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9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仙女们, 这是防盗章嗷。  15

    挂了电话, 张纲接过周远光的刀, 开始切西瓜。

    “刚刚班里林甘打电话说,上次借你的伞还在你那。”

    周远光站在一旁嗯了一声。

    “找个时间把伞还给人家小姑娘,等会吃了饭我把联系方式给你。”

    周远光抬头看了眼张纲, 沉默片刻, 才点了点头。

    *****

    林甘挂了电话, 就一直在床上躺尸。

    手机拿在手里就一直没有放下过。

    等着等着, 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外面天都带了点昏沉。

    林甘睡眼惺忪地瞥了一眼窗外昏黄的天色,而后视线转移到自己的手机上。

    看着手机左上角的信息灯变成了橙色,不住地在跳动。

    林甘的心跳也跟着激烈了起来。

    嘴里一直默念, “不要10086,不要10086”, 然后指纹解锁。

    屏幕亮起的瞬间, 林甘下意识地把眼睛闭上了。

    深吸了一口气,右眼才缓缓掀开一条缝,屏住呼吸去看信息。

    看到来信人是一长串的数字而非中国移动之后, 林甘才小心翼翼地松了一口气。

    “你什么时间拿伞?”

    林甘将手机举到眼前,把这七个字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啊”地一嗓子,开始在床上打起滚来。

    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周同学给我发短信了!

    激动的心情平复了大半, 林甘坐直。

    屏幕上显示的是下午三点多发的短信, 现在已经五点多了。

    林甘眉头皱了皱, 周同学不会以为自己故意不回的吧?

    原本打算给人回短信的,可林甘歪着头想了想,干脆找个理由加微信比较保险。

    还是把上面的那串电话号码复制了一下,然后打开微信,添加朋友,粘贴,搜索。

    网挺快的,紧接着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头像。

    头像是一副风景画,连绵起伏的山,飘荡的云,倒映着群山的湖。

    山顶还是雪峰的感觉,林甘望着头像,痴痴笑了起来。

    这周同学,眼光还蛮好的嘛。

    一看就是高岭花的头像。

    这般想着,看着屏幕上的“添加到通讯录”,林甘抿着唇,点了下去。

    “你需要发送验证申请,等对方通过”

    林甘想了想,打了“小心肝儿”四个字过去。

    “为朋友设置备注”。

    林甘歪着头笑,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打下“周同学”三个字。

    点了发送。

    没过几秒,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对话框。

    周同学:“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林甘虽然知道这是系统发过来的,可是看着对话框就禁不住春心荡漾。

    “周同学,是我。”

    林甘发过去这句话时,屏幕上面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反反复复,好几次,林甘的心也随着这行字不断的被提起来,又放下去。

    “我知道。”

    “嘿嘿。周同学,我手机没费了,短信发不过去,幸好家里有wifi,才想起来加你微信的。”

    “哦”。

    林甘撇了撇嘴,真是冷漠啊,自己都发了那么长一段话,就给回个“哦”。

    哦个头啊。

    这端周远光见半天对方没有回复,就问。

    “什么时间拿伞?”

    打完这句话,他就放下手机,开始翻手边的书。

    微信提示音一响,他拿起手机看。

    两条。

    “明天行吗?”

    “想早点见到你。”

    林甘发完这两句话心里就忐忑起来。

    林甘啊林甘,太直接了,要矜持一些啊。

    “……明天不行。”

    林甘看到屏幕上这段话时,就开始撇嘴。

    “周同学,你再一次拒绝了我。”

    “……。”

    “明天新闻头条就是,花季少女为何哭死在家中,原因竟是它——无情少年的口头摧残。”

    “……。”

    “唉,人生总是这么艰难,喜欢的人都这么无情。”

    “……胡说什么。”

    林甘干脆发了一个表情包。

    “说不过你,但是喜欢你.jpg”。

    “……林甘”。

    “哇塞,周同学,你喊了我的名字哎!”

    “……。”

    林甘想了想,她昨天的心结仍旧没有解开。

    “周同学,昨天是不是你给我们送的书包?”

    “嗯”。

    “那个……我每次打架都是有原因的,昨天……是那个人先欺负人的。”

    她把这句话打出去,看着一直没有动静的屏幕,眸子黯淡下来。

    “嗯。”

    “所以!你‘嗯’的意思就是不讨厌我了?”

