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3

青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甘挂了电话, 就一直在床上躺尸。

    手机拿在手里就一直没有放下过。

    等着等着, 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外面天都带了点昏沉。

    林甘睡眼惺忪地瞥了一眼窗外昏黄的天色, 而后视线转移到自己的手机上。

    看着手机左上角的信息灯变成了橙色, 不住地在跳动。

    林甘的心跳也跟着激烈了起来。

    嘴里一直默念, “不要10086, 不要10086”, 然后指纹解锁。

    屏幕亮起的瞬间,林甘下意识地把眼睛闭上了。

    深吸了一口气,右眼才缓缓掀开一条缝,屏住呼吸去看信息。

    看到来信人是一长串的数字而非中国移动之后, 林甘才小心翼翼地松了一口气。

    “你什么时间拿伞?”

    林甘将手机举到眼前,把这七个字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啊”地一嗓子, 开始在床上打起滚来。

    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周同学给我发短信了!

    激动的心情平复了大半, 林甘坐直。

    屏幕上显示的是下午三点多发的短信,现在已经五点多了。

    林甘眉头皱了皱,周同学不会以为自己故意不回的吧?

    原本打算给人回短信的, 可林甘歪着头想了想,干脆找个理由加微信比较保险。

    还是把上面的那串电话号码复制了一下,然后打开微信, 添加朋友, 粘贴, 搜索。

    网挺快的,紧接着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头像。

    头像是一副风景画,连绵起伏的山,飘荡的云,倒映着群山的湖。

    山顶还是雪峰的感觉,林甘望着头像,痴痴笑了起来。

    这周同学,眼光还蛮好的嘛。

    一看就是高岭花的头像。

    这般想着,看着屏幕上的“添加到通讯录”,林甘抿着唇,点了下去。

    “你需要发送验证申请,等对方通过”

    林甘想了想,打了“小心肝儿”四个字过去。

    “为朋友设置备注”。

    林甘歪着头笑,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打下“周同学”三个字。

    点了发送。

    没过几秒,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对话框。

    周同学:“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林甘虽然知道这是系统发过来的,可是看着对话框就禁不住春心荡漾。

    “周同学,是我。”

    林甘发过去这句话时,屏幕上面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反反复复,好几次,林甘的心也随着这行字不断的被提起来,又放下去。

    “我知道。”

    “嘿嘿。周同学,我手机没费了,短信发不过去,幸好家里有ifi,才想起来加你微信的。”

    “哦”。

    林甘撇了撇嘴,真是冷漠啊,自己都发了那么长一段话,就给回个“哦”。

    哦个头啊。

    这端周远光见半天对方没有回复,就问。

    “什么时间拿伞?”

    打完这句话,他就放下手机,开始翻手边的书。

    微信提示音一响,他拿起手机看。

    两条。

    “明天行吗?”

    “想早点见到你。”

    林甘发完这两句话心里就忐忑起来。

    林甘啊林甘,太直接了,要矜持一些啊。

    “……明天不行。”

    林甘看到屏幕上这段话时,就开始撇嘴。

    “周同学,你再一次拒绝了我。”

    “……。”

    “明天新闻头条就是,花季少女为何哭死在家中,原因竟是它——无情少年的口头摧残。”

    “……。”

    “唉,人生总是这么艰难,喜欢的人都这么无情。”

    “……胡说什么。”

    林甘干脆发了一个表情包。

    “说不过你,但是喜欢你jpg”。

    “……林甘”。

    “哇塞,周同学,你喊了我的名字哎!”

    “……。”

    林甘想了想,她昨天的心结仍旧没有解开。

    “周同学,昨天是不是你给我们送的书包?”

    “嗯”。

    “那个……我每次打架都是有原因的,昨天……是那个人先欺负人的。”

    她把这句话打出去,看着一直没有动静的屏幕,眸子黯淡下来。

    “嗯。”

    “所以!你‘嗯’的意思就是不讨厌我了?”

    “……”。

    “省略号的意思就还是讨厌啊。”

    林甘抿着唇,她想说又不敢说,说了怕他会烦。

    又讨厌自己这么婆婆妈妈的性格。

    太容易被他影响了,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词,她都会在心里斟酌半天。

    但凡是有一点好的倾向,她就会欢呼雀跃半天;

    可若是他稍微皱皱眉,她都会担忧他是不是在不爽或者难过。

    林甘给他发过去一个快哭了的表情。

    这端周远光脑子里都是昨天她说的那句话。

    “没有人天生就该是趾高气昂的,更别提仗着蛮力去审判甚至欺负别人了。”

    她说这话时,表情很云淡风轻,就只是在单方面阐述一个道理。

    没有轻视,相反倒是有一种近乎说教的感慨。

    周远光眼睛微闭,睫毛轻轻颤动了两下。

    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快哭的小人儿,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自动就想起了对面人的那张脸。

    如果她哭得话,肯定是泪眼婆娑,说不定还要咬着唇一言不发。

    泪滴流经她眼角下的那颗泪痣,再无声地掉落到地上。

    想到这,叹息一声,给人回复。

    “没有讨厌你。”

    林甘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原本郁结的心情立马就复活了。

    “那明天出来见面吧?”

    “明天不行。”

    “你忍心拒绝一心为国建设的好