件事情吗?”

    “……”。

    林甘在这人的沉默声中,吞了下口水。

    “你中午去哪里吃饭?”

    “不知道。”声音冷清,干净利落。

    然后他目光就一直看着林甘,也不说别的。

    林甘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喜欢一个人,可不就得主动出击。

    “我中午能和你一起吃饭吗?”

    心一横,话就说出去了。

    周远光看着对面的林甘,说完这句话时,她就闭上了眼睛,眼珠却在不安的转动。

    眼角的泪痣正对着自己,在光线下红得发亮,可见内含的期待。

    书包收拾好了,拉链一拉,开了口。

    亮得刺眼,同样也沉默得让人心里堵得慌。

    林甘走过去,将薛佳琪的书包扔给她,而后自己拿起自己的那个,抱在怀里。

    草稿纸已经沾上了尘土,原本昏黄的纸面,变得灰蒙蒙的。

    沾上土的那面,还有人密密麻麻的演算。

    光看看字迹,林甘就知道是谁来过了。

    招呼着薛佳琪去诊所里,先去买消肿的药膏。

    薛佳琪扭头看林甘,她咬着唇,双手抓着书包带,脚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地上踢着走。

    一言不发,完全没有刚才的嬉笑以及以往的活泼。

    “哎。”薛佳琪喊了一声。

    “干嘛?”

    林甘闷闷不乐地回了头。

    “你好像不开心。”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林甘转身看着薛佳琪,“你是狗鼻子嘛?你又知道。”

    薛佳琪红着眼眶,小声地说,“对啊,狗鼻子。所以你要把你的不开心都藏好了,不要让我知道。”

    林甘略微弯着腰和她平视,看着薛佳琪眼里又要凝成水珠儿,有些慌乱。

    “不准哭,再哭揍你。”

    说着还挥了挥拳头,语气故作凶狠,“我超凶的嗷。”

    一下子就让薛佳琪破泣而笑了。

    林甘看着她,眼神渐渐就变得温柔了。

    她伸手去揉薛佳琪的头发,细细软软的少女的发丝在她手心里,林甘忍不住喟叹一声。

    “柯基啊,你太小只了。”

    小只到不忍心让你受委屈。

    薛佳琪一边哭一边笑,去打掉林甘作乱的手。

    “为什么不开心?”

    她仰着头去看林甘,眸子里都是认真和纯洁得无暇。

    林甘抿抿唇,转身过去,径自往前走,不再看薛佳琪的眼睛。

    一边踢着石子儿往前走,步调看起来漫不经心,连开口也漫不经心似的。

    “刚刚书包是周远光送过来的。”

    “啊?”

    薛佳琪没有想到。

    “你在担心?”

    薛佳琪看着林甘的背影,追了上去。

    林甘一直低着头,眼睛看着脚上的石子儿,可薛佳琪知道,这人肯定又是在放空。

    林甘抿抿唇,心上像是堵了一块石头。

    说出口需要异常大的努力,不说又憋得无法呼吸。

    “有点……瞧不起这样的自己,总是忍不住揣摩他的想法。没喜欢过别人,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喜欢,可他……一个笑,就能让我放在心里品味好多天。很在乎他对我的看法,有的时候,真想把自己用雪包裹起来,用不惹尘埃的样子去面对他。”

    林甘话说得断断续续,可薛佳琪还是听懂了。

    “这些情绪是正常的吧,面对喜欢的人。”

    她伸手去拉林甘的手,“你很棒啊,真的真的非常棒。别的人的评价只是因为她们都不了解你。”

    薛佳琪说这话时,挂在天空上的太阳又使劲闪了闪,恍惚得林甘眼里都带了点湿润。

    “你说,我前几天那么尬地追人,今天又被人碰到打架,英语也不好,周同学心里肯定已经把我定性为180线的女友陪跑了。”

    原本林甘自怨自艾地话,薛佳琪还想着再安慰几句,可“180线陪跑员”的定义,让她止不住地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林甘的低落情绪好像被她这一笑,逼得消失无踪影了,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我都这么惨了,你还笑?”

    说着,就作势去挠薛佳琪的痒痒。

    两人一边笑一边往前跑,到了诊所,买了消肿的药膏。

    林甘给她抹了药,两人才往外走。

    薛佳琪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然后欲言又止地瞥了好几眼林甘。

    “大佬,我有个消息不知当讲不当讲。”

    林甘轻拍了下她的头,睨了她一眼。

    “说。”

    “老师发校讯通说教育局最近查补习班查得很严,所以补习班就……取消了。”

    薛佳琪这句话说完,林甘眉头就皱起来了。

    低声咒骂了句。

    “这教育局不是耽误事吗?该查的不查,学习的老查。”

    “……”。

    薛佳琪憋着笑,嘴角不住地抽动,你他.妈是学习吗,不就是担心自己没法追周同学了吗!

    林甘弹了下薛佳琪的脑门儿,眼珠儿来回打几转儿,而后挑挑眉。

    “小柯基,快回家啊,我也要回去了。”

    说完就走了,剩下薛佳琪对着林甘的背影嚷嚷,“哎,你又打算出什么幺蛾子啊。”

    “仙人自有妙计。”

    林甘声音在远处随着风隐隐约约吹到了薛佳琪的耳中。

    *****

    林甘回家的时候,仍旧是林母在家。

    晚饭林母炒了两个菜,林甘随便吃了一点,和林母说了补习班不用再去上这个事情,就上楼去了。

    躺在床上,来回翻腾。

    现在补习班不上了,她也没有周同学的联系方式。

    也怪自己,没问过周同学是哪个学校的,只知道他是张纲的侄子。

    林甘两腿夹着被子,从床这头翻到那头,都没个头绪。

    其实,她心里有个主意,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真的不想做。

    心里纠结着纠结着,终是叹了一口气。

    看了下时间,这个点儿已经不早了。

    如果,如果明天,这个想法还是没有下去,也只能执行了。

    第二天林甘一早就醒了,下了楼。

    “昨晚没睡好?”