    “……”。

    “省略号的意思就还是讨厌啊。”

    林甘抿着唇,她想说又不敢说,说了怕他会烦。

    又讨厌自己这么婆婆妈妈的性格。

    太容易被他影响了,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词,她都会在心里斟酌半天。

    但凡是有一点好的倾向,她就会欢呼雀跃半天;

    可若是他稍微皱皱眉,她都会担忧他是不是在不爽或者难过。

    林甘给他发过去一个快哭了的表情。

    这端周远光脑子里都是昨天她说的那句话。

    “没有人天生就该是趾高气昂的,更别提仗着蛮力去审判甚至欺负别人了。”

    她说这话时,表情很云淡风轻,就只是在单方面阐述一个道理。

    没有轻视,相反倒是有一种近乎说教的感慨。

    周远光眼睛微闭,睫毛轻轻颤动了两下。

    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快哭的小人儿,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自动就想起了对面人的那张脸。

    如果她哭得话,肯定是泪眼婆娑,说不定还要咬着唇一言不发。

    泪滴流经她眼角下的那颗泪痣,再无声地掉落到地上。

    想到这,叹息一声,给人回复。

    “没有讨厌你。”

    林甘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原本郁结的心情立马就复活了。

    “那明天出来见面吧?”

    “明天不行。”

    “你忍心拒绝一心为国建设的好青年嘛!”

    “……明天我上午有事情。”

    “你不会在骗我吧?”

    “……”。

    “我告诉你,我上午比下午好看,说真的。”

    “……”。

    “哈哈,逗你玩呢,那就明天下午吧?”

    “好。”

    林甘看着周远光答应了之后,三下五除二地把明天见面的地点给确定了。

    周远光放下手机,书却是看不进去了。

    明天上午他确实是有事情,没有骗林甘。

    无非就是老生常谈的话题。

    “同学们假期愉快啊,半个来月没见,一个个都圆润了不少啊。”

    张纲两只手撑着桌子,先是上来打了个招呼。

    女生们都小声地哀嚎。

    林甘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首先,欢迎你们,同时也恭喜你们,进入了三一班。因为进入到这个班级,说明你就属于年级的佼佼者,但同时,也先给你们打个预防针。这里,也说明,接下来的日子,你们将要面临更大的压力和更严苛的训练。”

    班里的大多数把手里的动作停住了。

    林甘沉了沉眸。

    “进入到这个教室,就说明你们已经是高三生了,就应该知道你身上的重担和责任,就得把你们身上的懒惰、浮于表面的学习态度,全给我收回来。我希望通过这一年的学习,每个人都应该把拼尽全力,不留遗憾,给人生交出一个完美的答卷。”

    林甘看到张纲说这句话时,抬眼看了下自己。

    轻轻撇撇嘴。

    我知道,我懒惰,我浮于表面,行了吧?

    张纲抬眼,恰好看见林甘撇嘴的动作。

    “不要对号入座啊。”

    林甘:“……。”

    张纲手里捏着粉笔,在黑板的右上角写下了高考倒计时的字样。

    “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想,你现在学习是为了什么。为父母?为未来?为家庭?最终,你都是为了你自己。”

    张纲说着最后一句话,神情严肃起来,“你们,都听到了吗?”

    “听到了。”

    班里人加起来声音还没有张纲一个人训话的声音大。

    林甘想了想,好像从进入高中开始,每个老师都问过,你学习是为了什么?

    她低着头,不自觉提笔写着什么。

    张纲眉头一挑,提高音量,“都听到了吗?”

    一字一顿。

    “听到了!”

    千军来袭。

    约摸是此刻坐进教室有了片刻,现在才有了一种高三的感觉,总而言之,伴随着张纲的问题,随之响应的是高三来了。

    不管你有没有准备好,它都来了。

    *****

    “好了,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把教材发一下,今晚就交给你们。每个人制订好自己的时间表,规划下你接下来的路怎么走,这才是好的开始。”

    同学们排着队有序地上去领书。

    林甘早就不想听张纲在那里灌鸡汤了。

    看着一旁薛佳琪小心翼翼地把张纲的每句话都记下来,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