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2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仙女们,这是防盗章嗷。

    薛佳琪跟在后面,仍然觉得林甘刚才的话太不真实。

    不是她怀疑,而是,虞州一中任何一个人听了估计都会是她这个反应的。

    林甘——

    成绩一流棒,打架一流厉害,问题长得也好看。

    按照男生的原话来说,这虞州一中的林甘。分开看,平庸得很,可这五官合在一起,就够味。

    一个眼神,能溺死个人。

    最主要的是,她还不好追。

    没见过她和谁谈过恋爱的。

    这人啊,出于其扎根在本能里的劣根性,越是不容易得手的,就越惦记。

    也难怪林甘是最遭人肖想的一个。

    所以薛佳琪听到林甘刚才的话,有惊没喜。

    “姑奶奶,你是不是在逗我啊?你这么横,还有人能让你栽的?”

    “不会又碰见刘欣静了吧?这人天天阴魂不散的。”

    林甘推开补习班的门,一边听见薛佳琪越说越邪乎,回头瞪了她一眼。

    “你再说话,等会张纲就留下你喝茶了。”

    薛佳琪吐吐舌头,不吭声了。

    “还有啊,她刘欣静什么本事?我能栽她手里?”

    薛佳琪想了想,倒是这个理。

    从来只有林甘让人吃亏,没有吃别人哑巴亏的理儿。

    林甘见她小小一坨,乖乖走着,抿唇笑了。

    *****

    刚往前走,林甘就听见隔壁巷子传来低声地哀嚎。

    薛佳琪见她停了下来,疑惑。

    “怎么不走了?”

    林甘掉头就往巷子口走,薛佳琪在后面喊。

    “你去哪儿,真要迟到了。”

    林甘没搭声。

    径自往里面走,一个小男生在地上趴着。

    周围一堆和他一般大的。

    其中一个男生脚踩在他的肚子上,脸上带着不该是这个年纪的凶狠,“快说,今天的钱呢?”

    趴在地上的小男生身上都是脚印,脸上都是灰。

    声音虚弱,带着点哭泣声。

    “前几天不……不都给你们了吗?”

    “哟。是不是和你说,这是每天的孝敬钱?”

    “我妈……说我最近……花太多了,就不给了……”

    为首的那个和旁边人对视了一眼,脚上用了力。

    “说,是不是和你妈说了。要是说了,今天就打得你满地找牙。”

    趴在地上的小男孩一脸恐慌,双手抱住了头,“没……没说。”

    旁边人将小男孩的书包抖落了个干净,没翻出钱来,低声咒骂了句。

    为首的人看了一眼,正准备用力再踢一脚地上的男生时,林甘直接就站出来了。

    “哪来的小屁孩,胆子这么大。怎么?要收保护费啊?”

    说着伸了伸手。

    也就是一群上小学的男生,看见比自己大的,甭管男生女生就直接怂了。

    尤其林甘抱着肩,脸上还画着妆,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气场上就没输。

    为首的那个男生低头看了一眼林甘伸着的手,狠狠瞪了她一眼。

    “你要干嘛?”

    林甘看了跟过来的薛佳琪,示意她去扶那个小男生。

    而后她一边去捡小男生散落的书包一边开口,“能干嘛啊?吃了人的东西不得给吐出来啊?来吧,把收的保护费都交出来。”

    “我凭本事收的保护费,凭什么交?”

    他这话一出,林甘直接被气笑了。

    长腿一迈,伸手就去揪他的耳朵。

    “觉得自己挺能耐是吧?你妈没教你友爱互助是吧?”

    被揪着耳朵的小男生疼得嗷嗷叫。

    “你是一中的吧?我要告诉你老师,你这是虐童。”

    林甘呵了一声,嘲讽似地开口。

    “我凭本事打得你,怎么能算虐童呢?”

    就把刚才的话全还了回去。

    看他疼得受不住了,林甘松了手。

    “给钱。”

    “全花光了。”

    林甘咬了咬牙,挥手让人滚蛋了。

    “以后再让我看见你欺负同学,见你一次,我就揪你一次耳朵。”

    说完拍了拍小男孩书包上的土,把书包给他递了过去。

    “以后他们再欺负你,你就使劲往上揍他们。实在不行,就告诉老师或者你爸妈,听见了没有?”

    小男生怯懦地点了点头。

    林甘叹了口气,从自己口袋里抽出一张一百块钱,递给了他。

    “回去给你妈交差吧,顺便把他们欺负你的事情说出来,知道不知道?”