    林母见她顶着两眼黑眼圈就出来了。

    林甘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昨晚一直在纠结,就一直没怎么睡好。

    “等会就再睡会,反正也放假。”

    林甘咬了一口包子,叹了口气,“还不如上学呢。”

    吃了饭,又回到房间,拿着手机,踌躇再三,终究摁下了通话键。

    漫长的手机铃声等待中,那方接通了电话。

    “喂?谁啊?”

    林甘深吸了口气,“张纲老师吗?是我,林甘。”

    电话那端出了声,“林甘啊,有什么事情吗?”

    随之还有隐隐约约的“远光,你帮我把水果刀拿过来。”

    林甘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老师,我就想问问……您有周远光同学的联系方式吗?上次下雨我把伞借给他,他还没有还我。本来想着不着急,可咱们补习班也不上了,我就……”

    林甘闭着眼,压根就不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想到电话那端说不定周远光就在听着,心里就扑通扑通地狂跳。

    挂了电话,林甘拿着电话的手都是颤的。

    张纲怎么说来着?

    “行,我知道了,我会和周同学说一声,让他联系你。”

    ……

    林甘抿着唇笑了起来,倒在床上,抱着被子,想“啊啊啊啊啊”地叫。

    妈呀,周同学要联系自己了!

    林甘出补习班后,在附近几个餐馆门口都转了转,也没有看到周远光的身影。

    她心里纳罕,也不知道他吃个饭是跑了多远。

    难道……是怕自己跟出来?

    林甘随便进了一家自己常去的面馆,吃饭的时候心里还在犯嘀咕。

    难不成这人真的是担心自己追出来?

    夹了一口面,边咀嚼,边思考。

    将最后一口面吃掉的时候,林甘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她平常虽然是玩得开一些,可着实没有谈过恋爱,更别提追男孩子了。

    有了林父林母的前车之鉴,在她看来,婚姻不过是坟墓。

    埋了他俩,同时也埋了她。

    爱情是个什么玩意儿?

    林母陪着林父过了这么多年,从贫穷到富有,什么苦都吃了,最后林父不还是变了心?

    不靠谱的玩意儿。

    她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可偏偏遇见了周远光之后。

    内心的这个想法隐隐被撼动。

    林甘低头喝了一口面汤,满足地喟叹。

    算了,一切啊,都不如食物来得让人安心。

    *****

    出了店门,林甘往旁边柠檬水店里一拐。

    “喝什么?照旧一杯柠檬水?”

    里面的服务员小姐姐对林甘很熟悉。

    林甘笑着点点头,而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快速地摇了摇头。

    “两杯。”

    小姐姐一边做着,一边背对着林甘说话。

    “给薛佳琪带呢?”

    林甘坐在吧台上,漫不经心地卷了下头发。

    “她回家吃饭了。”

    小姐姐将做好的一杯递给林甘,又转身做另外一杯。

    “那你给谁买的?”

    林甘手上把玩的头发在她指间缠了好几个圈。

    周远光的脸浮现在自己眼前。

    她听见自己开口,声音幽怨。

    “冷漠的冤家。”

    林甘刚说完,就听见小姐姐喊了一句“欢迎光临”。

    下意识扭头,手一颤,差点从高脚凳上摔下去。

    门口站的人,宽肩窄腰大长腿。

    林甘欲哭无泪,可不就是她口中的那位冤家吗?

    “周同学,来喝饮料啊?”

    林甘给人颤颤悠悠地打招呼。

    周远光没理她,径自往前台,点了一杯柠檬水。

    林甘抿抿唇,“我这有两杯,送你一杯。”

    原本这个也是给他买的。

    周远光没看她,直接回了句“不用。”

    林甘皱眉,又被拒绝了。

    “你除了‘不用’,就没有别的要说的吗?”

    “谢谢。”

    “……”。

    可以,这很周远光。

    周远光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柠檬水,拿出钱包付钱。

    “再点一杯,给她。”

    手指了一下林甘。

    林甘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摆手。

    “不用不用不用。”

    周远光没理睬她,径自让小姐姐去做。

    然后扭头,视线移到林甘身上。

    薄唇一张一合,“你除了‘不用’,就没有别的要说的吗?”

    林甘愣怔,下意识张口,“谢谢。”

    然后他就看见周远光的唇角好似微微弯了一下。

    笑容明亮,黑发明眸,少年的纯净感向着林甘涌过来。

    林甘舔了一下唇,恍惚地开口,“你真好看。”

    周远光眉头拧着,唇角又抿成了直线。

    林甘有些懊恼。

    她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小姐姐做好了柠檬水,递给周远光。

    周远光接过来,拿过吸管。

    林甘看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拆掉了吸管的包装袋。

    然后左手拿起杯子,右手捏着吸管,猛地往上一提,瞬间向下,扎了进去。

    手往自己这边一伸,将插好吸管的柠檬水递给自己。

    林甘下意识去接。

    “你不尝一口?”

    他清冷的嗓音像簌簌的雪,润化着林甘的心。

    简直就是**汤了,林甘喝了一口。

    明明只是一般的柠檬水,可因为是周远光递给自己的,就多了些不一样的缱绻。

    咬着吸管,低低地笑了出来,“好喝。”

    周远光眸子低沉,“好喝就行。正好——”

    后面的话顿了顿,没有直接说出来,好像还在沉思,要不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