    看他点了点头,林甘才带着薛佳琪往回走。

    眼看着薛佳琪准备开口,林甘就打断了她。

    “好了,我知道我英明神武。可现在不是夸我的时候,还是看看等会张纲怎么收拾我们吧。”

    薛佳琪一听她这样说,深深地叹了口气。

    *****

    推开补习班门的时候,原本的讲课声戛然而止,几乎所有人都扭头看她俩。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搜寻刚才的那个男生。

    他进了补习班,在巷子口也没见他出来,这里就这一个班。

    也只能是在教室里了。

    只一眼,林甘就认出他了。

    凭着背影。

    第一排,正中间,全班唯一没有转身的。

    少年的背挺直。

    裹在白色短袖里是隆起的背肌,宽阔的肩胛,线条感就出来了。

    林甘眼里都是喜悦。

    讲台上的是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张纲,一见林甘的这幅打扮,眉头都皱成了一座山峰。

    “迟到了,你还有脸笑。”

    手在讲桌上一拍,两眼一瞪,不怒而威。

    “林甘,你这什么打扮?啊?是你一个学生该有的吗?”

    林甘自是不怕他,抿了抿唇,面上却还是一副精乖的样子。

    “张老师,现在是假期期间吧,我可是没在校。”

    班里学生都开始起哄,后面个别男生还吹起了口哨,气得张纲又拍了下桌子。

    “胡闹,明天给我换了。”

    林甘不置可否,红唇一张,眼尾都是傲气。

    “张老师,我可以回座位上了吧?”

    张纲手一摆,也不理她,气冲冲地说了句。

    “简直就是没眼看”,就转过身接着准备讲课了。

    底下又是一阵哄笑。

    薛佳琪径自向着最后一排走去。

    林甘眼珠儿转了转,一咬牙,猛地拽住了她。

    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不就是缺失坐在最后一排的自由吗?

    “去前面坐。”

    “啊?”

    薛佳琪愣住了。

    大姐大今天是不是没吃药?

    林甘在前,薛佳琪在后。

    目标是第一排的靠左的两个位置。

    距离黑板有些偏,离老师又近,没人愿意坐那。

    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到林甘身上。

    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不得了啊。

    万年最后一排的大姐大,竟然朝着第一排去了。

    原本嘈杂得像是菜市场的教室,声音随着林甘的脚步,一下下被吞噬。

    林甘走一步,心里数一下。

    她从最后一排走到第一排,路过了六张桌子,迈了十二步。

    十二步,她走到了这人的身边。

    在去见一个人的路上,每一步都成了期待。

    讲台上的数学老师斜睨她了一眼,自是没搭理她。

    只要她不捣乱,坐哪是她的自由。

    坐下来,翻开书,林甘就开始听课了。

    时不时还回答张纲抛出的问题。

    她这个反应,班里人瞠目结舌。

    课下来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哪儿敢多嘴啊,万一再惹了林甘不高兴。

    好不容易,人家想着表现表现。

    哪儿能打击人家的积极性啊。

    问题是张纲提的几个问题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回答出来的。

    她林甘绝对算其中一个。

    林甘每回答一个问题,眼神就不由自主向右边的座位瞥去。

    每看一眼,心神就不安一分。

    他的眼睛怎么能够这么好看呢?

    眼睫毛又长又密,像是天然的眼线,眨眼的时候,忽闪忽闪。

    她回答了十五次问题。

    看了十五回他。

    每次都有新的不同的发现。

    比如,他抿唇的时候,就显得格外秀气。

    再比如,看黑板的时候,背挺得格外直。

    和以往班里的男生全都不一样。

    只是……

    林甘一只手转着笔,忍不住盯着桌面看。

    他。

    没有一次扭头的。

    挫败感油然而生。

    *****

    补习班的课程安排是一天四节课,上午两节数学,下午两节英语。

    第二天是理综,上午物理,下午化学。

    每一节课一个半小时,中间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

    到了休息时间。

    张纲一说休息,林甘就见旁边的人起了身。

    推开椅子,向着后门走了。

    薛佳琪用胳膊肘戳了一下林甘。

    “老大,你今天很反常啊。”

    林甘神色恹恹。

    她刚刚都没有来得及去做自我介绍。

    随口接了一句,“有吗?”

    薛佳琪挑眉,一边嘟囔。

    “怎么没有啊?你看,我们现在在哪儿坐呢?这辈子都没想过你还愿意坐前排。你上课竟然还回答问题,我的天,你以前都说张老师讲课好无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